0

    两个警官完全被面前女人的气势震慑住,片刻之后才反映过来,一个就从身上取出手机。

    “公爵先生,您助理的电话是?”

    女大公向他伸过手掌,“手机给我。”

    那名警官忙着双手将手机送过来,帮她把屏幕解锁,女大公就通入助理的电话接通。

    “喂?”

    电话那头,助理听到她的声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公爵先生?”

    “是我,我现在很安全。”

    “太……太好了。您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接您!”

    女大公报上医院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问道,“king,他……他知道这件事情吗?”

    在被杰克船长抓到的时间里,女大公的心情一直都很矛盾,甚至到现在为止,也是一样。

    一方面,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因为她而受牵制。

    可是另一方面,她又不自觉地想要知道,皇甫耀阳对此事的反应。

    没有一个母亲,会像她这样矛盾。

    助理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公爵先生他……他没有和您在一起吗?”

    “他……”女大公一下子握紧听筒,“他真得来救我了?”

    “听到您失踪的消息之后,公爵先生立刻就从北京赶了回来,又准备好了现金去和绑匪交易……”助理略一沉吟,才接着说道,“我看得出来,他……他非常担心您。”

    king担心她?

    他的儿子担心她?

    他的儿子为了救她,竟然真得去与绑匪交易?!

    女大公的心,瞬间就狂跳起来。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恨她入骨,一定会希望她死掉才好。

    可是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出乎她的意料,他还在乎她,哪怕她这样对他,他依旧还在在乎她!

    “他……他现在在哪儿?!”

    女大公的声音一下子就急起来。

    “公爵先生他……”助理反倒犹豫,“他应该是上了公主号!”

    “该死!”女大公的声音一下子就凌厉起来,“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他,你们为什么让他上公主号,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多少危险吗……一群笨蛋!”

    嘴里骂着,她已经揭被下床,一把扯掉手上扎着的针头,手就伸过来,抓住其中一名警官。

    “马上调及警力,和我一起去公主号!我的儿子在上面,我的儿子你知道吗……如果他出事,我会要你们的国家负责!”

    两个警官瞬间脸色发白,忙着说道,“好的……我……我们马上与总部联系。”

    ……

    ……

    公主号。

    切割机割开厚重的钢板,哐当一声砸在地面上。

    听到钢板被切开的声音,皇甫耀阳一把推开一个手下,从割开的那个缝隙钻进门内。

    门内,偌大的空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他想象的冷小野的身影。

    地面上,有一些积水。

    皇甫耀阳环视一眼四周,蹲下身去,伸手摸了摸地上的水,送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水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是海水。

    海水?

    他的异色双瞳微微皱起,迅速地观察了一眼四周,目光扫过地面上数米之长的分裂缝,立刻就转身向着门的方向冲过来。

    …

第728章 看不透的司空月冥(3)    说完,他当真站起身,捏着自己的一半苹果,走出厨房。

    冷小野坐在小吧台边,将切下来的一块牛排送到嘴里,目光就扫过盘子里的那一半苹果。

    眼前闪过司空月冥的脸,她只是皱眉。

    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呢?

    如果他真得想要将她带到南非,祭奠修罗,他完全没有必要放开她,还让她吃东西。

    可是,如果不是想要带她去非洲,又为什么要带她到这个潜艇上来呢?!

    冷小野抬腕看看手表,此时,距离她与皇甫耀阳分开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

    那个家伙找不到她,一定疯了。

    司空月冥只是带她到了潜艇上,那么女大公呢,她又在哪儿?

    她的鞋在司空月冥房间,难道司空月冥将她藏起来了?

    可是,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吩咐手下任由皇甫耀阳折腾。

    司空月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

    ……

    游轮上。

    直升机已经在游轮上降落,皇甫耀阳的游艇亦已经靠近游轮。

    十几个保镖,全部都是登到船上,立刻就开始一层一层地搜索。

    皇甫耀阳带着几个手下冲上九楼,几个侍者站在门外,面对着保镖的枪,都是举起双手,没有反抗。

    “把门打开!”他沉声下令。

    “先生,房间里有客人,我们……不能随便开门。”一个侍者脸色为难地说道。

    看了对方一眼,皇甫耀阳上前一步,一脚踢开房门。

    门应声分开,撞在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扫一眼客厅,他大步冲进卧室,卧室内空无一人。

    几个手下都是冲进来,四下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

    “公爵先生,没有人!”

    皇甫耀阳皱着眉,再一次巡视四周。

    整个游轮都已经翻了一个底朝天,冷小野怎么可能凭平消失?

    她一定在这里!

    轻轻挥手,示意几个手下退开,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四周。

    很快,就在门上看到一道新鲜的刮痕——那是刀割过门留下来的痕迹。

    接着他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长发——黑色的,微微有些卷,那是冷小野的头发。

    “公爵先生。”一个助理跑进来,“直升机和所有的快艇都在船上,四个小时之内,没有人离船。”

    没有理会助理,皇甫耀阳从卧室里走出来,再次将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就走到窗边,看了看那扇打开的窗户。

    窗边的地板上,有一个很淡的鞋印,那是平顶运动鞋的鞋印,那样的大小,应该是冷小野的脚。

    她来过这里,绝对来过!

    “公爵先生!”一个保镖冲进来,“我们查了船上的监控,走廊里的监控没有发现小姐出现过。”

    “全部出去。”

    皇甫耀阳低声下令。

    众人不敢怠慢,忙着走了出去。

    皇甫耀阳重新将整个房间都看了一圈,最后回到客厅,目光就在茶几上的那杯红酒上定格。

    他伸手端过桌上的酒杯,转了转杯子,然后就绕过茶几,仔细地观察着沙发。

    终于,目光捕捉到一点银白,他伸过手指,从沙发上捏起那一根银白色的短发。

    异色双瞳瞬间危险的眯起。

    “司空……月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