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完,他当真站起身,捏着自己的一半苹果,走出厨房。

    冷小野坐在小吧台边,将切下来的一块牛排送到嘴里,目光就扫过盘子里的那一半苹果。

    眼前闪过司空月冥的脸,她只是皱眉。

    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呢?

    如果他真得想要将她带到南非,祭奠修罗,他完全没有必要放开她,还让她吃东西。

    可是,如果不是想要带她去非洲,又为什么要带她到这个潜艇上来呢?!

    冷小野抬腕看看手表,此时,距离她与皇甫耀阳分开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

    那个家伙找不到她,一定疯了。

    司空月冥只是带她到了潜艇上,那么女大公呢,她又在哪儿?

    她的鞋在司空月冥房间,难道司空月冥将她藏起来了?

    可是,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吩咐手下任由皇甫耀阳折腾。

    司空月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

    ……

    游轮上。

    直升机已经在游轮上降落,皇甫耀阳的游艇亦已经靠近游轮。

    十几个保镖,全部都是登到船上,立刻就开始一层一层地搜索。

    皇甫耀阳带着几个手下冲上九楼,几个侍者站在门外,面对着保镖的枪,都是举起双手,没有反抗。

    “把门打开!”他沉声下令。

    “先生,房间里有客人,我们……不能随便开门。”一个侍者脸色为难地说道。

    看了对方一眼,皇甫耀阳上前一步,一脚踢开房门。

    门应声分开,撞在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扫一眼客厅,他大步冲进卧室,卧室内空无一人。

    几个手下都是冲进来,四下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

    “公爵先生,没有人!”

    皇甫耀阳皱着眉,再一次巡视四周。

    整个游轮都已经翻了一个底朝天,冷小野怎么可能凭平消失?

    她一定在这里!

    轻轻挥手,示意几个手下退开,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四周。

    很快,就在门上看到一道新鲜的刮痕——那是刀割过门留下来的痕迹。

    接着他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长发——黑色的,微微有些卷,那是冷小野的头发。

    “公爵先生。”一个助理跑进来,“直升机和所有的快艇都在船上,四个小时之内,没有人离船。”

    没有理会助理,皇甫耀阳从卧室里走出来,再次将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就走到窗边,看了看那扇打开的窗户。

    窗边的地板上,有一个很淡的鞋印,那是平顶运动鞋的鞋印,那样的大小,应该是冷小野的脚。

    她来过这里,绝对来过!

    “公爵先生!”一个保镖冲进来,“我们查了船上的监控,走廊里的监控没有发现小姐出现过。”

    “全部出去。”

    皇甫耀阳低声下令。

    众人不敢怠慢,忙着走了出去。

    皇甫耀阳重新将整个房间都看了一圈,最后回到客厅,目光就在茶几上的那杯红酒上定格。

    他伸手端过桌上的酒杯,转了转杯子,然后就绕过茶几,仔细地观察着沙发。

    终于,目光捕捉到一点银白,他伸过手指,从沙发上捏起那一根银白色的短发。

    异色双瞳瞬间危险的眯起。

    “司空……月冥!”

    …

第726章 看不透的司空月冥(1)    司空月冥垂下手中的牛奶杯,一对粉眸带着几分笑意落在冷小野脸上。

    “你真得要上洗手间?”

    “废话,人有三急。”

    “好。”司空月冥起身走过来,帮她解开缠在身上的安全带,人就退到一边,“穿过回廊尽头有一扇门,你自己去好了。”

    他让她自己去?

    冷小野眉尖轻挑。

    司空月冥看出她的心思,帮手拿过自己的牛奶杯,“你不用试图逃走,舱门的开关在我这里,而且现在打开舱门的话,海水的压力会直接将我们的内脏压碎,我想……你大概不想自杀。”

    没有出声,冷小野转身走向身后的回廊。

    回廊两侧,共有四扇门,她不客气地一一打开查看。

    一间卧室,放着简单的单人床,一间书房,墙上的架子放着不少书。

    一间厨房,冰箱里放着一些食品。

    最后一间是洗手间,当然没有浴缸之类的东西,倒是可以洗淋浴。

    整个游艇,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移动居室房,麻省虽小,五脏俱全。

    她远远地转脸,看了一眼司空月冥。

    那家伙喝着牛奶靠在椅背上,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她乱看似的。

    冷小野走进洗手间,锁上门,捧水洗了一把脸,舒展了一下因为被捆绑有些不舒服的四肢。

    然后就在洗手间翻找起来,小小的洗手间,大部分东西都是盯在墙上的钢铁结构,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拿下来当武器的。

    无奈,她只好走出来。

    走廊那头,司空月冥却已经不见了。

    冷小野微微皱眉,然后就听到厨房里传来流水的声音。

    她疑惑地走到厨房门口,轻轻推开门,只见司空月冥正站在洗水池前冲洗着手中的玻璃杯。

    一旁的灶台上,还放着她没有吃的三明治和牛奶。

    “如果你饿的话,冰箱里还有一些别的吃的。”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冷小野皱眉看着那个高大男人的背影,缓步走过来,手就伸过去,悄悄地摸向架上的刀。

    “那是切菜用的,不适合杀人。”司空月冥转过脸,用纸巾擦掉手指上的水渍,“而且,你也不一定能杀得了我!”

    冷小野握住手中的刀,“不试试怎么知道?”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那……随便你好了。”

    抿了抿唇,冷小野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向他刺出手中的刀。

    当!

    刀被司空月冥的右手挡在半空中,他的手中也有一把刀,很明显是早有防备。

    二个人立刻就在狭小的厨房里打斗起来,两把刀舞出无数光影。

    司空月冥刚刚洗好的玻璃杯碎了,冷小野没吃的三明治被一刀劈成两半……

    片刻之后,冷小野握着刀退到厨房一角,微微地喘息着。

    司空月冥站在门口,脸上依旧扬着一抹淡笑。

    “你的技巧很不错,但是体力比我差,而且太久没有吃东西,血液里糖份偏低,这会影响你的速度和判断力……”司空月寒懒洋洋地握着刀靠在门框上,看了看手中的刀,“是要继续,还是你先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冷小野喘了口气,“我要吃东西。”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