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司空月冥垂下手中的牛奶杯,一对粉眸带着几分笑意落在冷小野脸上。

    “你真得要上洗手间?”

    “废话,人有三急。”

    “好。”司空月冥起身走过来,帮她解开缠在身上的安全带,人就退到一边,“穿过回廊尽头有一扇门,你自己去好了。”

    他让她自己去?

    冷小野眉尖轻挑。

    司空月冥看出她的心思,帮手拿过自己的牛奶杯,“你不用试图逃走,舱门的开关在我这里,而且现在打开舱门的话,海水的压力会直接将我们的内脏压碎,我想……你大概不想自杀。”

    没有出声,冷小野转身走向身后的回廊。

    回廊两侧,共有四扇门,她不客气地一一打开查看。

    一间卧室,放着简单的单人床,一间书房,墙上的架子放着不少书。

    一间厨房,冰箱里放着一些食品。

    最后一间是洗手间,当然没有浴缸之类的东西,倒是可以洗淋浴。

    整个游艇,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移动居室房,麻省虽小,五脏俱全。

    她远远地转脸,看了一眼司空月冥。

    那家伙喝着牛奶靠在椅背上,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她乱看似的。

    冷小野走进洗手间,锁上门,捧水洗了一把脸,舒展了一下因为被捆绑有些不舒服的四肢。

    然后就在洗手间翻找起来,小小的洗手间,大部分东西都是盯在墙上的钢铁结构,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拿下来当武器的。

    无奈,她只好走出来。

    走廊那头,司空月冥却已经不见了。

    冷小野微微皱眉,然后就听到厨房里传来流水的声音。

    她疑惑地走到厨房门口,轻轻推开门,只见司空月冥正站在洗水池前冲洗着手中的玻璃杯。

    一旁的灶台上,还放着她没有吃的三明治和牛奶。

    “如果你饿的话,冰箱里还有一些别的吃的。”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冷小野皱眉看着那个高大男人的背影,缓步走过来,手就伸过去,悄悄地摸向架上的刀。

    “那是切菜用的,不适合杀人。”司空月冥转过脸,用纸巾擦掉手指上的水渍,“而且,你也不一定能杀得了我!”

    冷小野握住手中的刀,“不试试怎么知道?”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那……随便你好了。”

    抿了抿唇,冷小野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向他刺出手中的刀。

    当!

    刀被司空月冥的右手挡在半空中,他的手中也有一把刀,很明显是早有防备。

    二个人立刻就在狭小的厨房里打斗起来,两把刀舞出无数光影。

    司空月冥刚刚洗好的玻璃杯碎了,冷小野没吃的三明治被一刀劈成两半……

    片刻之后,冷小野握着刀退到厨房一角,微微地喘息着。

    司空月冥站在门口,脸上依旧扬着一抹淡笑。

    “你的技巧很不错,但是体力比我差,而且太久没有吃东西,血液里糖份偏低,这会影响你的速度和判断力……”司空月寒懒洋洋地握着刀靠在门框上,看了看手中的刀,“是要继续,还是你先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冷小野喘了口气,“我要吃东西。”

    …

第727章 看不透的司空月冥(2)    司空月冥所说的话,针针见血。

    如果这样打下去,她的体力很快就会消耗掉,跟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与其这样逞强,不如另想办法。

    将刀丢在案板上,冷小野转身拉开冰箱,看了看,从里面翻出一盒牛排。

    然后就打开火,拿过挂在墙上的平底锅,打开电磁炉的开关。

    看着她的背影,司空月冥轻扬唇角。

    “黄油在冰箱里。”

    向她提醒一声,他也收了刀,弯下身去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冷小野取出冰箱里的黄油,用刀切下一块,侧脸去看司空月冥,后者正抬起脸看她。

    这个混蛋,戒备还挺森严!

    看无机可乘,冷小野放下刀,将黄油放下煎锅,将牛排的包装撕开。

    司空月冥将玻璃碎片倒进垃圾桶,人就站在不远处,靠在墙上看着她,“牛肉用刀拍一下,然后再加佐料腌治一下才会入味。冰箱里有洋葱,加一点可以提味。”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冷小野不悦地打断他,直接将牛排扔到锅里,随乱地倒了一些调味的酱料进去。

    司空月冥看着锅里的牛排,“现在该翻面了,要不然,会煎得太老!”

    冷小野白他一眼,拿过木铲铲起牛排,用力一翻。

    牛排翻过来,油水也随之四溅,她本能地向后一跳,躲过溅出来的油点。

    她的厨艺只限于烧烤,其他方面的厨艺实在是平平。

    “我的厨房全被你毁了!”

    司空月冥上前一步,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铲子,将牛排移到锅的正中。

    然后又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只洋葱,利落地切了几刀,收起来,放进煎锅。

    冷小野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动作,手就悄悄地握紧手中的刀,走到他身后。

    不等她出手,司空月冥已经再次开口。

    “我在帮你做饭,你现在偷袭我,是不是不够地道?”

    这个家伙,长着后眼的吗?!

    冷小野被他识破,撇撇嘴,站到一边。

    他就伸手从架子上拿过一个小瓶子,准备往里面洒。

    “停!”冷小野伸刀挡住他的手,戒备地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放心,不是毒药,是黑胡椒。”

    “我不吃。”

    “那这个呢?”司空月冥拿过另一个装着白色东西的小罐,“糖,要不要?”

    “不要!”

    “不会好吃的。”

    司空月冥将糖罐放回架子,收火用木铲将牛排盛到盘子里,抬手送到她面前。

    接过盘子,坐到厨房一侧的小吧台上,冷小野转身想要去餐具,一转身,司空月冥已经将餐巾裹着的刀叉送过来。

    “喝点什么,果汁还是酒?”

    冷小野没理他,只是自己拿了一只玻璃瓶,走到水龙头下接了一杯水。

    他可以在牛奶和果汁里做手脚,不可能在自来水里来动手脚吧?

    “这是过滤之后的海水,味道会有一点点涩。”

    司空月冥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就捏着一只红苹果,用水果刀一点点地削皮。

    冷小野捏着刀叉,切开盘子里的牛排。

    刚吃两口,司空月冥已经将苹果削开,利落地切成两半,挖掉里面的果核,将其中一半放到她的盘子里。

    “你慢慢吃,我到前舱等你。”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