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整个月影号都炸得粉碎,而我却没有死,对吗?!”司空月冥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现在,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冷小野拨刀向他的方向刺过去,黑暗中只听到一声呲啦的声音,然后就是他的轻笑。

    “谢谢你帮我解开皮带。”

    她再次挥刀过去,这一次却被一只大手抓住手腕,刀被他夺了去,她的人就被他压在身下。

    “在黑暗里,你是不可能赢我的,因为你看不到,可是我看得到!”

    冷小野只觉得手腕一凉,已经被他锁住两腕。

    他手掌一伸,已经从她的口袋里拿走他的小手枪。

    “乖乖听话,因为我暂时还不想杀你。”

    司空月冥说着,就将冷小野从地上拉起来,向前方走去。

    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到,司空月冥却是轻车熟路地带着她转过一条廊道,他输入密码打开一扇门。

    终于有亮光透出去,冷小野眨了眨眼睛,又重新恢复了视觉。

    天,她看到了什么!

    面前的一间偌大的底舱里,竟然停着一只鱼雷型的船。

    不,那不是船!

    “这是潜艇?”

    “没错!”司空月冥拉着她走到那个小型潜艇面前,“最大潜水深度六百米,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30节,还有反雷达系统……如果我把这个专利卖给任何一个国家,他们都会为之疯狂。”

    “我只想说……你真得是个变|态!”

    在每艘船上,都打造出密道,而且还会准备可以随时逃走的潜艇。

    这个家伙,真得是把他的每艘船都当成一个帝国在经营。

    这样的行为,真得很变|态,也真得很天才。

    怪不得那样的情况他都可以逃得掉,所有人的关注力都在海上,谁会想到,这个家伙会在自己的船上准备潜艇?!

    司空月冥轻笑出声,“这样夸奖我的人,你不是第一个。”

    走过去打开潜艇的舱门,他拉着冷小野走进潜艇,将她安顿在椅子上,手就拉过安全带来,将上面的安全锁扣在她的身上。

    他就坐到旁边的驾驶席位上,取出手机给手下拨了一个电话。

    “把我的房间仔细收拾一下,所有的东西都全部收起来,不要理会船上的皇甫耀阳,让他随意折腾好了。”

    说完,他就挂断电话。

    一旁,冷小野有些错愕地看过来。

    司空月冥知道他们在船上,却并没有命令自己的手下针对皇甫耀阳,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我只是不想他再毁掉我的船而已。”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按下一个按钮。

    潜艇下的闸门缓缓打开,海水就从闸门外涌了进来。

    他启动潜艇,沉入海水中。

    “你要带我去哪儿?”

    冷小野试着挣扎,没有挣开,身上的安全锁将她整个人都锁在椅子上,跟本动不了。

    司空月冥操纵着潜艇下沉,“我在非洲草原上修罗死的地方发过誓,要用你的鲜血来祭奠她,我一向说话算话。”

    冷小野冷哼了一声,算做回答。

    潜艇继续向着海水深入沉去,借着灯光,冷小野可以清楚地看到,身侧玻璃窗外,与潜艇擦肩而过的鱼群和各种海洋生物。

    …

第723章 海下之行(1)    “司空月冥,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没有办法。”

    冷小野抬手松开压住司空月冥咽喉的手臂,手就伸过来,在他身上摸索着。

    这个家伙的阴险狡诈,她早就见识过,当然也是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手指掠过他的西装,不客气地伸进每一个衣袋,甚至还在他的腰上摸了几把。

    立刻就从他身上摸出一把迷你小手枪,还从他袖子里摸出一柄纤细的小手刀。

    “手不许乱动!”

    枪口抵在他的胸口,冷小野皱眉去摸他的裤子。

    “哈……”司空月冥轻笑出声,“要不要……我全部脱光啊?”

    “闭嘴!”冷小野冷冷地打断他的声音,“鞋子拖掉!”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脱掉了自己的两只皮鞋。

    冷小野伸手一拉,就将他的皮带扯下来。

    “双手举起来,缓缓转身,趴到墙上。快点!……现在,手背过来。”

    司空月冥依言而行,将双手背到身上,冷小野就用一只手将皮带做成一个活扣,缠上他的两只手臂,缠了几圈,小心拉紧。

    “冷小野。”司空月冥趴在墙上,任她所为,“你到底是什么人?”

    “用你管!”

    冷小野一脚踩着他的手臂,用力将皮带拉紧。

    确定他不可能挣脱,这才松了口气。

    用枪指着他的后脑,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正要给皇甫耀阳打个电话,门外已经传来敲门声。

    司空月冥笑着提醒,“我的人来了,你最好带我过去应付一下,如果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会立刻闯进来的。”

    “别想耍花样,否则我立刻杀了你!”冷小野将他从墙上拉起来,推着他走向客厅,“说话!”

    “谁?!”司空月冥扬声询问。

    “先生,我们刚才去查了查理船长,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冷小野一手抓着他的肩膀,枪就抵在他的后脑,压着嗓子提醒。

    “让他们马上离开。”

    “我知道了,你们马上下去,我要休息一下,两个小时之内不要打扰我。”

    “是,先生。”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转身走远。

    “他们已经走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谈?”司空月冥转过脸,看向冷小野。

    “我们是要好好谈谈!”冷小野再次摸出手机,“不过……不是现在。”

    她侧眸打了一眼屏幕,想要给皇甫耀阳打电话,司空月冥看准机会,猛地飞起一脚,将她手中的手机踢飞。

    “你!”

    冷小野皱眉将枪对准他的脸。

    司空月冥扬起唇角,脸上露出莫测的微笑,手在背上已经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

    冷小野只觉得脚下一空,人就突然向下跌落,坠入一个黑暗的空间。

    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觉得身体在迅速地向下方滑去,就好像是在坐滑梯一样。

    一直向下滑了许久,才终于跌下来,落到什么东西上,手中的枪早已经摔得不知道去了何处。

    身上的东西,质感细腻,有点像是气垫床。

    她刚要起身,头上已经有什么东西冲下来,她本能地向旁一闪,身侧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的身侧。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