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司空月冥,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没有办法。”

    冷小野抬手松开压住司空月冥咽喉的手臂,手就伸过来,在他身上摸索着。

    这个家伙的阴险狡诈,她早就见识过,当然也是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手指掠过他的西装,不客气地伸进每一个衣袋,甚至还在他的腰上摸了几把。

    立刻就从他身上摸出一把迷你小手枪,还从他袖子里摸出一柄纤细的小手刀。

    “手不许乱动!”

    枪口抵在他的胸口,冷小野皱眉去摸他的裤子。

    “哈……”司空月冥轻笑出声,“要不要……我全部脱光啊?”

    “闭嘴!”冷小野冷冷地打断他的声音,“鞋子拖掉!”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脱掉了自己的两只皮鞋。

    冷小野伸手一拉,就将他的皮带扯下来。

    “双手举起来,缓缓转身,趴到墙上。快点!……现在,手背过来。”

    司空月冥依言而行,将双手背到身上,冷小野就用一只手将皮带做成一个活扣,缠上他的两只手臂,缠了几圈,小心拉紧。

    “冷小野。”司空月冥趴在墙上,任她所为,“你到底是什么人?”

    “用你管!”

    冷小野一脚踩着他的手臂,用力将皮带拉紧。

    确定他不可能挣脱,这才松了口气。

    用枪指着他的后脑,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正要给皇甫耀阳打个电话,门外已经传来敲门声。

    司空月冥笑着提醒,“我的人来了,你最好带我过去应付一下,如果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会立刻闯进来的。”

    “别想耍花样,否则我立刻杀了你!”冷小野将他从墙上拉起来,推着他走向客厅,“说话!”

    “谁?!”司空月冥扬声询问。

    “先生,我们刚才去查了查理船长,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冷小野一手抓着他的肩膀,枪就抵在他的后脑,压着嗓子提醒。

    “让他们马上离开。”

    “我知道了,你们马上下去,我要休息一下,两个小时之内不要打扰我。”

    “是,先生。”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转身走远。

    “他们已经走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谈?”司空月冥转过脸,看向冷小野。

    “我们是要好好谈谈!”冷小野再次摸出手机,“不过……不是现在。”

    她侧眸打了一眼屏幕,想要给皇甫耀阳打电话,司空月冥看准机会,猛地飞起一脚,将她手中的手机踢飞。

    “你!”

    冷小野皱眉将枪对准他的脸。

    司空月冥扬起唇角,脸上露出莫测的微笑,手在背上已经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

    冷小野只觉得脚下一空,人就突然向下跌落,坠入一个黑暗的空间。

    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觉得身体在迅速地向下方滑去,就好像是在坐滑梯一样。

    一直向下滑了许久,才终于跌下来,落到什么东西上,手中的枪早已经摔得不知道去了何处。

    身上的东西,质感细腻,有点像是气垫床。

    她刚要起身,头上已经有什么东西冲下来,她本能地向旁一闪,身侧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的身侧。

    ?

    …

第725章 海下之行(3)    她潜过水,但是,潜到几百米海下的深度,是潜水不可能完成的。

    做潜艇,还是第一次。

    五彩斑斓的鱼群,发着淡淡莹光的水母……全部都从窗侧掠过。

    这样深的海下,身侧幽静的只有机器发现的微微声响,如果不是身边坐着一个司空月冥,如果不是身体被束缚在椅子上,这件事情本能可以称之为一次旅行。

    只不过现在,她实在没有这种心情。

    皇甫耀阳会不会发现她失踪,他能找到她吗?

    女大公到底在哪儿,会不会出事?

    她该怎么样,才能从这里逃脱?

    ……

    心头纷乱如麻,她实在很难冷静。

    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任何人都会有破绽,哪怕是司空月冥这样的人。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好好地享受一下这样的美景。”司空月冥侧脸过来,看了她一眼,“要知道,以后你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冷小野轻吸口气,向他转过脸,“确实……很美!”

    司空月冥注视着前方,声音淡淡的,似乎是在自语自语,“没事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潜水,将潜艇停在海底,关掉灯。四周一片黑暗,只有鱼群游过……整个世界都那么安静……”

    侧脸,看着坐在加强座上,脸被淡淡灯光染得几乎有些半透明的男人,冷小野突然想起乔对他说过的那些关于司空月冥小时候的经历。

    “司空月冥。”冷小野正色开口,“我知道,因为我杀了修罗,你很恨我,可是这件事情与女大公无关,你能不能……放了她?”

    听到她的声音,司空月冥转过脸来,粉眸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她,“你认为……我会放了女大公?”

    “这件事情与她无关,不是吗?”冷小野道。

    “确实与她无关,所以……”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并没有抓她。”

    “你是不是男人啊?!”冷小野的声音一下子就高起来,“有种做,没种敢承认是吗?司空月冥……我看不起你!”

    “随你的便!”

    司空月冥转过脸,继续操纵潜艇,没有再出声。

    冷小野就在椅子上用力挣扎,这样的结果,只是徒劳,安全锁带纹丝未动,她只是一向疲惫。

    最后,她也停下挣扎,靠在椅背上,一边休息一边想对策。

    潜艇自动驾驶前行,司空月冥就站起身来,走到后面的船舱,片刻之后,已经捧了两份食物回来,极简单的晚餐——牛奶和三明治,还有一些水果。

    将托盘送到她面前,他伸手将放着吸管的牛奶杯送到她嘴边。

    冷小野转过脸,不理会。

    司空月冥将牛杯杯向她面前送了送,“从这里到南非,我们至少要行驶一整天,如果不吃东西,上了岸你怎么能打得过我?”

    冷小野依旧不理会,天知道,他会不会在里面做手脚。

    “如果你是担心我做什么手脚的话,或者,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喝同一杯。”

    冷小野转过脸,“我嫌你脏!”

    “那好吧。”司空月冥坐回自己的椅子,端起牛奶自顾自的吃喝。

    冷小野在椅子上动动身子,“我要上洗手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