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昏暗的光线里,门外的男人套着浅灰色的西装,银白色的头发,皮肤晶莹如玉,唇角带着一抹说不出意味的浅笑。

    尽管他戴着太阳镜,冷小野依旧是一眼看出,这个男人就是司空月冥。

    他竟然没有死?!

    “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司空月冥扬着唇角,“我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会见面。”

    最初的惊讶过后,冷小野的脸上已经满是冰冷。

    “女大公在哪儿?”

    他的茶几上放着女大公的另一只鞋,冷小野立刻就认定。

    这一切,都是司空月冥的圈套。

    怪不得要让他们上公主号,原来是他!

    女大公?

    司空月冥的粉眸里闪过一抹愕色,不过很快,他就猜到了大概——猜到了,冷小野与皇甫耀阳是为何而来。

    怪不得,杰克说什么“大费周折”。

    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那只鞋子应该是女大公的鞋子。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哼!”冷小野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她的鞋子在你的茶几上,你却说不知道她在哪儿?”

    “好吧。”司空月冥无所谓地扬扬唇角,“既然你这么认定的话,那么……放下你的枪,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话!”

    客厅里,传来敲门声。

    冷小野握紧手中的枪,“司空月冥,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司空月冥轻笑出声,“冷小野,我记得我对你说过‘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随时欢迎!’”

    “好吧!”冷小野迅速看一眼四周,然后向前迈了一步,将枪顶在他的眉心,“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不,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司空月冥的枪也抵在她的眉心,“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一定要死的话,或者死在你的手里也不错。”

    冷小野微微眯起眸子,手就伸过来勾住他的太阳镜,伸手将他的眼镜摘了下来,握在手里。

    然后,她又向前迈了一小步,墨眸隔着不足一尺的距离盯着他的眼睛。

    “司空月冥,看样子,你好像很喜欢我?”

    司空月冥微微一怔,然后轻笑,“好像……是有那么一点。”

    冷小野合指,握住他的太阳镜,“其实我……觉得你这个人……”

    说到这里,她突然抬手,一把按住他头侧的墙。

    不,确定地说,是墙上的开关。

    啪得一声,灯光亮起。

    整个房间,一下子变成一片雪亮。

    司空月冥的眼睛明显不适合这样的光线,本能地眯起眼睛。

    借着这个机会,冷小野猛地伸过手掌,抓住他握枪的手腕,用力向墙上一磕。

    啪得一声,司空月冥手中的枪摔落在地板上。

    冷小野横臂压住他的咽喉,将他压在墙上,枪口依旧对着他的眉心。

    “我再问你一次,女大公在哪儿?”

    司空月冥大笑出声,“冷小野,能抓住我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

    “回答我的问题!”冷小野怒喝。

    司空月冥眯着粉眸,看着她的脸,“我不知道她在哪儿,刚才就已经说过了。”

    ……

    么

    …

第720章 你好像很喜欢我(1)    八楼客房内。

    杰克船长的手下,小心地将房间内的箱子打开。

    箱盖翻开,立刻就露出箱子里被绑着手脚的女大公。

    她蜷着身子缩在大箱子里,脸色苍白,为了防止她出声,她的嘴里已经被塞上布团,手脚上被绑着的位置都已经明显地红肿起来。

    平日里骄傲得不可一视的女人,看上去无比地虚弱和可怜。

    弯下身,手下伸臂将女大公从箱子里抱出来,扔到床上,用手晃晃她的肩膀。

    “公爵先生?!”

    女大公没有反应,长久的缺水和没有进食,疲惫再加上缺氧,她此时已经处于晕迷的状态。

    “不会死了吧?”

    那名手下伸过手来,试了试她的鼻息,她的鼻息很微弱。

    手下正要伸手将她嘴里塞着的布拿出来,门已经被人敲响。

    “来啦!”手下收回手掌,起身走到门边,“谁呀?”

    “客房服务。”

    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我们不需要。”手下隔着门答道。

    “有一些东西杰克先生要交给你。”男声继续说道。

    杰克船长?!

    手下一听是自己老人派来的人,忙着将门拉开。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套着西装,脸上是一只宽大的太阳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东西呢?”手下向他伸过手掌。

    那人迈步走进门来,扫了一眼四周,看到床|上侧躺着女大公,他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然后就重新落在那个手下身上。

    突然抬手,一拳就击在对方的咽喉。

    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那个手下跟本就没有防备,喉骨已经被人击碎,向后倒去。

    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胳膊,缓缓将他放平在地上。

    男人立刻就奔到床侧,伸过手去,从女大公的嘴里拉出塞着的碎布。

    迅速地伸过手来,帮她解开身上的绳索。

    “咳!”

    女大公很轻地咳嗽一声。

    男人伸出手掌,轻轻地扶住她的脸,“coco,你怎么样?”

    女大公闭着眼球,没有反应,只是很轻地咳嗽一声。

    感觉到她颊上灼热的温度,男人的剑眉瞬间皱成一团。

    “我现在就带你离开,你不会有事。”

    低声说着,他迅速脱下西装,裹住她的身子,人就将她从枕上抱起来,急步走出舱门。

    没有犹豫,他立刻就走过去,冲到楼梯。

    一路下楼来到甲板上,他大步走向下船的舰板。

    此时,船员正准备收起舰板。

    “等一下!”男人大步奔过来,“我太太她生了病,必须马上下船!”

    船员们只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裹着西装的女人冲过来,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可是,我们马上就要开船了。”

    “我必须带她去医院,否则她会死的,等船重新返航的时候,我们再来拿行李。”

    男人说着,已经急急地冲过来,一个箭步,就已经跳上码头,抱着女人向着停车场的方向急奔过去。

    几个船员看着他的背影,都是耸耸肩膀,并没有在意。

    船客有上下船的自由,他们不可能去阻止人家去看病。

    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第一次。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