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人将房间推开,一个侍者恭敬地走进来,扫一眼地上抽搐的杰克,他抬脸看向司空月冥,“先生……船上来了两个新船客。”

    司空月冥从身上取出手帕,轻轻地抹掉右手上的血迹,“谁?”

    侍卫犹豫了一下,“是……是皇甫耀阳和冷小野。”

    司空月冥怔了怔,然后轻扬唇角。

    “把这里收拾干净,另外去查查,他们来做什么?”

    ……

    ……

    8层。

    电梯门分开。

    侍者微笑着将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从电梯中带出来,“真得很报歉,九层的国王套房已经被一个客人包下来,所以我们为二位安排的是8层的豪华套房,除了没有超大的观景露台之外,与九层的国王套房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二位,这边请!”

    二个人被送到套房,那名侍者又介绍几句之后,就告辞离开。

    因为这一次是被对方要求,皇甫耀阳并没有带太多的随行人员,除了冷小野之外,只有一个助理和两个贴身保镖随行。

    其他人则留在游艇上,随行在公主号附近,以防万一。

    一进套房,两个保镖立刻就将整个房间都检查一遍。

    “公爵先生,一切正常。”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冷小野已经迈步走上小露台,四下看了看。

    听到他走过来的脚步声,冷小野转过脸,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看到这里,就想到海神号。”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公爵先生。”助理急步走进来,“他们已经利用手机定位,锁定了对方的位置。”

    皇甫耀阳和冷小野立刻就同时转过脸,看向他。

    “在哪儿?”

    助理将手中的电脑转过来,面对着二人。

    “定位显示,对方的手机,现在就在公主号,位置是在与我们差不多重叠的位置。”

    电脑屏幕上,定位仪追踪到手机位置,距离他们不会超过三米。

    “也就是说,那个人也在这个位置。”冷小野抬起脸,“除了八层之外,一层到九层都有可能。”

    因为定位仪只能定位经度和纬度,但是不能定位上下位置,所以他们只能确定,手机是在船上的这个位置,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在一层还是在九层。

    助理有些无奈地开口,“看来,我们只能一层一层地排查了。”

    “我们分头行动吧?”冷小野道。

    现在已经是午后,距离天黑还有不到二个小时,只有在天黑之前找到对方,他们才能不陷入被动。

    皇甫耀阳皱眉,“分头行动太危险了。”

    “反正大家都在这艘船上,我保证我会加倍小心。你可别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逃跑,连你都抓不住我,更何况他们?”冷小野扶住他的手掌,“皇甫耀阳,没有时间,别再犹豫了。你们去查楼下,九层交给我。”

    皇甫耀阳也知道,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伸手拥住她,他的大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记住,不要逞强,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先保证你的安全。”

    “我知道,你也是!”抬脸在他颊上吻了一下,冷小野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我们会找到她的,一定会!”

    ……

    么

    …

第717章 公主号的主人(2)    公主号。

    杰克船长收起手机,得意地扬起唇角,“鱼儿已经上勾了。”

    “恭喜船长。”手下在身后笑着说道。

    “说错了,应该是我说,恭喜船长才对。”杰克笑道。

    手下立刻就露出一脸兴奋的神色,“那我是不是应该说,恭喜先生?!”

    二人正说着,房门已经被人敲响,一个侍者走进来。

    “杰克船长,先生请您上楼一趟。”

    “好的,我马上过来。”杰克船长轻应。

    侍者转身离开,亲信手下脸上就露出担心的神色,“他……不会发现吧?”

    杰克一脸淡然,“放心吧,不会的。”

    手下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我们贩卖人口的事情,他肯定已经知道了。”

    “我自有办法。”杰克伸手扶住他的胳膊,“仔细盯好我们的货,千万别让她出事,否则一切前功尽弃。”

    手下看一眼,放在客房一角的大箱子,“您放心吧。”

    杰克轻轻点头,走到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这才推开门走出去,上楼来到九层。

    电梯门外,早有套着黑衣的侍者在等他,看到他,其中一个轻轻向他点点头,转身带着他走向走廊尽头的门前。

    侍手抬手敲了敲门,“先生,杰克船长来了。”

    门内,传出悦耳的男声。

    “让他进来。”

    侍者推开门,向杰克船长抬起一臂。

    杰克船长轻吸口气,走进房门。

    门内,一片昏暗,脚下柔软厚实的拉毛地毯,踩上去有一种不太真实的脚感,仿佛不是在地面,让人有些不踏实。

    一直走到房间正中,杰克才停下脚步,迅速扫一眼四周。

    房间内窗帘紧闭,只在沙发一侧,开了一盏微暗的落地灯,映出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影。

    那人套着一身淡灰色的西装,脸在灯光的阴影里看不太真切,银色的短发被灯光染成微微的淡桔色。

    “先生!”

    杰克忙着向对方弯身行礼。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弯过身子,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将桌子上放着的沙漏翻了一个个。

    “你有三十秒的时间解释。”

    沙漏内的沙子,立刻就迅速地向着下方注淌起来。

    杰克船长注视着茶几上的沙漏,呼吸微紧,“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拍卖过珠宝、字面、物业……从来没有拍卖过人,是谁给你权利的?”

    杰克抬起脸,一脸地惊讶表情,“难道……这不是您的意思,那莲小姐为什么让我这么做?!”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阿莲主谋?!”

    “先生!”杰克抬着脸,语气急切,“如果没有莲小姐的命令,我绝对不敢做这种事情啊,如果您不信,我可以和阿莲小姐对质。”

    沙发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

    杰克呼吸一紧,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男人绕过茶几,走到他面前,抬脸勾下了脸上的太阳镜。

    深色镜片划下,露出他的眼睛——竟然是罕见的粉红色。

    迎上他的眼睛,杰克眼底闪过一抹慌乱,立刻就垂下脸去,不再与他对视。

    “k,真得不是我!这些都是莲小姐的意思,我只是执行她的命令!”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