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一会儿,皇甫耀阳才重新从她怀里抬起脸。

    私人飞机在庄园后部的小机场上降落,二人一起走上飞机的时候,老管家已经在登机梯下等待。

    “怎么样?”皇甫耀阳立刻询问。

    “公爵大人是在开会回来的途中失踪的,我们在海边的沙地里发现了她的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线索,保护她的助理和保镖都已经死了。”老管家皱着眉,满脸都是担心的神色,“完全没有半点线索……”

    “不可能的,一定会有线索的。”冷小野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去车子那里看看吧?”

    皇甫耀阳点点头。

    老管家立刻就去准备车子。

    于是,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的二个人,第一时间坐上车子赶到海边。

    果然,在湿沙地里,看到了女大公的车子。

    车子破损并不严重,里面有一些隐约的血迹。

    二个人里里外外看了一圈,并没有太多的发现,只是在后座上留下了一只女式的高跟鞋。

    那是一双暗红色的高跟鞋,是很优雅的鞋款,很明显是女大公的鞋子。

    “有没有收到勒索或者别的什么电话?”皇甫耀阳问。

    老管家轻轻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他这边话音刚落,一个助理已经急急地跑过来,“公爵先生,庄园里刚刚打来电话,说是刚刚收到一个没有署名的包裹。”

    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眸微微眯了眯,“马上回去。”

    众人匆匆返回公爵府的时候,包裹已经被检测之后,拆开外包装。

    一个手下将一个盒子送到皇甫耀阳面前,“这是包裹里的东西。”

    皇甫耀阳翻开盒盖,只见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套淡米色套装,最上面还有一条钻石项链和一对小耳钉。

    一名女大公的助理立刻就冲过来,“这是……这是公爵先生的衣服和首饰……他们一定是把她带走的人。”

    口袋里,手机轻响。

    皇甫耀阳皱眉摸出手机,只见上面显示着一条短信。

    他疑惑地进入短信箱,立刻就出现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女大公头发有些凌乱地躺在枕头上,手上还插着输液针,似乎是处在昏迷的状态,一侧额角上还有明显的血迹。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扬手将手机送给身边的助理。

    “去查这个发信息来的号码,将视频拷贝出来,我要仔细看看。”

    助理忙着接过手机,飞奔而去。

    冷小野皱着眉,轻轻地拍拍他的背。

    “走吧,我们再仔细看看视频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二人一起上楼,走进书房,助理已经将那段视频拷贝出来,投影到大屏幕上。

    皇甫耀阳坐到椅子上,冷小野就侧身靠上桌子,仔细地看。

    视频时间并不长,不过只有三十秒,二个人却看得无比仔细。

    从女大公,一直到里面的其他东西,床、床单、床边的柜子、墙上的壁纸……每一个细节,冷小野都不放过。

    等到第四遍的时候,冷小野突然用遥控将画面暂停。

    “这个好像是……”

    …

第710章 SK航海公司(1)    手指粗细的尼龙绳,系得是最紧的水手扣。

    等到女大公将绳子磨断的时候,保养良好的手上,已经磨出数个水泡。

    忍着疼将绳子从自己身上解开,她随手从工具箱里抓出一把斧子,紧紧地握在掌心里,小心翼翼地凑到门边。

    侧耳听了听,确定门外没有声音,才小心地将门打开。

    出乎意料的是,门外并没有守护,女大公提着斧子,一路慌慌张张地穿过阴暗的走廊,顺着一处楼梯走上来。

    迎面,吹来的是湿咸的海风。

    看着扑入视线的那一大片夜海,女大公无力地怔在原地。

    她现在在海上,而且,船在迅速地前行中。

    怪不得对方跟本就没有安排守卫,因为他们跟本就不担心她会逃走。

    她解得开绳子,却不可能给自己插上翅膀。

    甲板上,背对着她的棕发男子转过脸,向她露出一个笑意。

    “此处距离最近的陆地是一千五百海里,公爵先生,还是不要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您的儿子现在已经在返回a国的飞机上,我们很快就可以与他通话。”

    “你到底是谁?”女大公注视着棕发男子,沉声询问。

    棕发男子耸耸肩膀,“抓回去!”

    “我的所有身价加起来超过百亿,你们放了我,那些钱就都是你们的。”女大公道。

    棕发男子大笑出声,“我说过,我们要得不是钱,而是你儿子的命!”

    扫一眼冲向她的几人,女大公猛地挥起手中的斧子,将几个逼退,人就突然冲向一侧的船舷。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她突然扶住船舷,拼力跳入了海水中。

    不能逃,至少她可以死。

    只要她死了,他们便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她的儿子。

    “抓住她!”棕发男子急呼出声,“快把她抓上来,快,快点!”

    –

    –

    “king,别害怕,等以后你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强大的男子汉,到时候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女人的语气温柔无比,眼中满是宠溺的神色,“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妈妈为什么现在这么严格地要求你……”

    “妈妈,我可以帮您做姜饼吗?”

    “当然。”

    ……

    画面突然转换,他的胸口上多了一个大大的血洞,他无力地向后倒下,熟悉的身影向他急奔过来。

    “妈妈,妈妈……”

    他向她伸过手掌。

    她却并没有向他伸过手掌。

    “king,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皇甫耀阳握紧拳头,因为过度用力,指关节都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皇甫耀阳,皇甫耀阳……”冷小野急急地晃着他的肩膀,“醒醒,快醒醒!”

    他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柔光的光线,冷小野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急急地唤着他的名字。

    看清她的脸,他才意识到,不过只是一个梦。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手就伸过来,拥住她的腰身。

    “做恶梦了吧?”冷小野轻轻理着他汗湿的头发,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帮他小心地擦掉额角的冷汗,“还有一会儿,我们就到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