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指粗细的尼龙绳,系得是最紧的水手扣。

    等到女大公将绳子磨断的时候,保养良好的手上,已经磨出数个水泡。

    忍着疼将绳子从自己身上解开,她随手从工具箱里抓出一把斧子,紧紧地握在掌心里,小心翼翼地凑到门边。

    侧耳听了听,确定门外没有声音,才小心地将门打开。

    出乎意料的是,门外并没有守护,女大公提着斧子,一路慌慌张张地穿过阴暗的走廊,顺着一处楼梯走上来。

    迎面,吹来的是湿咸的海风。

    看着扑入视线的那一大片夜海,女大公无力地怔在原地。

    她现在在海上,而且,船在迅速地前行中。

    怪不得对方跟本就没有安排守卫,因为他们跟本就不担心她会逃走。

    她解得开绳子,却不可能给自己插上翅膀。

    甲板上,背对着她的棕发男子转过脸,向她露出一个笑意。

    “此处距离最近的陆地是一千五百海里,公爵先生,还是不要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您的儿子现在已经在返回a国的飞机上,我们很快就可以与他通话。”

    “你到底是谁?”女大公注视着棕发男子,沉声询问。

    棕发男子耸耸肩膀,“抓回去!”

    “我的所有身价加起来超过百亿,你们放了我,那些钱就都是你们的。”女大公道。

    棕发男子大笑出声,“我说过,我们要得不是钱,而是你儿子的命!”

    扫一眼冲向她的几人,女大公猛地挥起手中的斧子,将几个逼退,人就突然冲向一侧的船舷。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她突然扶住船舷,拼力跳入了海水中。

    不能逃,至少她可以死。

    只要她死了,他们便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她的儿子。

    “抓住她!”棕发男子急呼出声,“快把她抓上来,快,快点!”

    –

    –

    “king,别害怕,等以后你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强大的男子汉,到时候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女人的语气温柔无比,眼中满是宠溺的神色,“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妈妈为什么现在这么严格地要求你……”

    “妈妈,我可以帮您做姜饼吗?”

    “当然。”

    ……

    画面突然转换,他的胸口上多了一个大大的血洞,他无力地向后倒下,熟悉的身影向他急奔过来。

    “妈妈,妈妈……”

    他向她伸过手掌。

    她却并没有向他伸过手掌。

    “king,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皇甫耀阳握紧拳头,因为过度用力,指关节都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皇甫耀阳,皇甫耀阳……”冷小野急急地晃着他的肩膀,“醒醒,快醒醒!”

    他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柔光的光线,冷小野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急急地唤着他的名字。

    看清她的脸,他才意识到,不过只是一个梦。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手就伸过来,拥住她的腰身。

    “做恶梦了吧?”冷小野轻轻理着他汗湿的头发,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帮他小心地擦掉额角的冷汗,“还有一会儿,我们就到了。”

    …

第709章 有事是要一起扛的(4)    她可以给他爱情,可是有些东西是她给不了的,比如亲情。

    这些,只有女大公才能给他。

    而她,要他幸福!

    ……

    ……

    黑暗的房间被人打开,有灯光透进来。

    有人走进来,按下墙下的开关。

    头顶,灯亮起来,房间瞬间一片雪亮。

    灯光映出屋子里的一切。

    这是一个不大的杂物间,放着一些绳子和工具之类的东西,半旧的木椅子上,绑着一个人。

    脚上的高跟鞋丢了一只,身上的淡金色套装已经染上污物。

    平日里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此时也早已经蓬乱,有着精致五官的脸上,有明显的灰尘。

    被绑着的,正是失踪了几个小时的女大公。

    被灯光刺激,女大公缓缓睁开眼睛,眯着眸子好一会儿,她才视应了眼前的光线。

    “你是谁?!”

    看着站在面前那个留着淡棕色头发的男人,女大公沉声喝问。

    棕发男人耸耸肩膀,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

    “欢迎你来到我的船上,公爵先生。”

    船?

    女大公疑惑地看看四周,目光捕捉到房间里的绳子和杂物,再看看头顶微微晃动的灯。

    最后,重新落回面前那人的脸。

    “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

    虽然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女大公却依旧是一脸地镇静和从容。

    棕发男人笑起来,“不愧是公爵先生,果然临危不乱,可惜……这次我不想要钱。”

    女大公平静地看着他,“那你想要什么,珠宝?物业?证券……还是别的什么,我可以做到不让任何人查到你,只要你让我平安离开。而我……离开这里之后,也不会再记得你长什么样子。”

    棕发男人耸耸肩膀,“我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很爽快,那好吧,我就直接了当地告诉你,我想要什么。”

    女大公轻轻点头,“说吧,只要我有的,我都会满足你。”

    “很简单。”棕发男子轻扬唇角,“我要你儿子还有那个女人的命。”

    女大公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脸上却依旧平静。

    “我想,你是选错人了!”女大公轻扬唇角,语气很是不以为然,“如果你查过我,就应该知道,我们两个现在互相憎恨,如果他知道你抓了我,可能会开一杯香槟庆祝。你想让我作饵,引他过来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吗?”棕发男子轻笑出声,“可我不那么认为。”

    “你也可以试试,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的反应。”女大公也笑起来,“或者,他现在已经在喝香槟了。”

    “不用着急,我们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棕发男子从椅子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立刻,就有人将门闭紧。

    女大公脸上笑意收起,然后眉就皱了起来。

    看看四周,她试着动了动椅子,椅子是被焊接在地面上的,无法移动。

    用手指摸摸椅背,找到一个立面,女大公立刻就束缚着自己的绳索,用力地蹭起来。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伤害她儿子的筹码。

    ……

    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