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可以给他爱情,可是有些东西是她给不了的,比如亲情。

    这些,只有女大公才能给他。

    而她,要他幸福!

    ……

    ……

    黑暗的房间被人打开,有灯光透进来。

    有人走进来,按下墙下的开关。

    头顶,灯亮起来,房间瞬间一片雪亮。

    灯光映出屋子里的一切。

    这是一个不大的杂物间,放着一些绳子和工具之类的东西,半旧的木椅子上,绑着一个人。

    脚上的高跟鞋丢了一只,身上的淡金色套装已经染上污物。

    平日里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此时也早已经蓬乱,有着精致五官的脸上,有明显的灰尘。

    被绑着的,正是失踪了几个小时的女大公。

    被灯光刺激,女大公缓缓睁开眼睛,眯着眸子好一会儿,她才视应了眼前的光线。

    “你是谁?!”

    看着站在面前那个留着淡棕色头发的男人,女大公沉声喝问。

    棕发男人耸耸肩膀,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

    “欢迎你来到我的船上,公爵先生。”

    船?

    女大公疑惑地看看四周,目光捕捉到房间里的绳子和杂物,再看看头顶微微晃动的灯。

    最后,重新落回面前那人的脸。

    “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

    虽然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女大公却依旧是一脸地镇静和从容。

    棕发男人笑起来,“不愧是公爵先生,果然临危不乱,可惜……这次我不想要钱。”

    女大公平静地看着他,“那你想要什么,珠宝?物业?证券……还是别的什么,我可以做到不让任何人查到你,只要你让我平安离开。而我……离开这里之后,也不会再记得你长什么样子。”

    棕发男人耸耸肩膀,“我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很爽快,那好吧,我就直接了当地告诉你,我想要什么。”

    女大公轻轻点头,“说吧,只要我有的,我都会满足你。”

    “很简单。”棕发男子轻扬唇角,“我要你儿子还有那个女人的命。”

    女大公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脸上却依旧平静。

    “我想,你是选错人了!”女大公轻扬唇角,语气很是不以为然,“如果你查过我,就应该知道,我们两个现在互相憎恨,如果他知道你抓了我,可能会开一杯香槟庆祝。你想让我作饵,引他过来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吗?”棕发男子轻笑出声,“可我不那么认为。”

    “你也可以试试,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的反应。”女大公也笑起来,“或者,他现在已经在喝香槟了。”

    “不用着急,我们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棕发男子从椅子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立刻,就有人将门闭紧。

    女大公脸上笑意收起,然后眉就皱了起来。

    看看四周,她试着动了动椅子,椅子是被焊接在地面上的,无法移动。

    用手指摸摸椅背,找到一个立面,女大公立刻就束缚着自己的绳索,用力地蹭起来。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伤害她儿子的筹码。

    ……

    摸

    …

第707章 有事是要一起扛的(2)    她疑惑地看看不远处的父亲,将短信打开,只见上面写道。

    “如果有解决不了的难题,随时给爸爸打电话。”

    许夏大大咧咧地不会多想,冷子锐那是什么人,他早就看出来,那个电话来得非常不简单。

    像皇甫耀阳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肯定会有周密的安排,不可能会出现紧急公务这样的情况。

    只不过,当着许夏,他也不想点破。

    看着屏幕的字,再看看站在许夏身后,微笑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冷小野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将手机塞回口袋,她转身走上登机梯。

    “皇甫耀阳,走啦!”

    皇甫耀阳转过脸看过来的时候,冷小野已经小跑着钻进飞机里去了。

    知道拦不住她,他无奈地转过脸。

    “叔叔、阿姨,那二位就先回去吧!”

    冷子锐扬扬下巴,“登机吧。”

    “记得到了地方给我们电话。”许夏还在一旁叮嘱。

    “我会的,二位放心。”

    向二人轻轻点头,皇甫耀阳转身登上飞机。

    登机梯收起,私人飞机缓缓启动,飞向天空。

    “死丫头,没良心的小白眼狼……”许夏看着渐远的飞机,哽咽着气骂出声,“出来这么两天干吗呀,下次有种别回来!”

    伸手将她拥到怀里,冷子锐安慰地拍着她的背,“假睫毛都掉了,还哭?”

    “瞎说,我没沾假睫毛。”

    “不可能,你真睫毛有这么长?”

    “就是真的!”许夏抬起脸,向他眨眨眼睛,“你仔细看看,这是假的吗,本人天生睫毛长,好不好?”

    “我看看!”冷子锐装模做样地看了看,“还别说,真得挺长的。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天天跟我在一块,老婆你越长越好看了。”

    “臭德性吧你,我本来长得就好看。”

    “那是,要不然我能娶你吗?”看她情绪重新恢复过来,冷子锐伸手拥住她的肩膀,“走吧!”

    拥着她走过去,坐进不远处的车子,帮她把车门关好,冷子锐立刻就取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徐少川。

    “帮我查查,a国那边出了什么大事。”

    发完短信,他这才重新坐到驾驶座上,将车子启动,驶出机场。

    ……

    ……

    飞机上。

    冷小野身子懒洋洋地靠到椅背上,目光就看向一旁的皇甫耀阳,“干吗,不愿意让我跟你一起回去?”

    “当然不是。”皇甫耀阳将杯子送到她手里,“我只是……”

    “只是不想带我回去,因为出了事情,你不想我掺合对不对?”冷小野白他一眼,送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知道什么叫相濡以沫吗?夫妻双方有事是要一起扛的,那才叫夫妻!”

    将杯子放回桌子,她转过身,扶住他的胳膊。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迎上她满是关切的目光,皇甫耀阳轻声开口。

    “她……出事了。”

    知道瞒不过她,现在她连飞机都上了,他自然也不会再不说实话。

    “你妈妈?!”冷小野的眉立刻皱紧,“怎么回事?”

    皇甫耀阳皱着眉,声音低沉,“老管家打电话来,说是她失踪了两个多小时,一点消息都没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