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天一早,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各自早早起床,做好准备出门的准备。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却只在餐厅里看到冷子锐。

    “我妈呢?”

    冷小野疑惑地看看四周。

    “她有点不舒服,你们两个自己开车过去吧!”将端来的早餐放在桌上,冷子锐随手拿过一张地图递给冷小野,“去景点人挤人的看长城没意思,这个是野长城的地图,这段野长城,是之前我们队里训练的时候发现的,保存的非常完整,没有半点后世修缮。周围景色特别壮美,你带耀阳过去看看,那才是真正的长城风范。”

    “太好了。”冷小野兴奋地接过地图,“这地方开车能过去吗?”

    冷子锐指点了一下地图,“开车到这里,然后有山路可以一直走上去。耀阳衣服不方便,我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套衣服和鞋子,一会儿换上。估计你们半天也回不来,爸做了些好吃的装在保温盒里,你们带上当午餐吧。”

    “耶,爸爸万岁!”

    冷小野立刻就凑过来,抱着他响响地亲了一下。

    饭后,皇甫耀阳换上冷子锐为他准备的衣服,两个人就一起出门,开了车离开冷家。

    按照地图上的指点,驶出城郊,很容易就找到了地图上标志的地点。

    虽然是冬天,树叶都已经掉落,因为前两天刚下过一场大雪,远处山上的积雪依旧没有消融。

    在灿烂的阳光下,也是透着一种苍凉和大气的滂薄之美。

    “太棒了。”冷小野站在一处城垛上,遥望着远处的山峦,“人类真是伟大……”

    皇甫耀阳拿过凉好的热水送到她嘴边,“喝点水吧?”

    转过脸,接过他送过来的杯子,冷小野微微皱眉,“皇甫耀阳,你到底是来看风景的,还是来伺候我的呀?”

    一路上山把她背的所有东西都背到他身上,一会儿给她拿水,一会儿帮她系鞋带……

    明明是她陪他玩,现在倒变成他是她的跟班。

    “我看你……嘴唇有点干。”皇甫耀阳看一眼远处,“我也有看风景。”

    “大傻蛋,我是来带你放松的,结果反倒成了你陪我。”

    他一本正经地开口,“这并不矛盾,在本质上是相同的。看你开心,我就很开心。”

    平日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他从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不过今天,他一点也不觉得是浪费。

    看着她兴奋地大呼小叫,一会儿拍拍这里,一会儿拍拍那里,一脸地欢喜,他的心里也便满是欢喜。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冷小野不由地笑出声来。

    “皇甫耀阳,你知道吗,你一本正经的说情话的样子……真得好可爱。”

    凑过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她转身跳上城墙,张开双臂,大声地向着远山呼喊。

    “皇甫耀阳,我爱你!”

    他笑,然后就走过来,扶住她的小腿,以防止她不小心摔到。

    两个人又向山上爬了一段,看她已经有些疲惫,皇甫耀阳提议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

    他取出身上背着的野餐的毯子,冷小野就将准备好的食物取出来,摆到毯子上。

    …

第696章 看我怎么收拾你(4)    冷子锐手臂一探,就抓住她的衣服,呲啦一声,许夏身上的裙子已经分成两半。

    许夏只气得剁脚,“混蛋,你干吗呀……”

    冷子锐手一伸,就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人就顺势压过来。

    “干什么?干你!有了女婿忘了老公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讨厌你,流|氓……你赔我裙子你,我刚穿第一次……”

    起初,许夏还在那里躲闪着骂,很快,推他的手臂就伸过来拥住他的颈,骂声也化成一片低低浅浅的呻|吟。

    ……

    ……

    走廊里,冷小野探出脸来,悄悄看一眼老爸老妈的卧室,故意扬起声音。

    “皇甫耀阳,那你早点睡,我上楼了,明天我再带你去爬长城。”

    说完,示意他将门关好,自己就跑到楼上的卧室。

    开门进来,皇甫耀阳早已经站在她的房间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皇甫耀阳,冷小野只是轻笑出声。

    “公爵大人,为了见自家老婆还要爬窗子,是不是觉得挺委屈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伸开双臂拥住她。

    为了追她,大半个地球都被他跑遍了,爬窗子算什么?

    “其实。”冷小野伸臂拥住他,“不管你送我爸爸什么,他都不会介意的,那把剑……你那么喜欢,为什么要拿过来。”

    皇甫耀阳伸手轻抚着她的长发,“以后,我只要你就够了。”

    她抬脸回他一对白眼,“跟谁学得,油嘴滑舌了?”

    他忙着说道,“我是很认真的。”

    冷小野笑着抬起手掌,拉住他的领带,轻轻帮他把领带扯开。

    “我知道。”

    他一向不是会花言巧语的人,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样的实话,却比那些甜言蜜语,还来得动人。

    冷小野伸手将他的西装脱下来,仔细放好,又伸过手来帮他解衬衣的纽扣……

    他没有带衣服过来,西装要是弄皱了,明天就没得穿。

    所以,她也是格外小心。

    冷小野并不知道,这样的小心翼翼,却无异于一种挑|逗。

    看着眼前她近在咫尺的脸,感觉着她的手指不经意地掠过肌肤,皇甫耀阳的心也是不自觉地生出情|欲的涟漪。

    手一伸,就拥住她的腰身。

    “小野,今天晚上……还可以吗?”

    冷小野无力地叹了口气,这个家伙真是一点也碰不得。

    “明天,我们还要爬长城,这次老妈要和我们一起去,不去要穿帮的。所以……”

    “那……”皇甫耀阳吻吻她的侧脸,“我去洗把脸。”

    “我还没说完了!”捉住他的手掌,冷小野握住他的手指,“所以……只许一次哟……”

    她本来还想提醒他,轻一点,免是被老爸老妈发现。

    话未说完,他的唇已经落下来,覆到她的唇上。

    被他压在床|上的时候,冷小野才想起,她这里没有安全|套。

    “皇甫耀阳!”

    “恩?”他喘息着从她胸口抬起脸,“怎么了?”

    一次、两次,不会那么巧的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没事,我……我就是想让你轻一点……”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