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子锐手臂一探,就抓住她的衣服,呲啦一声,许夏身上的裙子已经分成两半。

    许夏只气得剁脚,“混蛋,你干吗呀……”

    冷子锐手一伸,就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人就顺势压过来。

    “干什么?干你!有了女婿忘了老公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讨厌你,流|氓……你赔我裙子你,我刚穿第一次……”

    起初,许夏还在那里躲闪着骂,很快,推他的手臂就伸过来拥住他的颈,骂声也化成一片低低浅浅的呻|吟。

    ……

    ……

    走廊里,冷小野探出脸来,悄悄看一眼老爸老妈的卧室,故意扬起声音。

    “皇甫耀阳,那你早点睡,我上楼了,明天我再带你去爬长城。”

    说完,示意他将门关好,自己就跑到楼上的卧室。

    开门进来,皇甫耀阳早已经站在她的房间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皇甫耀阳,冷小野只是轻笑出声。

    “公爵大人,为了见自家老婆还要爬窗子,是不是觉得挺委屈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伸开双臂拥住她。

    为了追她,大半个地球都被他跑遍了,爬窗子算什么?

    “其实。”冷小野伸臂拥住他,“不管你送我爸爸什么,他都不会介意的,那把剑……你那么喜欢,为什么要拿过来。”

    皇甫耀阳伸手轻抚着她的长发,“以后,我只要你就够了。”

    她抬脸回他一对白眼,“跟谁学得,油嘴滑舌了?”

    他忙着说道,“我是很认真的。”

    冷小野笑着抬起手掌,拉住他的领带,轻轻帮他把领带扯开。

    “我知道。”

    他一向不是会花言巧语的人,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样的实话,却比那些甜言蜜语,还来得动人。

    冷小野伸手将他的西装脱下来,仔细放好,又伸过手来帮他解衬衣的纽扣……

    他没有带衣服过来,西装要是弄皱了,明天就没得穿。

    所以,她也是格外小心。

    冷小野并不知道,这样的小心翼翼,却无异于一种挑|逗。

    看着眼前她近在咫尺的脸,感觉着她的手指不经意地掠过肌肤,皇甫耀阳的心也是不自觉地生出情|欲的涟漪。

    手一伸,就拥住她的腰身。

    “小野,今天晚上……还可以吗?”

    冷小野无力地叹了口气,这个家伙真是一点也碰不得。

    “明天,我们还要爬长城,这次老妈要和我们一起去,不去要穿帮的。所以……”

    “那……”皇甫耀阳吻吻她的侧脸,“我去洗把脸。”

    “我还没说完了!”捉住他的手掌,冷小野握住他的手指,“所以……只许一次哟……”

    她本来还想提醒他,轻一点,免是被老爸老妈发现。

    话未说完,他的唇已经落下来,覆到她的唇上。

    被他压在床|上的时候,冷小野才想起,她这里没有安全|套。

    “皇甫耀阳!”

    “恩?”他喘息着从她胸口抬起脸,“怎么了?”

    一次、两次,不会那么巧的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没事,我……我就是想让你轻一点……”

    …

第694章 看我怎么收拾你(2)    在路上,冷小野又用手机搜索了故宫和颐和园的资料、图片之类的东西,递给皇甫耀阳,让他简单看看,以免回家穿帮。

    二人再次回到冷家的时候,已经是夜近黄昏,开门的人正是许夏。

    “逛累了吧,来来,快进来!”许夏忙着将二人让进门,“你们回来的正好,你冷叔叔还差最后两个菜,小野,快带耀阳洗手准备吃饭。”

    “哎!”

    冷小野拉着皇甫耀阳走进洗手间,又对着镜子,好好把自己检查一遍,确定从头到脚没有破绽,这才和他重新回到餐厅。

    “红烧狮子头!”

    冷子锐将做好的饭端到桌上,斜了一眼裹着大围巾的冷小野,冷小野心虚地向他笑了笑。

    “来!”许夏将餐具送到二人面前,看到冷小野身上的大围巾,不由皱眉,“你不热啊你,在屋里还裹着大围巾干吗?”

    冷小野嘿笑,“这流行啊……亏您还是时尚圈的人呢,现在就流行这种大披肩,现在的围巾不是为了保暖用得,就是臭美用的。”

    “行了,在我们面前臭什么美啊,暖气这么热,你也不怕捂出痱子来,快摘了。”

    “阿姨是不是觉得不好看呀,这是我给小野买的。”皇甫耀阳忙着在一旁帮腔。

    “啊……这样啊!”许夏一怔,忙着摆手,“那围着吧,别说……还真挺好看的。”

    “咳!”

    冷子锐一眼就看出二人的伎俩,轻轻地咳嗽一声。

    冷小野忙着向皇甫耀阳做个眼色,后者就将包装好的礼盒送过来,分别送到二位手上。

    “叔叔阿姨,这是我和小野为你们准备的礼物,昨天来得太匆忙忘了带,希望二位喜欢。”

    许夏忙着伸手将礼物接过去,“这孩子,真是有心,这是什么呀?”

    “您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冷小野笑道。

    许夏将包装拆开,看到封面已经惊呼出声,“天啊,巴赫的管风琴黑胶唱片……我的天我的天……子锐,快看,这可是我找了好多年都没有找到的,我就差这一张就收集好了全套……耀阳,阿姨爱死你了!”

    “其实……”皇甫耀阳看看身侧的冷小野,“这张唱片是小野看中为您拍下来的,那个孔雀胸针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原来,冷小野是吩咐他用那张唱片讨好老妈的,可是皇甫耀阳不想占她的功劳。

    许夏白一眼冷小野,“你别帮她往脸上贴金,这个死丫头,就知道气我。”

    嘴里这么说,她的脸上眼里却满是喜色。

    捧着那张唱片,翻来覆去地看着,最后更是兴奋地站起身。

    “等着,我去给你们放来听听。”将唱片放进唱机播放,许夏人就走回来,坐回自己的位置,“野丫头,谢谢你啦!”

    冷小野做个鬼脸,“反正也不是我掏钱,我就借花献佛了呗。”

    “一天不气我,你心里难受是不是?”许夏伸手夹过一只虾在她碗里,“占上你的小嘴给我!”

    二个人虽然在斗嘴,其中却满满得都是爱。

    桌上两个男人看在眼里,都是轻扬唇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