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时,冷子锐亦已经将皇甫耀阳给他的长礼盒打开,看到里面那把擦得雪亮的罗马古剑,他的眼睛也是立刻就亮了起来。

    “耀阳,这东西……你是从哪来的?”

    他一向喜欢冷兵器,最爱收藏的就是古剑,从中国古兵器到日本刀和欧洲剑,都是冷子锐最喜欢的东西。

    皇甫耀阳注视着他手中的长剑,“这个是我个人收藏的,除了剑之外,还有全套的护甲,因为太大不方便运输,这次没有一起带过来。如果您喜欢,我回头托运过来。”

    “不用了!”冷子锐立刻摇头,“这把剑我收下了,护甲就留在那里吧,我想看的时候,过去看你们就是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这把剑是女婿的第一次见面礼,冷子锐不会拒绝,却断然不会再要他的护甲。

    冷小野看着那把剑,也是一脸地惊讶。

    知道他带了一柄古剑来,却没有想到皇甫耀阳会选择自己最爱的那一柄剑送给爸爸。

    为了讨好自己的家人,这家伙也真是拼了!

    她侧脸看向皇甫耀阳,后者只是脸色平静,伸手在桌上覆住她的小手,轻轻地握了握。

    为了她,他有什么舍不得的?

    收起礼物,众人在音乐声中,开始吃饭。

    许夏就向皇甫耀阳询问今天玩得怎么样,因为路上已经做足功课,皇甫耀阳答得滴水不露。

    吃到一半,许夏就笑着开口。

    “耀阳啊,客房我白天的时候都帮你收拾出来了,今天晚上就别回酒店在家里住吧,这家里难得这么热闹。”

    皇甫耀阳笑得无比优雅,“那我就不和您客气了。”

    冷小野立刻就在桌子下面,在他腿上拧了一把。

    小样儿,心里都美死了,还在那儿装!

    饭后,冷小野主动帮许夏收拾碗筷,冷子锐就带了皇甫耀阳去他的书房看他的藏品。

    母女二人收拾完厨房来到楼上,冷子锐和皇甫耀阳正聊得兴起,许夏看时间不早,走上前来打断二人的话头。

    “一说你那些破铜烂铁就来劲,也不知道让耀阳坐会儿,耀阳逛了一天,一定累了,早点休息吧!”

    皇甫耀阳回他一笑,“没关系。”

    一家四口又在书房里聊了好一阵,许夏才将皇甫耀阳送进客房,“床上用品都是新换的,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跟阿姨说,到了这儿……就跟在家里一样,千万别客气……浴室里的用品都是新的,还有,那个……”

    “行了!”冷子锐拉住她的胳膊,“那不是有小野吗,走啦,咱们也睡觉去。”

    说完,冷子锐直接把自家媳妇儿拉了出去。

    “你等会儿啊,我还没说晚安呢?”

    “晚什么安啊!”冷子锐弯下身去,直接将她从地上扛起来,“你还是留着和老公说吧!”

    “冷子锐,你放我下来……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人家可是贵族,回头还以为咱们家小野没教养呢?!……”

    冷子锐不理她,只是一路将她扛进主卧,顺手将门锁了,走到床边将她扔到床上。

    “对了,我在客房的小冰箱里放了水果,忘了说……”

    许夏从床|上爬起来,就要走。

    …

第693章 看我怎么收拾你(1)    因为害怕冷小野受伤,皇甫耀阳也是一直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尽量温柔。

    一向精力旺盛如他,这一次自然是与她缠|绵许久。

    ……

    等到他终于在她身体内释放自己的时候,外面都已经是清晨时分。

    冷小野垂着睫毛,眼睛都已经睁不开。

    没有再动她,他只是满足地拥着她娇软的身体,将脸埋在她的颈间闭上眼睛。

    没有烦燥,无需安眠药……他很快就安然睡去。

    唇角,扬着幸福的满足。

    这样的情况下,冷小野计划的什么故宫之行、吃烤鸭大计自然是完全落空。

    她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午后。

    眯着眼睛,在皇甫耀阳怀里吃了午饭,懒洋洋地洗澡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

    穿好毛衣,冷小野顺势将自己又扔到床上。

    皇甫耀阳弯下身来,心疼地看着她,“还不舒服?”

    冷小野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没有啦,就是有点……累,腰有点酸。”

    每次,他都会先让她得到满足,虽然那样的至骨欢娱很享受,可是真得很累。

    包里,她的手机响起来。

    皇甫耀阳忙着起身帮她把手机拿过来,看一眼屏幕上的号码,他忙着将手机拿过来。

    “是你妈妈。”

    提醒冷小野一句,皇甫耀阳将电话接通,送到她耳边,一只手就伸过去,帮她轻轻揉着腰。

    听到是自家母上大人,冷小野忙着打起精神。

    “亲爱的妈咪,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你们在哪儿呢?”

    “我……”冷小野看看头顶上客房的房顶,“我们刚从颐和园出来……哎哟,人好多,挤不过来挤不过去的,我的腰都挤酸了。”

    “没办法,北京不就人多吗?”许夏在那头轻笑出声,“知道你累了,回来吧,你爸这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

    “好,我们马上上车,妈咪一会儿见!”听着那头许夏挂断电话,冷小野这才长吁口气。

    这边电话刚挂,冷子锐的短信已经发过来。

    “你妈起得晚,不知道你昨天不在家,不许穿帮,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谢谢老爸!”冷小野回了自家老爹一条短信,忙着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坐起身,“一会儿回家,我妈肯定会问我们玩得情况,咱们两个要先串串词,省得到时候穿帮。要是让她知道我们都在床|上玩儿,她非得一铲子拍死我不可……呀,对了……”

    冷小野突然想起一件事,伸手摸摸脖子,“你昨天亲我脖子没有,快看看,有没有痕迹。”

    她扬起下巴,将脖子凑到他眼前。

    她的颈上,有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吻痕,刚刚洗过澡,看上去格外地娇嫩诱人。

    手指轻抚着她的颈,皇甫耀阳情不自禁地在她颈间吻了吻。

    “我看……系一条围巾吧!”

    冷小野站起身,走进浴室,照了照镜子,然后就无力地叹了口气。

    那家伙跟本就不知道收敛,她的脖子上大片的吻痕,这种程度遮瑕膏是绝对遮不住的,只能系围巾了。

    仔细准备之后,冷小野才与皇甫耀阳一起离开酒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