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的声音,有些干哑,明显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她刚刚说饿,他不能太急。

    手从浴巾里伸出来,拥住他的腰,冷小野掂起脚步,将唇凑到他的唇边,伸出舌尖舔舔他的嘴唇。

    “我想先吃点开胃菜。”

    感觉着唇上她的舌尖划过,皇甫耀阳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用力将她拥紧,他张口就吻住她的唇舌。

    从乘机离开到现在,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碰她的,对她的渴望早已经到了极点,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

    她刚刚刷过牙,嘴里有一点很淡的牙膏味。

    但是,这并不让他讨厌。

    拥着她,他用力地吻着她,手掌也是很自然地去寻找那些只属于他的顺滑与柔软。

    薄薄的棉质睡袍下,她什么也没有穿。

    柔软的布料,被他的大手揉皱,冷小野的呼吸也是不自觉地粗重起来。

    身上的寒意也在他的吻中,一点点地被燥热所代替。

    她觉得就像是一块绸布,被他揉得时而皱起,时而展开,心也随着他灼热的手掌起起伏伏。

    双腿早已经失去力量,只好拼力拥着他,靠在他身上以支撑自己不会倒下。

    皇甫耀阳早已经膨胀到极点,他稍一用力,已经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回大床上。

    还有些湿的头发展开,贴上肌肤,微微有些凉。

    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他的人却已经覆过来,滚热的肌肤挨上她的。

    那件单薄的睡衣早已经被他推上去,皱巴巴地变成一条围巾裹在颈间,完全失去衣服应该有的意义。

    拥住她微凉的身子,皇甫耀阳并没有急着占有她。

    太久不碰她,此时,他也是比每次都要膨胀得厉害,只怕会把弄伤。

    唇从她的唇上离开,他细细地吻着她的敏|感之处,直到她低低地呻|吟起来,完全准备好,他才缓缓向她靠近。

    “小野……可能会有点疼……”

    ……

    ……

    等到他终于尽兴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汗津津地缩在他怀里,全身酸软无力。

    任皇甫耀阳用毛巾帮她拭着额角的薄汗,冷小野只是缩着身子,动也不动,任他将她抱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把她擦干抱出来的时候,皇甫耀阳明显地有些懊恼。

    刚刚帮她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她有些红肿。

    “是不是……有点疼?!”

    “还好啦!”冷小野安慰地向他笑笑,“快去吃宵夜吧,估计都凉了。”

    皇甫耀阳微微皱眉,“你……不饿?”

    “我晚上吃那么多,饿什么呀?”她白他一眼,“你一直在喝酒,都没吃几口菜,快去吃吧。”

    晚上吃火锅的时候,皇甫耀阳与冷子锐一直在喝酒,吃得饭菜并不多,再加上刚才这一番剧烈运动,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会饿。

    所以,她才会特意让他准备一份宵夜。

    感觉着她那份细腻的心思,皇甫耀阳唇角轻扬。

    “小野,你会一直这么宠爱我吗?”

    “当然不会了。”冷小野向他做个鬼脸,“我会越来越宠爱你的。”

    …

第689章 永远是你的小臭臭(3)    “我知道。”冷小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笑笑,“我能交待的都向您交待完了,时间不早了,您……睡觉去吧,我……我不会再偷跑了。”

    冷子锐抬手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干,将杯子放到桌上。

    “你老老实实向爸爸说句实话,为什么放心不下他?”

    “他……他从小没有爸爸,他妈妈四岁的时候就把他赶出来了……每天晚上,要是不喝安眠药都睡不着觉,除非……我在他身边。”冷小野勉强露出一个笑脸,“算了,大不了让他失眠一晚上,我去睡觉了。”

    “站住!”冷子锐在她身后开口。

    冷小野疑惑转脸。

    冷子锐从椅子上站起身,“你喝酒了,别开车,打车过去吧。”

    冷小野一怔。

    “爸?!您……”

    “我还不知道你,他睡不着,你也睡不着,我可不想我女儿明天早上变国宝。”冷子锐抬抬下巴,“拿包去呀!”

    冷小野回过神来,一脸惊喜,怕他心里不舒服,忙着又将喜色压下去。

    “没事,爸,我……我明天早上再去。”

    “心里都乐开花了,还在那给我装?”冷子锐白她一眼,“上去拿包去,我送你出去打车……快点!”

    冷小野笑着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蹬蹬蹬地上楼。

    “动作轻点……”

    冷子锐忙着提醒。

    她忙着放轻脚步,小猫一样上楼,片刻拿了包下来。

    替她整理好外套,冷子锐亲自将她送到大街上,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就从身上摸出一沓现金和几张银行卡送到她面前。

    “给!”

    “爸,我有钱!”冷小野忙着拒绝。

    冷子锐将手中的钱向她送了送,“这就是你的钱。”

    早就将她的小心思摸得透透的,他可是两手准备,怕看不住,特意把车钥匙和钱给收了起来。

    接过钱和卡仔细一看,冷小野这才认出是自己的卡,“您……您什么时候拿走得呀?”

    “秘密!”冷子锐微微直起身子,“记得,到地方给爸发条短信,我好睡觉!”

    说完,他小心地帮她关上车门。

    出租车启动,载着她驶向皇甫耀阳所在的酒店,转过脸,看着站在原地注视着自己的爸爸,冷小野只觉得眼睛发酸。

    站在原地,看着出租车走远,冷子锐这才转身,走进小区。

    “皇甫耀阳,要是你敢对我女儿半点不好,看我不突突了你!”

    再心疼,再不舍……说到底,还不是希望她过得好,只要她好,他便怎么样都好。

    ……

    ……

    酒店客房。

    皇甫耀阳躺在大床|上,又翻了一个身。

    如冷小野所料,他又失眠了。

    懊恼地吁了一口长气,他拿过手机,调出冷小野的电话。

    不能见她,至少听她说说话。

    看着手机,他又重重将手机丢在一边。

    这么晚上,她早睡了,他哪里忍心打扰她。

    伸手过来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皇甫耀阳摸了一把,并没有如愿地摸到安眠药。

    因为觉得吃这种药不好,冷小野不仅扔了他的药,还命令过管家,不要再为他准备那些东西。

    这一次,助理当然也不会帮他准备。

    轻吁口气,皇甫耀阳皱眉下床,起身走向书房。

    既然睡不着,索性就去工作好了。

    刚刚走进客厅,就听有敲门声响起。

    “谁?”他不悦地询问着拉开房门。

    门外,冷小野轻挑着眉尖,“干吗,这么凶,不欢迎我啊?!”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