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知道。”冷小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笑笑,“我能交待的都向您交待完了,时间不早了,您……睡觉去吧,我……我不会再偷跑了。”

    冷子锐抬手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干,将杯子放到桌上。

    “你老老实实向爸爸说句实话,为什么放心不下他?”

    “他……他从小没有爸爸,他妈妈四岁的时候就把他赶出来了……每天晚上,要是不喝安眠药都睡不着觉,除非……我在他身边。”冷小野勉强露出一个笑脸,“算了,大不了让他失眠一晚上,我去睡觉了。”

    “站住!”冷子锐在她身后开口。

    冷小野疑惑转脸。

    冷子锐从椅子上站起身,“你喝酒了,别开车,打车过去吧。”

    冷小野一怔。

    “爸?!您……”

    “我还不知道你,他睡不着,你也睡不着,我可不想我女儿明天早上变国宝。”冷子锐抬抬下巴,“拿包去呀!”

    冷小野回过神来,一脸惊喜,怕他心里不舒服,忙着又将喜色压下去。

    “没事,爸,我……我明天早上再去。”

    “心里都乐开花了,还在那给我装?”冷子锐白她一眼,“上去拿包去,我送你出去打车……快点!”

    冷小野笑着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蹬蹬蹬地上楼。

    “动作轻点……”

    冷子锐忙着提醒。

    她忙着放轻脚步,小猫一样上楼,片刻拿了包下来。

    替她整理好外套,冷子锐亲自将她送到大街上,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就从身上摸出一沓现金和几张银行卡送到她面前。

    “给!”

    “爸,我有钱!”冷小野忙着拒绝。

    冷子锐将手中的钱向她送了送,“这就是你的钱。”

    早就将她的小心思摸得透透的,他可是两手准备,怕看不住,特意把车钥匙和钱给收了起来。

    接过钱和卡仔细一看,冷小野这才认出是自己的卡,“您……您什么时候拿走得呀?”

    “秘密!”冷子锐微微直起身子,“记得,到地方给爸发条短信,我好睡觉!”

    说完,他小心地帮她关上车门。

    出租车启动,载着她驶向皇甫耀阳所在的酒店,转过脸,看着站在原地注视着自己的爸爸,冷小野只觉得眼睛发酸。

    站在原地,看着出租车走远,冷子锐这才转身,走进小区。

    “皇甫耀阳,要是你敢对我女儿半点不好,看我不突突了你!”

    再心疼,再不舍……说到底,还不是希望她过得好,只要她好,他便怎么样都好。

    ……

    ……

    酒店客房。

    皇甫耀阳躺在大床|上,又翻了一个身。

    如冷小野所料,他又失眠了。

    懊恼地吁了一口长气,他拿过手机,调出冷小野的电话。

    不能见她,至少听她说说话。

    看着手机,他又重重将手机丢在一边。

    这么晚上,她早睡了,他哪里忍心打扰她。

    伸手过来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皇甫耀阳摸了一把,并没有如愿地摸到安眠药。

    因为觉得吃这种药不好,冷小野不仅扔了他的药,还命令过管家,不要再为他准备那些东西。

    这一次,助理当然也不会帮他准备。

    轻吁口气,皇甫耀阳皱眉下床,起身走向书房。

    既然睡不着,索性就去工作好了。

    刚刚走进客厅,就听有敲门声响起。

    “谁?”他不悦地询问着拉开房门。

    门外,冷小野轻挑着眉尖,“干吗,这么凶,不欢迎我啊?!”

    ……

    么

    …

第687章 永远是你的小臭臭(1)    这孩子天生身体弱,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五斤,小细胳膊小细腿的,捧在手里一点重量都没有。

    偏偏一张小脸却是生得白白嫩嫩肉乎乎的,一对眼睛黑得像是沾着露的葡萄。

    刚出生的小人儿,就知道扬着小嘴笑,那般可爱模样,一眼就能把人的心给化了,就算是冷子锐这样的铁血汉子,也是瞬间成了女儿奴。

    从小到大,对冷小邪他各种严格要求,罚站罚跑步……甚至用皮带抽过。

    可是这个宝贝女儿,别说罚,恨不得连她掉根头发他都要心疼。

    为了帮她强健体质,为了防止他曾经的仇家过来寻仇,他狠着心带她们兄妹锻炼,每次看她摔倒、受伤……都是心疼得不行,只是为了她好,咬着牙坚持。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狼爸,就连许夏都曾经为了这件事和他大吵大闹。

    ……

    好在,冷小野虽然天生体质差,却是很争气地成长起来。

    现在,好不容易长大了,突然却变成了别人的……冷子锐如何甘心?

    理智是一回事,情感又却是一回事。

    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出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到底到了哪一步,也知道,她今晚上想干什么。

    自然更清楚,拦得了一时,拦不了一世的道理。

    可是心下还有点那么小自私,想要让女儿再多在自己身留些日子。

    哪怕只是几天,哪怕只是一晚上……

    “爸!”冷小野走过来,坐到他身侧的吧椅上,自己也拿了一个杯子来,“我陪您喝一杯?”

    “吃饭的时候喝不少了,女孩子,喝酒多了伤身。”冷子锐拿过酒杯,倒她倒了一点酒,“就这些吧,不许倒了啊。”

    端起桌上的杯子,与他轻轻碰了碰,冷小野将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我和皇甫耀阳……我们也认识一顿时间了,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我被我朋友出场,然后被一个人贩组织给抓走了……”

    竟然有人敢动他女儿?!

    冷子锐一听就变了脸色,“怎么回事?”

    “您先别激动,你听我仔细跟您说……”冷小野依如之前向许夏说一样,将事情原原本地向他说了一遍,当然,同样是略过那些暧|昧情节,“皇甫耀阳这个人吧,他特别霸道、强势……我一直没有同意和他交往,因为我知道他不是普通人,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动过谈恋爱的心思……以前我一直想,等我毕业了,要回国来,做自己的品牌,这样可以离你们近一点,你和妈就我和哥哥两个孩子,我知道你们舍不得!”

    说到这里的时候,冷小野哽咽起来。

    “你别哭啊,傻丫头,哭什么呀?”冷子锐忙着拥住她肩膀,“有话好好说,别哭啊……来,爸给小臭臭擦擦……”

    “爸,以前是我不好……我到处疯到处跑,是我太自私了,都没怎么考虑过你和我妈的感受……”冷小野吸吸鼻子,“那天直升机出现问题,从天下掉下来的时候,我就想……要是我大难不死,我一定要好好孝顺您和我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