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去忙吧,公事要紧。”许夏笑着站起身,“明天啊,让小野带你好好逛逛北京城,记得晚上过来吃饭,让你叔叔让你们做好吃的。”

    一家三口一起将皇甫耀阳送到门外,皇甫耀阳的手掌一直握着冷小野没放,感觉到他的心思,冷小野转脸看看爸妈。

    “爸……妈,我……我送送耀阳。”

    这家伙故意不让许夏放车子进来,就是想要让她送送他,这点心思,她当然明白。

    许夏笑着摆摆手,“去吧,送到小区门口就回来,外头冷,别着凉了。”

    “那我们走了。”冷小野向爸妈一笑,拉着皇甫耀阳走向小区门口。

    看着二人渐远的身影,许夏只是扬着唇角。

    “这女婿,可真不赖,就是……家远了点。”

    说到这里,她不由地又叹了口气。

    冷子锐伸手将她拥到怀里,安慰地拍着,“现在都是地球村了,北京这么大,从咱们家开到南城,开车都要两三个小时。从咱们家到a国,坐飞机也就几个小时,算什么呀?等过两年,老公退休了,给你当飞机员,带你去看小外孙啊!你什么想去,咱们随时去。”

    “恩。”许夏在他怀里轻轻点头,声音不自觉地又哽咽起来,“我……我还是有点舍不得。”

    “老公知道。”冷子锐吻吻她的头发,“小东西翅膀硬了,想要自己飞,就让她飞吧。”

    说舍不得,他比许夏还要舍不得。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孩子总要长大,他们的路总要自己走。

    能有这样一个男人陪着她,爱着她,宠着她……他也是算是安心了。

    ……

    ……

    从冷家别墅到小区门口,不太远的距离,走了没多久已经走到。

    看着不远处的大门,皇甫耀阳微微凝眉,停下脚步。

    “外头冷,回去吧!”

    他嘴里这么说,握着她手掌的大手却依旧紧握着没有松开。

    今晚上喝了不少酒,他也是多少有些酒意。

    现在这个时候,怎么也不想放她回去。

    感觉着他手掌的紧度,冷小野有些为难,她不想让他失望,可是父母那边,她也不好交待。

    接受她和皇甫耀阳交往,并不代表父母就会放任她,就许夏那性子,绝不可能同意她现在就和皇甫耀阳住在一起的。

    毕竟,她还小。

    在父母眼中,她还是个孩子,现在突然交了男朋友,能够接受已经是很开明的父母了。

    伸臂将她拥到怀里,皇甫耀阳将因为喝酒而发热的脸,贴到她的小脸上,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头发。

    “我好想你。”

    酒意放大了感官,怀中的女孩,几乎要让他燃烧得不能自己。

    被他紧拥着,冷小野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体的硬度,她实在是不忍说出拒绝的话来。

    “你先回去,我……我想办法去找你。”

    手指揉捏着她的腰,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哑着嗓子问,“那……我在车上等你?”

    “不……不用,你不是还有军务的吗……你先回去处理,我要等我爸妈睡了,然后我再办法过去。要不然,他们会生气的。”冷小野凑过来吻吻他的脸,“你听话,先回去。”

    …

第682章 老婆是不是很宠你(3)    转过脸,看看超市出口的食品区,他推着车走过去,仔细看了一圈,然后就抬手指向架子上的糖葫芦。

    “老婆,我要吃那个。”

    “等着。”

    冷小野立刻就跑过去,将架子上的糖葫芦每样都买了一串,仔细包好,双手捧到他面前。

    “那……全是你的!”笑眯眯地向他眨眨眼睛,冷小野歪着头,语气温柔,“看,老婆是不是很宠你?!”

    知道他没有吃过,她索性就把所有的品种都买下来。

    以前,他没有人宠着,以后,她宠他!

    一定要把他以前没吃过没玩过没逛过没干过的事情……全部都去体验一次。

    她要陪着他,去吃、去玩、去逛……

    去享受这所有的人生!

    看着眼前抱着一大堆糖葫芦站在他面前的小丫头,皇甫耀阳只觉整个人都如同沐浴在一湖春水之中,说不出的温暖幸福。

    “感动吧?”冷小野笑着抽出其中一只糖葫芦,“咱们先从最正宗最传统的尝起,先吃这串山楂的……”

    他提着几大袋东西,她就抱着一大抱糖葫芦,将那串山楂糖葫芦外面的保鲜膜揭开,送到他嘴边。

    张唇,咬下一半个山楂,皇甫耀阳慢慢地嚼着。

    嘴里,山楂的酸味与冰糖的甜味混在一起,是恰到好处的酸甜。

    每次吃甜食都会反胃的皇甫耀阳,这一次却是没有丝毫反感。

    “怎么样?”冷小野咬下他咬剩下的半个山楂,“好吃吧?”

    他嘴里含着东西,不便说话,一边点头,一边恩了一声。

    一路吃着聊着,回到冷家别墅。

    冷子锐早已经将一切准备好,二人进门的时候,恰好锅里的底汤翻开。

    “你们二个回来和正是时候。”许夏立刻就将二人迎进餐厅,冷子锐就开了桌上的茅台,“我和小野说过,等你来家里吃饭的时候,我要先揍你一顿,再请你喝酒……今天叔叔高兴,那顿揍就免了,咱们两个直接喝。”

    冷小野立刻就把酒杯送过来,“我也要,我也要!”

    “也给我倒一点。”许夏也把杯子拿过来,“咱们一起干一杯。”

    冷子锐亲手帮四个人倒了酒,他和皇甫耀阳都是满杯,冷小野也是满满一小杯,只有许夏……是浅浅的一杯底。

    自家老婆酒品差不多,胃口还不好,冷子锐自然不会让她多喝。

    伸手端过桌上的杯子,冷子锐笑着将杯子送到半空。

    “来,干杯。”

    四个人齐齐举杯,然后就各自收了杯子送到嘴边,全部都是一口饮尽,沉年茅台入品绵香。

    冷子锐拿过酒瓶倒了第二杯酒,当然,只是倒了他和皇甫耀阳的杯子。

    “关于你的继承者之位,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不管你想要如何,我们冷家都不会干涉。”

    “好。”

    皇甫耀阳与他轻轻碰碰杯子,两个男人都是一口饮尽。

    冷子锐就又倒第三杯酒,拈着杯子伸到他面前。

    “我家这个女儿从小被宠坏了,身上坏毛病不少,以后你要让着她,不许欺负她……否则,我第一个不同意。”

    “好。”

    皇甫耀阳依旧只是一个字,然后,碰杯,干。

    ……

    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