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当然了,要包饺子,贴春联,全家人一起守岁……还要放鞭炮……是鞭炮,不是烟花哟,你以前肯定没玩过……”冷小野依偎着他的肩膀,“等着吧,到了春节啊……我陪你玩个够!”

    一路说说笑笑地走进超市,冷小野就推了一个购物车,交给皇甫耀阳。

    “我猜,你是第一次逛超市吧?!”

    “很小的时候逛过一次。”

    “是吗?”冷小野侧眸,“买了什么?”

    皇甫耀阳吐出两个字,“超市。”

    那是一次学校的实践课,题目是去超市买东西,身边什么都不缺,他实在不知道买什么,后来……干脆就把整间超市买了下来。

    冷小野怔了怔,然后就大笑出声,“老公,你也被我妈传染了,变得这么可爱。看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勉强把你逛超市的第一次也收了吧,走……咱们去……买买买!”

    她说话算数,从生鲜区逛到调料区,从食品区逛到生活用品区,冷小野不时停下脚步,然后就会从架上拿下什么东西丢进购物车。

    “这个买回去让爸爸改天给你炖鱼……这个毛巾不错吗,你要不要来一条……呀,还有这个……”冷小野从架子上拿下一盒特价的男式内|衣,笑眯眯送到他眼前,“你要不要?”

    “要!”

    他答得完全不假思索。

    平日里,他的衣服全部都由管家负责订制,不管是外衣还是内衣都是高端产品的,这种超市里的特价商品,绝对不会出现在管家的采购清单上。

    但是,他还是想要——想要穿穿她为他买的内|衣,哪怕那只是超市里的特价商品。

    冷小野将内|衣放进购物车,迈步向前走。

    走了几步,皇甫耀阳就停下来。

    “这个我也要!”

    冷小野转过脸,只见他正从架上拿下一件黑色吊带睡衣,送到她的身侧比了比,然后就放进购物车。

    “今晚,你穿这件。”

    “我才不穿呢!”

    冷小野小脸一热,扭身继续向前走。

    这样的买法,购物车很快就已经被装得满满的。

    结帐的时候,皇甫耀阳那几张钞票自然不够,他忙着伸手去摸口袋,然后就摸了一个空。

    平日里一向都有管家助理跟着,他鲜有带钱包的习惯,这一次又出来的匆忙,自然不可能带那种东西在身上。

    堂堂身份百亿的公爵大人,站在收银台前,第一次为钱所困。

    啪!

    冷小野随手将一张信用卡送过来,递给收银员,人就在抱着他的胳膊将唇凑到他耳侧。

    “皇甫耀阳,你没钱付帐的第一次,又给了我哟!”

    “回头,我加倍还你。”他一脸认真地说道。

    “大傻蛋!”冷小野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卡片,回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和我算那么清楚干吗?”

    “我不习惯让女人付钱。”

    “我不是什么女人。”冷小野向他晃晃戴着戒指的左手,“我是你老婆!看那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老婆给你买。”

    仔细地品着她话中的含义,皇甫耀阳的眼睛里便有了明亮的神色。

    …

第680章 老婆是不是很宠你(1)    冷小野在楼梯上都快要笑成一团,许夏的脸上便不自觉地开始发红发烫,心中暗自懊恼。

    一时激动,不小心说错,她只是十分不好意思。

    想道歉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求助地看向自己老公冷子锐,她的视线刚刚投过来,冷子锐已经一本正经地开口。

    “家里羊肉不多了,你们两个出去买点肉吧。”他的语气极是家常,说话的时候,甚至还从身上摸出钱包,从里面扯出几张秒票,“那……拿着钱!”

    皇甫耀阳刚要拒绝那钱,冷小野已经拉着皇甫耀阳行下楼梯,伸手将那几张钞票收到手里,“零钱不找的哟!”

    冷子锐一笑,“请你们两个吃糖葫芦了!”

    “那就谢了。”冷小野也回他一笑,拉着皇甫耀阳走进门厅。

    许夏这会儿已经放松下来,忙着在后面提醒,“你爸的大衣在衣架上呢,给耀阳穿上点,外面冷!”

    冷小野抬手将胳膊伸进皇甫耀阳为她展开的外套,嘴里就应道,“知道了。”

    二人一起穿好外套走出门去,许夏这才伸手扶住冷子锐的胳膊,“老公,我刚才是不是特……傻呀?!”

    “不傻呀,哪傻了?”冷子锐白她一眼,“不就骂一句兔崽子了吗,你一当丈母娘的,骂他几句不是应该……要不是看在小野的面子上,我早揍得他满脸桃花开了。”

    许夏抿抿嘴唇,脸色却是渐渐深沉,“真得没想到,会是他……看来,这真是天定的缘份。”

    “偶发率很低的小概率事件而已。”

    冷子锐嘴上说得不以为然,目光隔着窗子看着二人牵手渐远的身影,眸子里也有难掩的感慨。

    作为一个总是保持着理智的军人来说,他对于所谓的什么缘份啊这些东西并不认同。

    但是,这一次……就连他也不得不感叹。

    这样的事件发生率真得很低!

    ……

    ……

    拉着皇甫耀阳走向小区门外,冷小野拉过他的手掌,顺手将手里的几张钞票拍在他手上。

    “那……咱爸给的,你拿着。”

    皇甫耀阳当然不是缺钱的人,以他现在的实力,收入完全都是按秒计算,但是,这几百块钱于他却有着不同的意思。

    自然,是因为那一句“咱爸”!

    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皇甫耀阳也曾经羡慕过那些有爸爸的孩子,等他再长大一些懂事一些,他对于父亲,更多的则是恨。

    只是给了他生命,却没有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这样的父亲有什么用?

    手中的钞票上还留着微微的余温,那是来自冷子锐的体温,握在手里,隐约能感觉到淡淡的温暖。

    抱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向小区出口,冷小野就笑着开口,“马上就要过春节了,每年过节的时候,爸爸都为给我和哥哥准备红包,今年……他又要多准备一个了。”

    她侧脸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我爸爸很大方的,怎么样,皇甫耀阳小盆友,现在是不是很期待过年呢?”

    皇甫耀阳合指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温暖的掌心,“以前我就听说,中国过年很热闹,是真得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