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在楼梯上都快要笑成一团,许夏的脸上便不自觉地开始发红发烫,心中暗自懊恼。

    一时激动,不小心说错,她只是十分不好意思。

    想道歉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求助地看向自己老公冷子锐,她的视线刚刚投过来,冷子锐已经一本正经地开口。

    “家里羊肉不多了,你们两个出去买点肉吧。”他的语气极是家常,说话的时候,甚至还从身上摸出钱包,从里面扯出几张秒票,“那……拿着钱!”

    皇甫耀阳刚要拒绝那钱,冷小野已经拉着皇甫耀阳行下楼梯,伸手将那几张钞票收到手里,“零钱不找的哟!”

    冷子锐一笑,“请你们两个吃糖葫芦了!”

    “那就谢了。”冷小野也回他一笑,拉着皇甫耀阳走进门厅。

    许夏这会儿已经放松下来,忙着在后面提醒,“你爸的大衣在衣架上呢,给耀阳穿上点,外面冷!”

    冷小野抬手将胳膊伸进皇甫耀阳为她展开的外套,嘴里就应道,“知道了。”

    二人一起穿好外套走出门去,许夏这才伸手扶住冷子锐的胳膊,“老公,我刚才是不是特……傻呀?!”

    “不傻呀,哪傻了?”冷子锐白她一眼,“不就骂一句兔崽子了吗,你一当丈母娘的,骂他几句不是应该……要不是看在小野的面子上,我早揍得他满脸桃花开了。”

    许夏抿抿嘴唇,脸色却是渐渐深沉,“真得没想到,会是他……看来,这真是天定的缘份。”

    “偶发率很低的小概率事件而已。”

    冷子锐嘴上说得不以为然,目光隔着窗子看着二人牵手渐远的身影,眸子里也有难掩的感慨。

    作为一个总是保持着理智的军人来说,他对于所谓的什么缘份啊这些东西并不认同。

    但是,这一次……就连他也不得不感叹。

    这样的事件发生率真得很低!

    ……

    ……

    拉着皇甫耀阳走向小区门外,冷小野拉过他的手掌,顺手将手里的几张钞票拍在他手上。

    “那……咱爸给的,你拿着。”

    皇甫耀阳当然不是缺钱的人,以他现在的实力,收入完全都是按秒计算,但是,这几百块钱于他却有着不同的意思。

    自然,是因为那一句“咱爸”!

    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皇甫耀阳也曾经羡慕过那些有爸爸的孩子,等他再长大一些懂事一些,他对于父亲,更多的则是恨。

    只是给了他生命,却没有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这样的父亲有什么用?

    手中的钞票上还留着微微的余温,那是来自冷子锐的体温,握在手里,隐约能感觉到淡淡的温暖。

    抱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向小区出口,冷小野就笑着开口,“马上就要过春节了,每年过节的时候,爸爸都为给我和哥哥准备红包,今年……他又要多准备一个了。”

    她侧脸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我爸爸很大方的,怎么样,皇甫耀阳小盆友,现在是不是很期待过年呢?”

    皇甫耀阳合指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温暖的掌心,“以前我就听说,中国过年很热闹,是真得吗?”

    …

第677章 这个小兔崽子(1)    小伯爵?

    妈妈刚刚就说什么小伯爵,现在皇甫耀阳也说小伯爵,冷小野越发是一头雾水。

    “皇甫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皇甫耀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也是有点疑惑,“你妈妈……没有对你说过你失踪具体的事情?”

    冷小野轻轻摇头,“我爸规定,那件事情……在我们家只有我妈可以说。”

    那是,冷小野四个月大小时候的事情。

    当时,是因为许夏和冷子锐的好朋友——英国公爵大人焦阳的儿子满月,接受洗礼,许夏特意带了一对儿女参加。

    那是冷小野和冷小邪兄妹第一次出远门,在机场时,因为一时疏忽,冷小野被一个吸毒的流浪汉抱走。

    好在,冷子锐在自家这对儿女身上都安装了追踪器,及时将冷小野追回。

    因为这件事情,许夏也是自责许久。

    故此,在冷家,这件事情也属于禁忌,冷子锐明确向自家这对子女表示过,这件事情除了许夏,谁也不许提。

    冷小野也曾听许夏偶尔提起几次,但是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她并不清楚。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手就伸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经过。那年我五岁,母亲吩咐我替她参加公爵府的洗礼。抱走你的黑人将你抱出来时候,我恰好路过机场,他不慎撞上我的车子,把你丢在我的车前。”

    冷小野眨眨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不会吧?!”

    “后来保镖把你抱起来,你一直在那里哭,当时我气坏了,就让保镖把你抱过来。你的脸被襁褓盖着,只露着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和小脚,看上去就像个奇怪的小动物……”说到这里的时候,皇甫耀阳轻轻地扬起唇角,手臂就伸过来拥住她的腰,“我揭开你脸上的襁褓,你似乎有些惊讶,大眼睛一下子就转到我的脸上,竟然不哭了。”

    时至今日,皇甫耀阳依旧记得。

    她大眼睛里含着泪珠看向他的样子,那样的眼睛,那样纯净的目光……就算是他当也是不自觉地生出亲切她的心思。

    他抬起手掌,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

    就像,那时,轻轻地抚她的小脸一样。

    “后来呢?”冷小野追问。

    “后来……我摸了摸你的脸,你咯咯一笑,接着就一口含住我的拇指,像吃奶一样吮起来。”想到那时的情景,他唇角轻扬,目光无比温柔。

    冷小野轻笑出声,“再后来呢?”

    “我把手从你嘴里抽出来,你立刻就开始大哭,我让你闭嘴,你反而哭得更大声。”皇甫耀阳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将她拥到怀里,“没办法,我只好把手又塞回你嘴里……我记得当时你的样子好可爱,然后我就想要把你带回家,陪着我!可惜……我没有成功,不过……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

    被他拥在怀里,冷小野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想象着当时的情况,冷小野的心中满是感叹。

    茫茫人海,他们竟然有这样的过往。

    “对了!”她突然抬起脸,“你之前说喜欢一个小女孩,不会就是我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