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只是……”皇甫耀阳的眼前闪过皇甫傲落在自己手臂上左手,“没有看到他手上戴结婚戒指。”

    “你观察的好仔细,竟然连这个也发现了!”冷小野笑了笑,指指自己的颈间,“他的戒指没有戴在手上,因为瑾姨的戒指买小了,戴不上,所以就挂在脖子上的。”

    说到这里,她伸手拉过他的手掌,“回头为你准备结婚戒指的时候,我可要好好地挑,绝对不能出现这种乌龙。”

    皇甫耀阳笑了笑,“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冷小野向他做一个鬼脸,“想办法,讨好我老妈。这会儿她的活动差不多也快结束了,我们过去接她,先去一趟花店,买一束玫瑰花。我妈这个人呢,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者,不要看现在已经是当妈的人,还像一个小女孩一样……”

    就近找了一处花店,冷小野买了一大束红玫瑰抱着,和皇甫耀阳亲自赶到许夏的活动现场。

    远远地看到许夏出来,她立刻就对司机下令。

    “把车直接开到台阶下。”

    司机立刻就将车子靠近去,前后两辆车子上的保镖立刻就下了车,帮许夏挡住那些追过来拍照的记者,老管家拉开车门,将许夏请上车。

    “你们两个小东西怎么来了?”

    许夏坐到车上,一脸地惊讶。

    “当然是来英雄救美了。”冷小野将手中的玫瑰花送过来,“亲爱的妈咪,辛苦了,鲜花送美人,请您笑纳!”

    “臭丫头,就你嘴甜。”许夏笑着接过花束,目光就关切地落在皇甫耀阳身上,“你们两个,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皇甫耀阳道。

    “那就好。”许夏向助理挥挥手,“小李,您们先回去,我坐这车回去。”

    助理答应着离开,保镖们就重新上车,车子重新驶上车道,许夏就有些疲惫地靠到椅座上。

    冷小野起身坐到她身侧,帮她轻轻按摩着胳膊,“累了吧?”

    “别提了,活动现场一塌糊涂,组织能力太差。”许夏皱着眉报怨着。

    “别生气了。”冷小野帮她抚抚胸口,“这说明您魅力大吗?对了,妈……这个电影是讲什么的呀?”

    许夏轻轻摇头,“剧本写得太烂了,要不是冲着导演的面子,我都不来,什么和什么吗……一点也不符合实际,怎么可能上一次床就恰好怀孕了,还有……十九岁还是孩子呢,竟然结婚生孩子……看了只会把小孩子教坏!”

    冷小野帮她拉了拉外套,“其实……十九岁也不小了呀,韩国日本还有香港……什么的,法律规定不是十六岁就能结婚吗?”

    “那是国外,这是中国,那能一样吗?”说到这里,许夏抬起脸来看看皇甫耀阳,“耀阳,阿姨……有句话说了你别生气啊!”

    皇甫耀阳抬眸看过来,“您说。”

    “其实也没……没什么,我就是……想提醒你……那个……”许夏看看他认真的表情,摆摆手,掩饰地笑了笑,“算了,没事儿没事儿!”

    …

第824章 有点怪异的皇甫将军(2)    “报歉!”皇甫傲起身从外套里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将电话接通,听了两句,就轻轻应声,“好……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是谨姨吧?”冷小野看他挂了电话,立刻就笑着看过来。

    “恩。”皇甫傲应了一声,重新坐回桌边,抬腕看了一眼表,“时间也不早了,刚好,我下午要去你爸爸的队里办一点事情,刚好可以和他聊聊。”

    “皇甫伯伯。”冷小野有些紧张地扶住他的胳膊,“要不,您先探探他的口风?”

    “别担心,伯伯有分寸。”皇甫傲安慰地向她笑笑。

    “那……今天咱们就聊到这吧,别耽搁了您的正事。”冷小野站起身来,皇甫耀阳立刻随之起身。

    “好。”

    皇甫傲放下手机,目光再一次落在皇甫耀阳身上,人就缓步走到他面前。

    感觉到对方靠近,皇甫耀阳眉尖很轻地跳了一跳,人就微微地向后退了一步。

    “再见!”

    皇甫傲向他伸过手掌。

    “再见。”

    皇甫耀阳礼貌地伸出手掌握住他的手。

    二人又握了握手,皇甫傲的左手手掌却突然伸过来,在他手臂上轻轻拍了拍。

    “不用担心,我会尽力。”

    “谢谢。”

    皇甫耀阳客气地道谢,视线扫过皇甫傲的左手,对方已经将手掌从他的肩膀上移开。

    “你们先走吧,我喝了酒不能开车,等警卫员过来接我。和你爸爸聊过之后,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皇甫伯伯,谢谢。”

    “和我客气什么。”

    皇甫傲亲自将二人送出包间,冷小野就拉着皇甫耀阳向他挥挥手,下楼走出酒店。

    看着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皇甫傲转身回到房间。

    一路走到包间的窗侧,才停了下来,展开左手。

    在他的掌心里,静静地躺着一根短短的金棕色头发——那是从皇甫耀阳的身上拿下来的一根头发。

    “皇甫……耀阳?”

    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皇甫傲的手指缓缓收紧,薄唇也是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映亮他的脸。

    那对眯着的眸子,在阳光下,竟然呈射出如黄金一般的色泽。

    ……

    ……

    酒楼下。

    皇甫耀阳将冷小野扶到车内,人就转过脸,看了看二楼的窗子。

    目光投过去,立刻就捕捉到窗侧一闪即逝的人影。

    他皱了皱眉,坐进车内。

    “啊……”冷小野放松地躺到椅子上,“皇甫伯伯好给力,竟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我之前还担心他会不同意我这么早结婚呢!”

    没有得到皇甫耀阳的回应,她疑惑地转过脸,“你怎么了?”

    “没什么。”皇甫耀阳转脸看向冷小野,“我只是觉得……你这位皇甫伯伯有点怪怪的。”

    冷小野眨眨眼睛,“有吗?”

    “他……没有结婚吗?”皇甫耀阳问。

    “结了呀,三年前结的。”

    “三年前?”皇甫耀阳微微皱眉,“可是,他的年纪……他以前结过婚?”

    “没有。”冷小野摇头,“为什么问这个?”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