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啊。”冷小野笑答,“您……不会是没空吧?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您帮忙哟!”

    “帮忙?”

    “对啊……所以,您绝对不许拒绝我,要不然……哼哼,我就上您家去!”

    皇甫傲略一沉吟,然后就简明地利落地吐出几个字,“舟山渔家,我等你。”

    “好,不见不散。”冷小野笑着挂断电话,然后就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搞定!”

    放下手机,她凑过来吻了吻他的脸,“一会儿你们见面,可以好好聊聊,皇甫伯伯也是将军哟,而且现在负责空军特战队和战机特战队,你们两个一定很有共同话题。”

    “是吗?”皇甫耀阳脸上也是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他也姓皇甫?”

    “对啊!”冷小野微微侧头,“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你们两个都姓皇甫……对了,皇甫耀阳,你这个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是你妈妈起得,这个不会是你父亲的姓氏吧?”

    皇甫耀阳站起身,帮她拉了拉有些松散的睡衣,“她没有说过,不过……她很喜欢中国东方文学网.east330.化,还修过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我最开始学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都是她教给我的,也许只是觉得这个姓氏好听吧!”

    “回头我要问问她。”冷小野汲上鞋子,“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洗脸刷牙。”

    她简单洗漱出来,皇甫耀阳已经从衣柜里帮她准备好出门要穿的衣服。

    冷小野换上衣服,两个人就一起下楼。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冷小野在门厅里换上冬靴,“不用了,到地方再吃吧。”

    坐到候在门外的车上,冷小野想起上一次皇甫耀阳闯门禁的事情,不由地轻笑出声,“现在,保安都认识你了吧?”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他们看到我,就直接把车子放行了。”

    冷小野大笑,“你上次差点把门撞坏,谁还敢拦你啊!”

    车子驶出小区大门,一路驶向城东,最后在一家古香古色的酒楼门外停了下来。

    吩咐司机和保镖留在门外,皇甫耀阳带着冷小野走进酒楼,冷小野到前台报出皇甫傲的名字,引位员立刻就一脸恭敬地将二人引到二楼的一个包厢门外。

    引位员推开雕花木门,“二位请!”

    木门分开,坐在桌边套着淡灰色西装的男子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男人个子很高,白衬衫外套着一件淡灰色的开身毛衣,健硕的身材尽显无疑,脸孔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眉宇间却有久历世事的沉淀。

    那是一张硬朗的男人的脸,五官深邃,线条分明。

    微扬的剑眉下,是一对颜色很浅的茶褐色眸子。

    “皇甫伯伯!”冷小野立刻就笑着向男人迎过去,“谨姨怎么没来呀?我还特意为她带了一份礼物呢!”

    “她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没有带她过来。”

    皇甫傲温和地向她露出一个微笑,目光就抬起来,看向随在她身后走进来的皇甫耀阳,上下打量他一眼。

    注意到皇甫耀阳的那对异色双眸,他的眸子微微一眯。

    此时,皇甫耀阳也恰好向他看过来。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了一对,皇甫傲就迅速地移开了目光。

    “我来介绍一下!”冷小野笑着站在两个男人中间,“这位就是我提过的皇甫伯伯,这个是我男朋友皇甫耀阳!”

    皇甫傲眸底闪过惊色,“你……姓皇甫?”

    “这是他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冷小野笑着介绍道,“不过说起来,你们两个还挺有缘份的吗,咱们中国这个姓氏还是很少有的。”

    皇甫傲的脸色重新恢复平静,“是啊。”

    皇甫耀阳礼貌地伸过右手,“您好。”

    “你好。”皇甫傲也伸过自己的右手,与他握了握,“坐吧。”

    冷小野拉着皇甫耀阳在桌边坐下,服务生亦已经将饭菜一一地送上桌来。

    …

第820章 父亲的姓氏?(1)    冷小野站在浴室门口不甘心地问,“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让你看得上的男人?”

    “有。”沈宁目光盯着手中的书,“我爸还有你爸。”

    冷小野回她一个白眼,“我懒得理你。”

    洗完澡,冷小野重新回到床上,躺到沈宁身侧,人就打了一个哈欠。

    “小宁,我结婚的时候你给我当伴娘啊!”

    “好。”

    “你为什么不问伴郎是谁?”

    “反正是个男人,有什么好问的。”

    冷小野侧起身子,“对了,沈宁,你之前研究过那个白化病,就是天生性的黑色素缺乏症,最后有结果没有?”

    沈宁转过脸,微微有些疑惑地看向她,“你怎么突然对医学方面的问题产生兴趣了?”

    “你记得我和你说过的k吗?”冷小野耸耸肩膀,“他就是有这个病。”

    沈宁轻轻点头,“那个病,没治。”

    “沈宁,你选修过心理学,你给我分析分析。”冷小野抬脸看着她,“你说这个k,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心理学可没有好人坏人这种范畴,每个人都有双面性。”沈宁抱起手中的书,“以我这个专业医生的角度来看,一个男人放掉他要杀的女人,只有一个原因——他喜欢你。”

    “喜欢我?”冷小野回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您别学医,学新闻得了,怎么比娱计还八卦啊!”

    沈宁耸耸肩膀,“我是旁观者清,你爱信不信。”

    冷小野打个哈欠,“睡觉了我。”

    沈宁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书翻到下一页,认真阅读。

    片刻,冷小野就已经呼吸放缓睡着了。

    沈宁将书看到一个章节断段,侧脸看看已经睡沉的冷小野,轻轻摇头,伸手关掉灯,也躺到枕上。

    ……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冷小野一觉醒来,已经是将近正午。

    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沈宁,而是皇甫耀阳。

    他正坐在她旁侧的椅子上,翻看着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皇甫耀阳?”冷小野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么在这儿?”

    不等他回答,冷小野坐直身子,看向腕表,“天……都快12点了?!小宁什么时候走得呀?”

    “九点半,她说要去国书馆查一些资料。”

    “那我妈呢?”

    “我来得时候她已经走了。”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呀?”冷小野伸手拿过手机,“我要马上给皇甫伯伯打个电话。”

    皇甫伯伯?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恩!”冷小野从手机中翻找着号码,拨过去,“他和我爸他们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和我爸关系很好,我们去找他帮忙探探我爸的口风……”

    这边说着,电话已经接通。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很淡漠。

    “喂?”

    “皇甫伯伯,是我,小野。”

    “小野?”男人的声音里一下子就染上喜色,“最近好吗?”

    “我很好呀,听说您现在北京,不如……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你……在北京?”电话那头,皇甫傲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惊讶。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