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站在浴室门口不甘心地问,“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让你看得上的男人?”

    “有。”沈宁目光盯着手中的书,“我爸还有你爸。”

    冷小野回她一个白眼,“我懒得理你。”

    洗完澡,冷小野重新回到床上,躺到沈宁身侧,人就打了一个哈欠。

    “小宁,我结婚的时候你给我当伴娘啊!”

    “好。”

    “你为什么不问伴郎是谁?”

    “反正是个男人,有什么好问的。”

    冷小野侧起身子,“对了,沈宁,你之前研究过那个白化病,就是天生性的黑色素缺乏症,最后有结果没有?”

    沈宁转过脸,微微有些疑惑地看向她,“你怎么突然对医学方面的问题产生兴趣了?”

    “你记得我和你说过的k吗?”冷小野耸耸肩膀,“他就是有这个病。”

    沈宁轻轻点头,“那个病,没治。”

    “沈宁,你选修过心理学,你给我分析分析。”冷小野抬脸看着她,“你说这个k,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心理学可没有好人坏人这种范畴,每个人都有双面性。”沈宁抱起手中的书,“以我这个专业医生的角度来看,一个男人放掉他要杀的女人,只有一个原因——他喜欢你。”

    “喜欢我?”冷小野回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您别学医,学新闻得了,怎么比娱计还八卦啊!”

    沈宁耸耸肩膀,“我是旁观者清,你爱信不信。”

    冷小野打个哈欠,“睡觉了我。”

    沈宁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书翻到下一页,认真阅读。

    片刻,冷小野就已经呼吸放缓睡着了。

    沈宁将书看到一个章节断段,侧脸看看已经睡沉的冷小野,轻轻摇头,伸手关掉灯,也躺到枕上。

    ……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冷小野一觉醒来,已经是将近正午。

    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沈宁,而是皇甫耀阳。

    他正坐在她旁侧的椅子上,翻看着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皇甫耀阳?”冷小野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么在这儿?”

    不等他回答,冷小野坐直身子,看向腕表,“天……都快12点了?!小宁什么时候走得呀?”

    “九点半,她说要去国书馆查一些资料。”

    “那我妈呢?”

    “我来得时候她已经走了。”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呀?”冷小野伸手拿过手机,“我要马上给皇甫伯伯打个电话。”

    皇甫伯伯?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恩!”冷小野从手机中翻找着号码,拨过去,“他和我爸他们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和我爸关系很好,我们去找他帮忙探探我爸的口风……”

    这边说着,电话已经接通。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很淡漠。

    “喂?”

    “皇甫伯伯,是我,小野。”

    “小野?”男人的声音里一下子就染上喜色,“最近好吗?”

    “我很好呀,听说您现在北京,不如……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你……在北京?”电话那头,皇甫傲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惊讶。

    …

第819章 奉子成婚啊?(3)    沈宁耸耸肩膀,“冷叔叔那里,我是没办法的,就我这点道行,他那火眼金睛,一眼就把我看穿了。不过,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说客。”

    “谁啊?”冷小野立刻询问。

    “皇甫傲!”

    “皇甫伯伯?”冷小野挑眉,“得了吧!我要是把他从沈阳叫回来,我爸还不立刻就猜到这其中有猫腻?”

    沈宁一笑,“告诉你,他现在在北京,正在休假。”

    “真的?”冷小野心中一喜。

    皇甫傲和她老爸冷子锐是至交好友,两个人都是军中的大拿,关系非常要好。

    皇甫傲没有子女,对于冷家这两个小的,也是非常疼爱,尤其是对冷小野,自小也是宠得不得了。

    只要她去找他,他肯定不会拒绝她的。

    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这位皇甫将军,一向为人深沉,经常与他老爸进行军队之间的交锋,为人聪明善计谋,绝对可以在他爸面前不露声色。

    说不定,还能帮她出谋划策。

    “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冷小野转身就去拿包。

    沈宁一把夺过她的包,“你不睡觉,你也让别人睡觉好不好?”

    冷小野看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她吐吐舌头,“我在飞机睡多了……”

    “我去洗澡。”沈宁拿过睡衣过了浴室。

    冷小野就拨通皇甫耀阳的电话,电话立刻就接通,很明显,那边皇甫耀阳也还没有睡。

    “明天你跟我去见一个人,他是我爸爸的好朋友,一定可以帮忙。”

    “好。”皇甫耀阳立刻答应,“你的胃没事吧?”

    “没有,好着呢。时间不早了,你也睡觉吧,咱们明天见。”

    “明天见。”

    冷小野挂断手机,靠到枕头上,看着手指上那枚金色钻戒,只是唇角轻扬。

    沈宁洗完澡,套着睡衣走出来,就看到她在那里看着戒指傻笑。

    “真是无可救药。”

    “你别嘲笑我!”冷小野爬起身子,走向浴室,“等你恋爱的时候,说不定比我还神经病!”

    沈宁一脸平静,“您尽管放心,本人绝对不会像您这样早婚早孕,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浪费在和男人情谈说爱上。”

    拉开浴室门,冷小野隔着门看着她,“那你要把您这宝贵的生命使用在什么事情上?”

    沈宁一抬右手,“救死扶伤!”

    冷小野向她竖竖拇指,“有种你别谈恋爱!”

    “该谈的时候我自然会谈。”沈宁平静地挑起被子钻进去,“我会找一个有优良基因的男人结婚,生下拥有更加优良基因的孩子造福社会。”

    “噗!”冷小野大笑出声,“还优良基因,你是找男人,还是找精|子啊,你干脆弄一试管婴儿得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沈宁拿过自己带来的书,在手中翻开,“男人都是没有发育完成的半成品,我对这种半成品兴趣不大。”

    冷小野耸耸肩膀,“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栽在哪个半成品手里的!”

    “爱情来自于原始崇拜,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崇拜的男人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没出生,所以……基本没有这种可能。”沈宁垂脸看向手中的书,“这个话题就此结束,我要看书了。”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