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我们就分道扬飙吧。”冷小野拥住许夏,“我们回家,让他回酒店。”

    皇甫耀阳这里,又是助理又是管家的,带了许多人手,冷家也住不下。

    而且,这次是为了求婚而来,二人也是商量好,皇甫耀阳住在酒店。

    冷小野先探探父母的口声,然后再见机行事。

    包括沈宁,也是冷小野搬来的说客,今天是特地让她过来,帮忙想办法的。

    “我送你们回去吧。”皇甫耀阳到底是不太放心。

    沈宁一笑,“公爵大人,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有我呢,肯定会好好照顾好您家公爵夫人的!”

    说话的时候,她刻意加重了“公爵夫人”的语气。

    “那好吧!”皇甫耀阳接过老管家送过来的礼盒,分别送到许夏和沈宁的手上,又转脸看向老管家,“帮小野把蛋糕拿下来。”

    “是,公爵先生!”

    老管家立刻就转身行上飞机,把冷小野吃剩的那半块蛋糕包好送下来,交给冷小野手上。

    许夏和沈宁见了,只是淡笑。

    沈宁过去将车开过去,皇甫耀阳亲自将车门拉开,将母女二人送上车,还不忘提醒冷小野,“如果不舒服的话,立刻给我打电话。”

    “没事,我这不是守着一个医生呢吗,你就放心吧!”冷小野向他摆摆手,“回酒店好好休息吧,等我的电话,拜拜!”

    双方道别之后,沈宁就启动车子驶出机场。

    许夏就向冷小野关切地询问,“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就是飞机起飞的时候遇到点气流,晕机了。”冷小野笑着解释。

    “那现在好点没?”许夏忙问。

    “睡了一觉好多了,没事了。”冷小野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对了,我爸又出差了?”

    “没有,队里那边新招了一批兵,他这两天正忙着挑人呢。”许夏答道。

    冷小野点点头,“这样啊。”

    三人说说笑笑地回到冷家别墅,沈宁停好车子,几个人就一起进门。

    许夏就询问冷小野饿不饿。

    沈宁笑着走过来,“夏姨,您明天不是还有一个活动吗,您早点休息吧。您没看您家这只小猪现在还在吃,能饿得着吗?”

    冷小野斜一眼沈宁,笑着看向许夏,“妈,您有活动啊,那您赶紧休息吧,万一我饿了,不是还有小宁吗,让她给我做。”

    “那我去休息了,明天要早起……想想就头疼。”许夏叹了口气,上楼走进房间。

    许夏这辈子,最怕的事情就是早起。

    许夏上楼,冷小野就拉着沈宁来到三楼,将吃到一半的蛋糕放在桌上,她随手拉开衣柜,找出两套睡衣来,将其中一套递给沈宁。

    “那,你的!”

    沈宁接过睡衣,上下打量她一眼,“奉子成婚啊?”

    “奉什么子啊!”冷小野回她一个白眼,“我要是奉子还好了呢,就不用发愁怎么说服我爸我妈了!”

    沈宁抱起胳膊,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小野,作为好朋友,我必须要在你的头上泼一盆冷水……闪婚可是很容易有后遗症的。”

    …

第815章 五年(2)    说到这里,她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好困。”抬腕看了看表,冷小野伸手抱住皇甫耀阳的腰身,“老公,睡觉吧,明天还要回北京呢……真是奇怪,我这几天怎么总是睡不够呢!”

    皇甫耀阳轻轻拉开她的手掌,蹲下身去,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的脸,“还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啦!”冷小野回他一笑,“估计是这几天太缺觉了。”

    帮她脱掉鞋子,皇甫耀阳起身帮她脱掉身上的裙子,“那就别洗澡了,好好睡一觉吧。”

    “恩。”冷小野懒洋洋地钻进被子里,“你是不是还有工作?”

    “要把军团的事情向安德鲁交待一下。”皇甫耀阳帮她拉拉被子,“你先睡,我很快回来陪你。”

    她打着哈欠应了一声。

    帮她关掉灯,皇甫耀阳起身走出卧室,回到书房。

    然后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德鲁,仔细安排了蔷薇军团的事情。

    等他挂完电话回来,冷小野已经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低低地垂着,微微地卷起,自来卷的黑发披散在肩头,看上去就像一个可爱的大洋娃娃。

    看着她的睡容,皇甫耀阳抬手轻轻抚开她脸上的长发。

    “这五年,我会好好陪你的!”

    ……

    ……

    第二天,如之前计划好的一样。

    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一起,乘私人飞机赶往北京。

    一切非常顺利,唯独冷小野,上飞机之后没多久,一向从不晕机的冷小野就吐得一塌糊涂。

    随行的医生拿来止吐的药,结果,冷小野还没咽下去就又是一阵恶心,直接冲进卫生间。

    看着她在卫生间里弯着身子,吐得小脸苍白的样子,皇甫耀阳只是心疼得眉毛拧起,忙着帮她拍背倒水。

    一直到她止住吐,他才皱着眉走出门来,目光阴沉地看向医生。

    “怎么回事?”

    “这……”随行的医生一脸窘迫地站在一边,“公爵先生,可能是因为气流的原因,晕机有很多原因的……”

    “可是她以前从来不晕机!”皇甫耀阳怒吼。

    “这……”医生语塞,“您……您要知道,呕吐的原因有很多,我已经为小姐检查过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皇甫耀……耀阳!”冷小野漱完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用纸巾拭掉唇角的水渍,“你别骂他了,可能就是我昨天吃烤肉又吃蛋糕吃多了,没关系的。”

    扶住她的腰身,皇甫耀阳轻轻摸摸她的脸,“一定是我昨天的肉烤得太焦了……”

    “没关系啦!”冷小野安慰地回他一个笑脸,“我喝点热水,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瞪一眼医生,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她扶到座位上,手掌就伸过来,轻轻帮她按摩着胃部。

    “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吧,等下飞机之后,我们直接去医院检查一下。”

    “没有这么夸张了,我睡一觉就好了。”

    向他笑笑,冷小野垂睑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都睡得很是安稳,并没有再有什么不适的表现,皇甫耀阳数次试她额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稍稍安心。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