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飞机快到北京的时候,冷小野亦清醒过来,美美地睡了一觉,她没事人似的活蹦乱跳,一点也不像不舒服的样子。

    而且,还把厨师为她准备的一份茶点吃得干干净净。

    皇甫耀阳到底是不放心,“下飞机之后,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冷小野只是摆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别这么兴师动重的。”

    来之前,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老妈许夏说过会来接机,她要是一下飞机就往医院跑,他家老妈还不得心疼死?

    “真得没什么不舒服?”皇甫耀阳关切询问。

    “真的啦,没事!”冷小野舔掉舌子上的奶油,“那个……这个慕斯蛋糕还有吧,我还想吃!”

    “小姐,您现在最好不要吃太多东西,要不然,会加重您胃的负担……”医生在一旁好心提醒。

    冷小野含着勺子,贪婪地吮掉上面最后的一点奶油,“那……好吧!”

    看着她明显没吃饱的样子,皇甫耀阳难免心疼,当即下令。

    “再帮她拿一小块蛋糕来。”

    医生小声提醒,“公爵先生……”

    皇甫耀阳不悦地打断医生的话,“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她没吃饱吗?”

    老管家已经走过来,将端来的蛋糕放到桌上。

    皇甫耀阳拿过盘子,用刀子切下一小块,转脸看向冷小野,“再吃这些,如果过一会儿,你的胃没有不舒服的话,我们再吃一小块,好不好?”

    “恩!”

    冷小野立刻点头,勺子就迫不急待地伸过来,挖了一块蛋糕送到嘴里,一脸幸福地吃起来。

    等到她将皇甫耀阳切下来的那一小块蛋糕吃完的时候,飞机亦已经准备降落。

    老管家准备端起剩下的蛋糕,冷小野就伸过手来,捏过上面放着的一颗樱桃,含到嘴里,顽皮地向皇甫耀阳笑了笑。

    他拿过纸巾,帮她轻拭唇角。

    医生就一脸无奈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飞机平衡降落,冷小野起身离座,和皇甫耀阳一起走出舱门。

    一眼就看到站在机场内不远处,正向着飞机的方向张望过来的许夏和沈宁。

    “妈妈,小宁!”

    她快步走下登机梯,迎着二人走过去,皇甫耀阳也带着众人一起走下飞机,走到她身侧。

    “累了吧!”许夏笑着扶住女儿,温和笑着看向皇甫耀阳,“你叔叔军营那边有事,今天过不来,你别介意啊!”

    “没事。”皇甫耀阳微笑着应着。

    一旁,沈宁就捏住冷小野嘴里含着的樱桃柄。

    “这样的吃法,你也不怕胖成小猪!”

    “我愿意。”冷小野笑着拥住她的腰身,“我说,沈大医生,怎么有空来接我呀!”

    “我原本是去看夏姨的,听说某人要回来,就顺便过来一趟。而且,本人不是来接你的,我是来接公爵大人的。”沈宁侧脸向皇甫耀阳一笑,“一路照顾这只小猪,辛苦你了。”

    皇甫耀阳笑了笑,目光宠溺地看看冷小野。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许夏笑道。

    …

第813章 求你(3)    “我明白。”皇甫耀阳应道。

    老国王心情稍稍放松下来,事实上,他并不要求皇甫耀阳现在就必须接手王位。

    这一点,他并不是不能接受。

    “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再开口时,他的语气已经是如长辈一样的温和。

    “这个要看小野家的意思,我明天去北京,与她的家人商量。”皇甫耀阳答道。

    “难道他们还不能接受您这样的女婿吗?”

    老国王的语气中,明显有些不甘心。

    在a国,不知道有多少达官显贵,名门旺望排着队地想要将女儿嫁给自己的孙子呢!

    “您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做王后。”

    “好吧。”老国王叹了口气,“我给你一个月来准备婚礼,婚礼之后,你必须回来接管蔷薇军团,继承你军中和国会的所有事务。至于你重新接受继承权的事情,暂时可以不必对外宣扬,这样也可以让你少一点麻烦。”

    “谢谢爷爷。”

    “好了,时间不早了,明天你还要赶飞机,早点休息吧。”老国王略顿了顿,“还有……那个冷小野,我认为,她还是很有当王后的潜质的,我……从来没有想要拆散你们!”

    老国王在王位上三十多年,一直稳稳地将a国握在自己手中,将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

    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姓特蕾莎,拥有继承者之位,还因为他非常的胆识和过人的头脑。

    从皇甫耀阳与冷小野的绯闻传出来开始,他就已经在关注冷小野。

    虽然他人在皇宫,却知道这些天来发生的所有事。

    如果不是认可冷小野,他早就动用他的力量将二人分开,又哪里会容忍到现在?

    “我会转告她。”皇甫耀阳说道。

    “不用!”老国王立刻提醒,“我不需要向她解释。”

    身为国王,他当然也有自己的骄傲,才不会让一个小丫头认为,他向她妥协。

    “那好吧,您早点休息,再见。”

    “好。”

    老国王挂断电话,坐到椅子上。

    “怎么样?”女大公立刻询问。

    “你那个儿子……”老国王耸耸肩膀,“向我请了五年长假。”

    五年长假?

    女大公微微挑眉,“什么意思?”

    老国王轻吁口气,“他说,要五年之后才肯继承王位。”

    女大公这才心情一松,笑着扶住他的肩膀,“那样不是很好吗?您现在身体这么好,干吗要把王位让给他呀,就让他再多磨练几年。”

    老国王靠到椅背上,突然又转脸看向女大公,“皇家妇产医院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冷小野的身体很健康,你要提醒他们,尽快生下继承人。”

    女大公听了,只是笑着摇摇头,没有出声。

    这种事情,哪是着急就行的?

    不过……以她对儿子的了解,相信……小继承人也不远了吧?!

    ……

    ……

    电话那头。

    皇甫耀阳迈步走到门边,轻轻地拉开书房的门。

    站在走廊里等待着他决定的冷小野,立刻就抬脸向他看过来。

    “啊,我……我先去换衣服。”

    “小野!”皇甫耀阳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我已经和国王通过电话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