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生检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出任何异常,最后只好下了一个结论叫“生理性过敏”。

    从那里之后,他就没有吃过生日蛋糕。

    女大公虽然表面上把他赶出来,却时时关注着他的情绪,当然也知道他对生日蛋糕“过敏”的事情。

    “谢谢。”

    皇甫耀阳很是礼貌地道了声谢。

    看看盘子里的蛋糕,他有些犹豫地拿过盘子上的叉子,叉了一小块蛋糕。

    “king!”女大公担心地唤住他,“你……你不要勉强,你……你不是对甜食过敏吗?”

    “谁说他对甜食过敏的?”冷小野直接挖了一大块蛋糕送到他嘴边,“快吃,玛丽婶婶烤的生日蛋糕,错过那可是遗憾。”

    看着皇甫耀阳吃下冷小野送给他的蛋糕,女大公只是一脸担心的神情,一旁的老管客和玛丽却是面色平静。

    最近冷小野在庄园里,每天都要吃甜点,总是要“硬塞”给皇甫耀阳几口。

    他们可是没有发现他有半点“甜食过敏”的迹象。

    看着皇甫耀阳咽下蛋糕,女大公的心却是微微提着。

    让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皇甫耀阳表情平静,并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

    冷小野就在椅子上轻笑出声,“coco你好厉害,一下子就把他的蛋糕过敏治好了。”

    女大公看看她的表情,再看看一旁平静的老管家和玛丽,已经猜到大概,暗松口气,然后就轻折唇角。

    之前朱蒂走之前,曾经对她说过,冷小野有可能会改变皇甫耀阳的人生。

    女大公原本还有些怀疑,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朱蒂这句话的含义。

    这个女孩,不仅仅改变了皇甫耀阳的人生,也改变了她的人生。

    因此而放开去,她改变的虽然只是皇甫耀阳这一个人,却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a国的未来。

    女大公很自然地想起了冷小野对她说过的那句话。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她不由地,对说出这句话的人,生出好奇。

    那个可以教导出这样的女儿的父亲,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来吧,我们干一杯。”冷小野放下手中的蛋糕,“祝coco生日快乐,大家新年快乐,干杯!”

    几个人一起举起杯子,碰在一起。

    水晶玻璃杯,一声脆响。

    喝了一口酒,大家继续聊天,冷小野就主动提议,要和女大公去赛马,女大公欣然答应。

    于是,饭后,几个人一起走到马厮外。

    佣人牵出挂好鞍子的马,冷小野就走过去,扶住闪电的马缰。

    “这一次,我可是会全力以赴的!”

    女大公飞身上马,回她一笑,“我也一样。”

    冷小野做了一个准备上马的样子,突然抬手捂住肚子,“啊……肚子疼,不行,我要上厕所……”

    皇甫耀阳忙着小跑过来,关切地扶住她的胳膊,“管家,快叫医生……”

    “不用!”冷小野将马缰塞到他手里,“你先替我和coco比一局,我马上就回来,记得……不许给我输哟,加油!”

    转身,她急步走向不远处的卫生间。

    …

第799章 你眼睛怎么红了(1)    “happybirthdaytococo,happybirthdaytoyou!哇哦……”冷小野大声开口,“大家一起吹蜡烛!”

    所有人一起,吹掉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冷小野伸手去取上面的蜡烛,一只手就抬起来,迅速地揉了揉眼睛。

    她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都已经感动,更不要说是其他人。

    女大公努力控制情绪,一旁的老管家和女佣玛丽也是都在抹眼睛。

    将蜡烛上的蜡烛一只一只拨掉,皇甫耀阳抿着唇,拿过切蛋糕用的长刀。

    冷小野悄悄看他一眼,不客气地揭他的底。

    “king,你眼睛怎么红了?”

    皇甫耀阳侧眸,瞪了她一眼,冷小野只是装着没看到,人就笑嘻嘻开口。

    “又不是你过生日,这蛋糕要coco切才行。”

    说着,人就跑过来,将女大公拉到皇甫耀阳身侧,不客气地将母子二人往一起一推。

    “快切快切,我都要饿死了。玛丽婶婶的蛋糕啊……看着就想流口水。”皇甫耀阳将刀递过来,冷小野就从身后抓住女大公的手掌,一起握住他的手上,“哦……切蛋糕啦……不要切坏上面的草莓哦,我要那个最大的!”

    听到她的话,两只手掌同时伸向了蛋糕上面那颗最大的草莓,正是皇甫耀阳和女大公的手掌。

    不约而同伸过的手在半空中,碰在一处,皇甫耀阳碰到女大公的手掌,忙着把手缩回来。

    女大公笑了笑,掂起那颗草莓转身送到身边着的冷小野嘴边。

    “你的!”

    “谢谢!”冷小野不客气地咬在嘴里,含糊地说道,“切蛋糕!”

    皇甫耀阳主刀,三个人一起扶着刀柄,将蛋糕切开,分成数分。

    女大公拿过盘子装了,一份送给老管家威尔,一份送给女佣玛丽。

    “谢谢二位。”

    当年将小皇甫耀阳送出公爵府的时候,她一并将这两个人赶出来,其实就是要让他们照顾小皇甫耀阳。

    毕竟,当时他还只是个孩子。

    皇甫耀阳能够健康平安地长到这么大,这二个人自然也是功不可没。

    威尔恭敬地接过蛋糕,“这是我的荣幸。”

    “是啊,小姐。”玛丽用围裙轻轻拭拭眼睛,“我们能够照顾小公爵,是我们的荣幸。”

    这一次,她没有称呼女大公为公爵先生,而是用当年在皇宫时的称谓称呼她。

    这久违的称呼,也是让女大公生出几多感概,将蛋糕送到二人手里,她后退一句,极是认真地向二人行了一礼,两个人忙着回礼。

    冷小野将嘴里的草莓咬掉一半,抬手将另一半塞到皇甫耀阳嘴里。

    这时,女大公已经重新走回来,将一块蛋糕送到冷小野。

    “谢谢。”她笑着接过。

    拿过盘子,女大公切了一小块蛋糕装进去,小心地捧到皇甫耀阳面前。

    “如果不喜欢吃,就吃一点上面的草莓吧!”

    自从离开公爵府之后,小皇甫耀阳就开始对生日蛋糕生出一种逆反的情绪。

    曾经,在一个贵族小子爵的生日宴上,他吃了一口蛋糕,结果吐得直接进了医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