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帮他洗澡?

    如果只是洗澡还好说,万一洗着洗着,不小心洗出事情怎么办呀?!

    “可是,我答应过大家要烧烤的……”冷小野轻轻扶住皇甫耀阳的手掌,轻轻将他的手掌从她的腰上拿开,“晚上……晚上我肯定帮你洗,我现在先……”

    腕上一紧,他的手已经伸过来,将她拉得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现在才11点不到,时间还有的是!”

    “那……”冷小野轻笑,“我去帮您准备洗澡水……”

    皇甫耀阳伸臂拦住她,“先脱衣服。”

    冷小野笑嘿嘿地看着他,“脱衣服不属于洗澡的范畴吧?”

    “除非,你不想让我原谅你。”

    “脱就脱,不就一件衣服吗?”

    冷小野伸过手掌,握住他的衣带,轻轻拉开,帮他把睡袍拖了下来,她只是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他的下半身。

    虽然他还穿着内衣,虽然两个人已经不知道亲密过多少次……可是她还是不好意思看他的身体。

    转身将睡袍挂在衣架上,她转过脸,只见皇甫耀阳还站在原地。

    “我……我去放洗澡水。”

    她绕过他想要走向浴缸,却再一次被他拦住。

    “你还没有脱完。”

    皇甫耀阳一本正经地提醒。

    冷小野扫一眼他身上的黑衣内|裤,“老公啊……这个您……您自己脱不就行了?”

    “不行!”

    “好老公,亲爱的……”

    “不行!”

    她小脸一绷,“皇甫耀阳,你不要太过分!”

    皇甫耀阳一怔,然后转身,自己走向沐浴头的方向。

    “我自己洗,你出去吧!”

    抬脸看着他的背影,冷小野一阵懊恼,忙着追过来,抓住他的胳膊。

    “老公,你……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和你闹着玩呢,来,我帮你脱,本人绝对服务到位!”

    说着,她就伸过来手来,咬着小牙捏住他的衣服,闭着眼睛往下脱。

    皇甫耀阳微侧脸,看着她小脸红红,闭着眼睛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

    臭丫头,也有上当的时候?

    “好了。”冷小野蹲着身子,将从他身上脱下来的衣服放进脏衣篓,“到浴缸里去。”

    皇甫耀阳走到淋浴头下,打开花洒,“淋浴就可以了。”

    “好,那我帮你搓背。”

    冷小野忙着走过来,拿过洗浴用品,倒到浴棉上,然后就帮他搓背。

    从后背到肩膀、手臂、腿……全部一一洗过。

    “还有前面!”皇甫耀阳看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冷小野,“或者,我转过来?”

    “不用不用,我在后面就可以洗!”

    冷小野忙着阻止,然后就伸过手来,把他的胸口也涂成一片白色泡沫。

    不小心碰到他的某处,她动作一僵,下意识地就要将手缩回来。

    手却已经再一次被他捉住,然后,皇甫耀阳就转过身来,正对着她,脸就向她凑过来。

    “小野……你也一起洗洗吧?”

    “我……我还要烧烤呢!”她小声说。

    皇甫耀阳抬手拥住她的腰,将她拉过来,贴在自己身上,“这是你的原因,你要负责。”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冷小野轻吸口气,“那你……你尽量快一点。”

    ……

    么

    …

第794章 洗澡的范畴(2)    听着他半点没脾气的声调,冷小野这才心中一松,当即向他轻扬唇角。

    “老公,你……你原谅我啦?”

    皇甫耀阳深吸口气,抬起手掌来想要帮她擦脸,看到手上沾着的口水和粉底,眉尖再次挑起,手就在她的脸上轻轻捏了一计。

    “下次再敢给我化妆……看我怎么收拾你!”

    嘴里威胁,手却已经抬起来,小心地帮她拭着眼泪。

    “嘿嘿……”冷小野仰着脸,任他擦,她就讨好地笑,“其实……老公你化完妆挺帅的……”

    他皱眉。

    她忙着改口拍马屁。

    “当然了,不化妆更帅,更帅!”

    看皇甫耀阳没有生气的意思,她立刻变本加厉地凑过来,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别生气了吗,笑一个……笑一笑,十年少,笑一个吗?”

    被她磨得没办法,皇甫耀阳就算是再硬的心肠,这会儿亦已经是绕指柔软。

    抬手帮她理理有些乱的长发,他轻轻吸吸鼻子。

    “什么味道?”

    冷小野也吸吸鼻子,然后就将手缩回来,向他晃了晃。

    “哦,是这个!”

    皇甫耀阳捉住她的手腕,轻轻嗅嗅她的手掌。

    “芥末?!”

    “聪明!”冷小野将手凑过来闻了闻,“这个真得好……阿嚏……”

    鼻子发痒,她下意识地想要用手去蹭鼻子,皇甫耀阳忙着捉住她的手掌,自己就伸过手来,帮她轻轻揉揉鼻子。

    “跟我去浴室!”

    拉着她走进浴室,他打开水龙头,仔细用洗手液帮她洗了手,冲洗数遍。

    送到自己鼻子下面闻了闻,确定没有半点芥末的味道,才拿过毛巾帮她擦手。

    “干吗弄这么多芥末在手上?”

    “演戏用啊!”冷小野向他坏坏一笑,“就这个装哭最好用了,轻轻一抹眼就酸得不行,眼睛哗哗的掉,我小时候就用这个骗我妈……我眼圈一红,她就心软了……阿嚏……”

    说到一半,她又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唯……唯一的坏处就是鼻子受不了……会爱打喷……”

    话说到一半,突然身上一紧,人就被他再次拥到怀里,紧紧抱住。

    “小混蛋……小傻瓜……下次如果你再敢这样,我……”

    拥着她,皇甫耀阳又气又疼地骂。

    被他抱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却没有挣扎,只是笑嘿嘿地将脸贴在他的胸口。

    “你就怎么样?”

    “我……我就关你禁闭,一个星期不许你走出大门一步。”

    “那好啊,我就在床|上睡觉。”

    “那我就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who怕who?”

    他双眸微眯,垂脸看着她。

    “你真得不怕?”

    冷小野忙着讨好地笑,“怕怕怕,好怕好怕……老公啊,您洗澡啊,我……我先去看看生日蛋糕烤好没有!”

    她转身准备开溜。

    刚迈一步,一只手掌已经伸过来,从后面勾住她的腰。

    从身后凑过来,在她颈间轻咬一计。

    同时,抬手将浴室的门闭紧。

    然后,他就在她耳边沉声下令。

    “帮我洗澡,我就原谅你!”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