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野?!”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红红的眼睛,眼睛不住地往下流。

    他的脾气一下子就没了,只是皱着眉,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没错,就是我!”冷小野吸吸鼻子,“就是我干的,就是我安排的,你们两个要发脾气就冲我发。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妈妈明明心疼儿子,非要演得像仇人一样……还有你,一个儿子明明渴望母爱,还在那里发脾气……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快哭了!骄傲骄傲骄傲,骄什么傲,在家人面前骄傲那么重要吗?说句对不起那么难吗?你们……阿嚏……”

    她控制不住地打个喷嚏。

    “你们……阿嚏!”冷小野再一次打了一个喷嚏,“你们演什么呀,有人给你们发小金人吗?”

    几个人全愣在原地。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冷小野竟然会向着女大公和皇甫耀阳一起发飙。

    女大公再一次看看几人,终于猜到事情始末。

    心中错愕的同时,却是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不管怎么样,至少她的儿子没事。

    没事,就好。

    “拿毛巾来!”皇甫耀阳低喝一声,走上前来扶住冷小野的脸,“我……我没有生你的气,你别哭了……我……”

    “你什么你?”冷小野一把将他推开,“你理我干吗呀,有话和你妈妈说去!”

    说完,她转身走向门口。

    医生忙着跟着她走过来,老管家拿了一个毛巾走出浴室,看看房间里的女大公,再看看皇甫耀阳,再看看已经走到门口,正“哭”着向他招手的冷小野。

    忙着将毛巾塞给皇甫耀阳,也跟着跑过去,冷小野立刻就嘭得一声关上房门。

    “小姐……”老管家有些担心地注视着面前的房门,“他们两个不会又吵起来吧?”

    冷小野流着眼泪笑了笑,“没事,我这才是二号方案,不行我还有第三号方案呢!”

    二号方案,三号方案?!

    老管家一脸错愕。

    冷小野扬唇向他笑了笑,鼻子一痒,又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房间内。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大公。

    女大公抿了抿嘴唇。

    “我……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要转身。

    一只毛巾,送过来。

    她移过目光,视线顺着那只握着毛巾的手掌移上来,落在皇甫耀阳的脸上。

    “把眼泪擦擦吧。”

    皇甫耀阳轻声开口。

    “……谢……谢谢。”

    女大公接过他手中的毛巾,拭了拭眼睛。

    房间里,又是一阵沉默。

    女大公缓缓垂下手中的热毛巾,轻吸口气。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来,都显得有些干巴巴的。

    听到对方的声音,两个人都是有些错愕,似乎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向自己道歉。

    互相看一眼对方,两个人又同时移开眼睛。

    皇甫耀阳深吸口气,“小野她……她也是好意,你……不要生她的气,如果你要发脾气,就冲我来好了。”

    “你……”女大公抬起脸,“你真得以为妈妈是个是非不分的人吗?”

    …

第790章 以你为荣,自始至终(1)    最后的时间?

    女大公怔了怔,然后猛地摇头。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king不会死,他不会死的!别害怕,妈妈不会让你死的,不会的……”哭吼着反驳着冷小野,女大公猛地站起身,一把抓住医生,“快救他……我命令你,马上救他……还有你……”

    她转身抓住老管家,“打电话到医院,请最好的医生……派直升机……快去啊……我不许他死,我不许!我的儿子必须活着……如果他死了,我要一个个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所有人……去啊!”

    抓着老管家推向门外,她用力地抓住医生,将他推开皇甫耀阳床侧。

    “救他……快救他呀……”

    用力过猛,她脚下绊到地毯,人直接扑倒在地,人就跪着爬过来,抓住皇甫耀阳的手掌。

    “king,妈妈在这儿……你不会死的,不会的……妈妈……不会让你死的……”

    冷小野看着她的样子,也是喉咙发堵,眼睛发酸。

    她本能地揉揉眼睛,却忘了手上还抹了芥末,眼睛受到刺激,流得更欢了。

    感觉着母亲紧握在自己手掌上的那双温暖手掌,皇甫耀阳的眼睛也是不自觉地热了起来。

    看着眼前女大公的样子,他的心也是皱得紧紧的。

    注视着女大公的脸,他的眼前闪过的却是那曾经的旧时光,响起母亲坚持又温柔的声音。

    “king,别怕,妈妈在呢儿……”

    “king,妈妈告诉你,你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你的爸爸是非常厉害的爸爸,虽然他现在不在了……但是你不用害怕,还有妈妈,妈妈会保护你,会一直保护你的……”

    “有妈妈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

    女大公转过脸,看老管家和医生还留在原地,只是气得怒吼出声。

    “你们快去呀,还愣着干什么?!”

    床|上的皇甫耀阳终于装不下去,从女大公手中抽出手掌,他猛地揭开身上的被子。

    “你不用演了,我没事!”

    看着从床上站起身来的皇甫耀阳,女大公一脸地错愕,“king,你……”

    “你以为你这样演一场戏,我就会原谅你吗?你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为我哭?!”皇甫耀阳全身颤抖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生很大的气,又似乎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过了一会儿,才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出去!”

    女大公看着站在地上的皇甫耀阳,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皇甫耀阳!”冷小野从床侧急步奔过来,“你……你误会了,这件事和女大公无关,都是我的主意……”

    “不是的!”老管家忙着冲过来,“这……这都是我的意思,是我安排的让小姐演戏的,让我给公爵先生打电话,说您快要死了,是我在您的牛奶杯里放了安眠药……”

    “管家!”冷小野上前一步,站在老管家面前,“是我的主意,管家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医生也是我让他那么说的……”

    眼睛受了芥末的刺激,还在不住地流眼泪,她抬起胳膊抹了一把眼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