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king,睁开眼睛,你看看妈妈……你记得你答应过妈妈什么吗,你要做最出色的将军……你将来会是最出色的国王……你答应过妈妈的……king,我们约好的,你不能食言的……king,妈妈现在命令你醒过来!就像你四岁时一样,妈妈相信你……一定能扛过所有的难关……”

    她边说边哭,精致的脸上满是眼泪。

    冷小野趴在床的另一侧,小心地盯着皇甫耀阳的脸。

    现在可是关键时刻,你可千万不要醒过来呀!

    枕上,皇甫耀阳的睫毛轻轻抖了抖,然后又抖了抖,接着就缓缓地睁开。

    看着他张开的眼睛,冷小野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完蛋了!

    女大公这边的真话还没有说完呢,他怎么就醒了呀?

    生怕女大公看到他清醒,冷小野忙着扑过来,抱住他的脸。

    “皇甫耀阳……不要离开我……呜呜呜……”

    一边“哭”,她就用力将皇甫耀阳的脸转向自己一侧。

    因为多年服用安眠药,皇甫耀阳早已经有了抗药性,所以老管家在牛奶里加的两片安眠药对于他的作用力,实在有限。

    睁开眼睛,看着冷小野满是泪水的脸,他的眼中满是错愕。

    “小野?你……”

    “皇甫耀阳,你醒了!”冷小野一把按住他的嘴唇,一脸欣喜地看向女大公,“他醒了,他真得醒了……”

    “king?”女大公也是含着泪,一脸惊喜地看过来,“妈妈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注意到满脸是泪的女大公,皇甫耀阳眼中闪过愕色,然后就注意到站在一旁,都是躲闪着不敢看他的老管家和医生。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冷小野脸上。

    冷小野抬手抹一把眼睛,向他讨好地笑了笑。

    “king!”女大公的注意力完全在皇甫耀阳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异样,抓住他的手掌,她一脸关切地看向他,“你……你现在怎么样?”

    生怕皇甫耀阳会发脾气,冷小野忙着凑过来,将唇凑到他耳边。

    “老公,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发脾气……再装一会儿,再装一小会儿,求求你!你看看你妈妈,她都要心疼死了……”

    皱着眉,皇甫耀阳转脸看向一旁的女大公。

    此时,女大公正含着眼泪,满脸关切地看着他。

    “king……”

    冷小野轻轻晃晃他的胳膊,以示哀求。

    皇甫耀阳再次侧脸,看向女大公。

    事隔多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得这样狼狈。

    那个一向强势的女人,此刻身上只是套着一身运动装,头发随意地束着一个马尾。

    没有化妆,没有戴任何首饰……

    满脸泪痕,脸上没有半点强势,有的只是伤心。

    那对湛蓝里的眸子,带着复杂的神情注视着他,那样的目光仿佛一下子让他回到了四岁前……

    那个时候,每次他生病受伤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关注地注视着他,一脸害怕失去的模样。

    冷小野悄悄看看皇甫耀阳的表情,“公爵先生,这……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时间了……你……你不想对他说点什么吗?”

    …

第788章 我的儿子是不会死的(2)    “是什么?”女大公怒吼出声。

    “是……是破……破伤风……”医生还在结巴。

    冷小野已经哑着嗓子怒吼出声,“闭嘴!”

    破伤风?!

    女大公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双手一下子抓住医生的手臂,“你……你说他是破伤风……”

    医生垂着头不出声,女大公甩开他的胳膊,伸手抓住老管家。

    “快去找电话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快呀……”

    老管家站着不动,只是一个劲地用手帕擦眼睛。

    医生在一旁轻声说道,“没……没用了,公……公爵先生他……已经……”

    没用了?!

    女大公转过脸,看着枕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儿子,颤抖着转过身,跪到他的床侧,扶住皇甫耀阳的手掌。

    他的手,冰冷的没有温度。

    冷小野悄悄看一眼女大公,将手里裹着毛巾的冰袋塞到床下,突然转过脸来,看向女大公。

    “你来做什么,你现在来做什么……”她“哭”吼着注视着女大公,满脸泪痕,“现在你开心了,他马上就要死了,你儿子马上就要死了……现在,不光他恨你,我也恨你!你把他还给我……”

    说着,她就冲过来,抓住女大公的手臂。

    一旁的老管家和医生收到“信号”,立刻就齐齐地冲过来,拉起冷小野,将她拖向一边。

    “小姐,您冷静一点!”

    两个人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冷小野手捂着脸“呜呜”地哭,眼睛就从指缝里悄悄看着女大公。

    看着枕上“将死”的儿子,女大公全身都已经颤抖起来,心疼得几乎要无法呼吸。

    “king……”她抬起手掌,握住皇甫耀阳没有多少温度的手掌,“对不起……我……我不是真得想要伤害你的,我……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说到这里,她早已经是泣不成声,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女大公的人也是懊悔到极点。

    她原本以为,他可以过得好好的。

    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会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宁愿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宁可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好好地爱他,让他也象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母爱和人生……

    趴在被上,女大公痛哭失声。

    冷小野坐在沙发上,悄悄看着这一切,目光注意到皇甫耀阳睫毛轻轻颤抖,她担心地拧眉。

    不会吧?!

    两片安眠药,他不会这么快就醒吧?!

    她担心地站起身来,凑到床侧,紧张地看看皇甫耀阳的脸,忙着向老管客和医生做个手势。

    二个人立刻就走过来,扶住女大公劝慰。

    “您……您也别太难过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您的错……我知道,您是爱小公爵的……”

    “是啊,公爵先生,人死不能复生,您……”

    “他不会死的!”女大公猛地甩开二人,“我的儿子是不会死的,四岁的时候,他被击中心脏都不会死,现在他也不会死……king……”

    她含着泪抓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抬手扶住皇甫耀阳的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