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什么?”女大公怒吼出声。

    “是……是破……破伤风……”医生还在结巴。

    冷小野已经哑着嗓子怒吼出声,“闭嘴!”

    破伤风?!

    女大公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双手一下子抓住医生的手臂,“你……你说他是破伤风……”

    医生垂着头不出声,女大公甩开他的胳膊,伸手抓住老管家。

    “快去找电话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快呀……”

    老管家站着不动,只是一个劲地用手帕擦眼睛。

    医生在一旁轻声说道,“没……没用了,公……公爵先生他……已经……”

    没用了?!

    女大公转过脸,看着枕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儿子,颤抖着转过身,跪到他的床侧,扶住皇甫耀阳的手掌。

    他的手,冰冷的没有温度。

    冷小野悄悄看一眼女大公,将手里裹着毛巾的冰袋塞到床下,突然转过脸来,看向女大公。

    “你来做什么,你现在来做什么……”她“哭”吼着注视着女大公,满脸泪痕,“现在你开心了,他马上就要死了,你儿子马上就要死了……现在,不光他恨你,我也恨你!你把他还给我……”

    说着,她就冲过来,抓住女大公的手臂。

    一旁的老管家和医生收到“信号”,立刻就齐齐地冲过来,拉起冷小野,将她拖向一边。

    “小姐,您冷静一点!”

    两个人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冷小野手捂着脸“呜呜”地哭,眼睛就从指缝里悄悄看着女大公。

    看着枕上“将死”的儿子,女大公全身都已经颤抖起来,心疼得几乎要无法呼吸。

    “king……”她抬起手掌,握住皇甫耀阳没有多少温度的手掌,“对不起……我……我不是真得想要伤害你的,我……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说到这里,她早已经是泣不成声,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女大公的人也是懊悔到极点。

    她原本以为,他可以过得好好的。

    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会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宁愿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宁可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好好地爱他,让他也象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母爱和人生……

    趴在被上,女大公痛哭失声。

    冷小野坐在沙发上,悄悄看着这一切,目光注意到皇甫耀阳睫毛轻轻颤抖,她担心地拧眉。

    不会吧?!

    两片安眠药,他不会这么快就醒吧?!

    她担心地站起身来,凑到床侧,紧张地看看皇甫耀阳的脸,忙着向老管客和医生做个手势。

    二个人立刻就走过来,扶住女大公劝慰。

    “您……您也别太难过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您的错……我知道,您是爱小公爵的……”

    “是啊,公爵先生,人死不能复生,您……”

    “他不会死的!”女大公猛地甩开二人,“我的儿子是不会死的,四岁的时候,他被击中心脏都不会死,现在他也不会死……king……”

    她含着泪抓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抬手扶住皇甫耀阳的脸。

    …

第787章 我的儿子是不会死的(1)    电话那头,丽萨听着老管家急切的声音,忙着去找女大公接电话。

    此时,女大公也是刚刚睡醒,刚刚从门外跑步回来,听说老管家有紧急的事情找她,她立刻就走过来接过电话。

    “喂,威尔?”

    “公爵先生,您……您能来一趟公爵府吗?”电话那头,老管家的声音十分低沉。

    听出他声音不对,女大公立刻询问,“出了什么事?”

    电话这头,冷小野站在一旁,用手指指鼻子,又揉揉眼睛。

    老管家吸吸鼻子,装着哽咽的语气,“小……小公爵他……他……”

    听到他的声音,女大公的心一下子就纠紧了,“他怎么了?”

    “他……”老管家看一眼冷小野,“您……您过来就知道了!”

    冷小野伸手过来,啪得挂断电话,然后就向老管家竖一个大拇指。

    “马上去通知佣人们,还有,马上让医生过来。”

    “好。”

    老管家转身奔向楼下,冷小野就冲进卧室,拿过自己的化装盒来,帮皇甫耀阳化妆。

    脸色涂成没有血色的苍白,再涂些淡青色,嘴唇也涂得极尽极尽,仿佛没有血色一样,最后还不忘把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此时此刻,城中的公爵府里,女大公已经急急地奔出书房。

    一路冲下楼,她嘴里还在急吼着,“马上帮我准备车子。”

    老管家的性格,竟然会那样的慌乱,明显是出了大事,此时此刻,女大公的心早已经提到嗓子眼儿。

    见女大公冲出房门,保镖们忙着追出来,护卫着她驶出公爵府。

    “快点!”

    坐在车上,女大公还在催促司机。

    车队一路驶出城区,终于驶进郊外的庄园。

    车子在台阶下停住,还没有停稳,女大公已经跳下车去。

    急步奔上台阶,一路冲进客厅,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她急奔向上,只见二楼走廊里,佣人们正在紧张地向着主卧的方向张望。

    女公仆玛丽还在那里抹眼睛。

    见此情景,女大公的心一下子如被人重击了一捶,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伸手拉过一个佣人。

    “怎么回事?”

    佣人转过脸,抽抽噎噎地说不出话来,“公……公爵先生……”

    顾不理再理会那名佣人,女大公迅速分开众人,冲到主卧室门前,推门而入。

    只见门内,室光昏暗,皇甫耀阳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一侧,老管家和医生都是面色深沉,老管家还在那里用手帕擦眼睛。

    冷小野半跪在床侧,正在握着皇甫耀阳的一只手掌。

    “皇甫耀阳……你这个混蛋……你答应过我要和我结婚的,你答应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女大公僵在原地,愣了足足有几秒钟才回过神来,走到床侧,扶住老管家的胳膊。

    “king……king他怎么了?”

    老管家转过脸,红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女大公又转脸看向医生,“king到底怎么了?”

    医生垂着脸,不敢她对视,“公……公爵先生……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