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伸出双臂拥住她的腰身,皇甫耀阳歉意地看着她。

    “对不起啊,我以后会尽量减少工作,多陪你。”

    “恩!老公最好了……”冷小野立刻凑过来亲了他一下,“那我们去吃早餐吧?”

    “我还没有换衣服……”

    “不用换了,反正是在家吗,我喜欢看你随意一点的样子,又不是去公司,不用穿西装……”冷小野微微后退,上下打量他一眼,“就这样……我喜欢。”

    “好。”皇甫耀阳扬唇,“那我们去吃饭。”

    二人一起下楼,老管家早已经准备好早餐。

    看到冷小野走进餐厅,二人目光一对,老管家就轻轻点头,表示已经做好准备。

    皇甫耀阳走过来,帮冷小野拉开椅子,然后就向助理下令。

    “打个电话到公司,今天的会议发到明天。”

    “好的。”助理立刻应了一声,走到餐厅外打电话。

    拿过餐具,冷小野侧眸看看坐到餐桌边的皇甫耀阳,开始吃饭。

    一边吃,一边不时地看向皇甫耀阳。

    “多喝一点牛奶,你要多多补充钙质才行。”

    皇甫耀阳拿过牛奶杯,喝了一小口,“这个牛奶,怎么味道怪怪的?是不是坏掉了?”

    这家伙……嘴巴也太刁了吧?!

    老管家做贼心虚,声音都显得有些干巴,“这个不太可能吧……”

    “我尝尝!”冷小野伸手拿过他的杯子,喝了一小口,“哪有吗?快点吃饭,不要那么刁钻,吃完饭,我还有安排呢!”

    接过她递回来的杯子,皇甫耀阳又喝了一口牛奶,细细地品了品,还是觉得牛奶有些怪异。

    “快喝呀!”冷小野还在一旁催促。

    看看老管家,再看看冷小野,他抬手将杯子送到嘴边,大口喝下。

    装模做样地端着杯子,一直注视着他将整杯牛奶喝完,冷小野这才暗松口气。

    随便吃了几口早餐,就起身拉住他的手,将他带回楼上的卧室,牵到床边。

    “躺下!”

    “你不是有安排吗?”皇甫耀阳问。

    “对啊……”冷小野抬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到枕头上,“我的安排就是……我们一起躺在床|上聊聊天,看看书……享受一下平静的二人世界,不行吗?”

    皇甫耀阳笑了笑,躺到枕上,冷小野就爬到他的身侧来,将两手放到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揉。

    “来……我帮你好好放松一下。”一边帮他按摩,她就轻轻地哼起歌来,看他抬着眼睛看她,她就伸手抚下他的眼皮,“乖,眼睛闭上!”

    他依言而行,冷小野就在那里小声哼唱。

    “皇甫耀阳,你一定有点困了吧……放松……好好睡一觉……”

    听着她的声音,他扬扬唇角,然后就放松了自己,困意就渐渐地升上来。

    冷小野悄悄看看他的样子,轻轻唤唤他的名字。

    “皇甫耀阳?”

    他没有反应。

    看他睡着,冷小野轻手轻脚地起身,光着脚溜出门外,立刻就向走廊里的老管家做个手势。

    “行动……开始!”

    老管家点点头,立刻就转身走进对面的书房,拨通女大公公爵府的电话。

    “丽萨是吗,请马上让公爵先生接电话,我有非常紧张的事情要找她!”

    ……

    么

    …

第784章 想让你陪陪我(1)    灯光下,水晶花瓣光华闪烁。

    女大公伸手触了触花瓣,拿过盒盖将盒子盖好,重新放进抽屉。

    立刻就在桌子上仔细地找起来,找遍了整张桌子,又把了书架、茶几、沙发……依旧没有发现那把匕首。

    从书房里走出来,她皱眉看向站在不远处小会客厅外正向她张望的丽萨。

    “我的刀在哪儿?”

    “您……说什么,我……我不太明白。”丽萨故意装傻。

    女大公气得皱眉,“你也以为我要自杀?”

    丽萨垂着脸,没敢出声。

    “如果我真得要自杀的话,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要我的命,跟本没有必要非用那把刀!”女大公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那把匕首对我非常重要,是我非常在意的东西,把它给我。”

    丽萨抬起脸,“您……您真得不会伤害自己吗?”

    女大公原本想要发脾气,迎上丽萨明显带着关切的目光,她的语气也是微微柔软,“把它还给我,好吗?”

    轻轻点头,丽萨转身下楼,片刻之后,捧了那把用布裹着的匕首上来,送到女大公面前。

    伸手接过那把匕首,打开上面裹着的棉布,看到刀刃上还藏留的血迹,她顿时皱眉。

    “king……受伤了?”

    昨天情况慌乱,又被皇甫耀阳大发了一通脾气,女大公也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丽萨轻轻点头,“公爵先生……昨天是用刀直接抓住刀刃,当时整个手掌都是血,似乎伤得很严重。”

    女大公用棉布轻轻地拭着手中的匕首,“去给公爵府打个电话,向管家问问他的情况告诉我。”

    “是。”丽萨转身去打电话。

    女大公就拿着匕首走回书房,走进洗手间,小心地清洗掉刀身上的血迹。

    看着那把雪亮的匕首,她的思绪也是不自觉地回到从前。

    想起那个人中枪之后跌入海水中的样子,女大公的手指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匕首,眼圈就再一次红起来。

    门被敲响,丽萨走进书房。

    她忙着抹一把眼睛,将眼睛向上推了推,从洗手间走出来。

    “怎么样?”

    “管家先生说,小姐已经为公爵先生处理好伤口,没有大碍,让您不用担心。”

    女大公这才松了口气,挥手示意她出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先生。”丽萨站在原地,“您……您气血不好,也早点睡吧。”

    女大公轻轻点头,“我马上就睡。”

    丽萨转身退出书房,女大公就拿过盒子里的鹿皮,轻轻地擦拭着手中的那把匕首。

    久久,出神。

    ……

    ……

    一晚缠|绵之后,冷小野很自然地赖床了。

    睁开眼睛看到皇甫耀阳不在,她立刻就抬起左腕看看腕上的运动表,坐标显示,他与她的距离不足三米。

    而且,还在慢慢靠近。

    卧室的门被推开,皇甫耀阳轻手轻脚地走进来。

    他身上套着了白色的运动装,脚上是跑鞋,刚刚运动回来,额侧微有薄汗。

    冷小野窝在枕头上向他露出笑意。

    “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