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本以为她还在睡觉,没想到她会醒得这么早,皇甫耀阳迈步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轻轻吻吻她的额头。

    “时间还早,如果不饿的话就再睡一会儿。”

    其实她是很想再睡一会儿,不过,想到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冷小野立刻就撑臂起身。

    “饿了?”看她坐起身,皇甫耀阳忙问,“我去准备早餐给你?”

    “不要!”冷小野伸个懒腰,手就伸过来,握住他的右手,“你的手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他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

    不过是皮外伤,对他实在不算什么。

    冷小野拥住他的颈,在他脸上吻了吻,“啊……好咸!去冲个澡吧,记得伤口不要沾水。”

    皇甫耀阳帮她拿过需要的衣服,这才走进浴室。

    迅速地穿衣下床,冷小野胡乱跑进餐厅洗了一把脸,用皮筋将头发梳成一个马背,人就悄悄地拉开门,轻手轻脚地跑下楼。

    客厅里,老管家正在向女佣安排早餐的事情,看到她忙着打招呼。

    “小姐,早!”

    冷小野一把就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拖到客厅一角,然后就附耳过去,向他低低地耳语几声。

    “这……”老管家有些犹豫,“这样……行吗?”

    冷小野撇撇嘴,“您昨天晚上不是还说相信我的吗?”

    “我不是不相信您,我就是怕……万一……”

    冷小野拍拍胸口,“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万一事情败露,所有的事情我扛着,您只要配合我别露出马脚就行。”

    “只是……真得会有效果吗?”老管家还是有些不确定。

    “我保证,绝对有效果。”冷小野嘿嘿一笑,“虽然这是个馊主意,不过绝对也是妙计,就算事情不成,大不了他们骂我一顿。”

    老管家忙道,“如果事情不成,到时候我会承认……是我的主意。”

    “好了,您就别和我邀功了,一会儿他就要下楼了,您去帮我把我需要的东西准备好,我先上楼看看。”向老管家做一个小心的手势,冷小野转身上楼。

    卧室里,皇甫耀阳已经洗完澡走出来,正在衣帽间里换衣服。

    冷小野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拿过衬衫准备往身上套。

    冷小野走上前来抓住他的衬衫,“今天还要工作呀?”

    “公司有一个会议,我要去出席一下。”皇甫耀阳歉意地向她笑笑,“只是一个小会,我去一趟就回来,顺便把几个重要的工作安排一下,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北京了。”

    “可是……”冷小野拉住他的手掌,撒娇一样地晃了晃,“老公……我想让你今天上午在家陪我,就一个上午……好不好吗?求求你啦!”

    生怕他不同意,她抱着他的腰,可怜巴巴地抬着小脸看着他。

    “就这一次,就一次……好老公,亲爱的……耀阳欧巴!”

    皇甫耀阳微微侧脸,“小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要他放下工作来陪她,他难免担心。

    “没有啦!”冷小野伸手拥住他的颈,“我就是……想让你陪陪我,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会议,你就请个假,或者……改期?”

    ?

    …

第783章 二十四朵蔷薇(3)    两个人一起躺在浴缸里,她靠在他的胸口,皇甫耀阳整个人像个大靠椅一样任她倚着,手就伸过来帮她仔细清洗。

    冷小野就懒洋洋地靠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想动。

    洗完澡,二人重新回到床上。皇甫耀阳起初拿了毛毯帮她擦拭。

    擦着擦着,手指却不自觉地在她身上流连起来,唇就再一次凑过来,轻吻着她的耳垂。

    “小野……可以……再来一次吗?”

    虽然每天都和她在一起,可是他一向都会控制着自己,生怕像上一次一样,再把她弄昏过去。

    可是,男性的荷尔蒙却并不是他可以控制。

    怀中的这个女孩,如毒药一样,总是让他难以自控。

    那个一向强势的男人,如此温柔请求,她哪里说得出拒绝的话来。

    没有说话,她只是伸过戴着运动手表的手臂,拥住他的颈。

    得到她的信号,他也不再犹豫,当即霸道地覆过来,将她再次压在身下,吻上她的左肩。

    两个人的左耳都贴在一处,两颗相同的红色耳钉闪烁出同样耀眼的光华。

    两人腕上的手表,显示出来的位置,完全吻合成同一个坐标。

    ……

    ……

    公爵府。

    宿醉一夜的女大公,直到深夜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站在门外的助理丽萨看到她,立刻就迎过来。

    “公爵先生,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女大公揉揉闷疼的太阳穴,“简单一点。”

    “好的。”丽萨听说她要吃东西,语气明显地明快了些,“我马上帮您准备……对了,有一份您的礼物,我放在您的书桌上了。”

    礼物?

    女大公迈步走进对面的书房。

    书房桌上,一切还保持着之前的原样,只是不见那把匕首。

    桌子一角,放着一只包着深蓝色彩纸的小礼盒。

    女大公随手抓开礼盒,翻开里面纸盒的盒盖,只见盒子里,金色的丝绒上,静静地放着一朵红色的水晶花。

    有点像玫瑰,但是不是玫瑰,那是蔷薇。

    女大公最爱的就是蔷薇花,所以她能一眼就看出玫瑰与蔷薇的区别。

    除了这朵水晶花之外,盒子里空无一物,没有卡片,没有只字片语,更没有署名。

    从盒子里取出那朵水晶蔷薇花,女大公微微皱眉,然后就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

    盒子里,静静地躲着一排蔷薇花。

    与她手中的蔷薇花,几无二致。

    伸过手指,女大公小心将那朵蔷薇花放到盒子内。

    盒子里,已经有二十三朵蔷薇,加上这一朵,便是二十四朵。

    她从来不知道送这些蔷薇花的人是谁,只是每年元旦前后,她都会收到这样的一份礼物。

    有的时候,是从欧洲寄过来。

    有的时候,是从美洲寄过来。

    亦有的时候来自亚洲……

    她曾经试图去查过是谁,可是查了无数次,却只是途劳。

    到后来,她亦已经不再去查,只是习惯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收到一支蔷薇。

    注视着盒子里的蔷薇,女大公微扬唇角。

    “谢谢。”

    不管对方是谁,能够将一件事情坚持二十四年,都值得她说一声谢谢。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