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拉过薄被盖到女大公的身上,男人蹲着身,在床边注视她许久,终于站起身来。

    “coco,我必须要走了。”

    枕上,女大公睡得很沉,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男人向前迈了一步,犹豫了一下,又退了回来,颤抖着伸出手指,很轻地触了触她的脸。

    然后,他缓缓地向她弯下身。

    在距离她的脸还有一寸有余的时候,他猛地抬起身子。

    “不,我没有这个资格……新年快乐,coco,明年我会再来看你的,保重。”

    用力控制着自己,从她的脸上收回手掌,男人大步走上露台,身手利落地跳下阳台,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一片夜色中。

    ……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皇甫耀阳依如往日一样,在六点钟的时候,准时清醒过来。

    看看怀里香甜睡着的冷小野,他默默地注视她一会儿,才小心地从她颈间抽出手臂,长身而起,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来到对面书房,走进洗手间洗漱,目光触到镜中的自己,他抬起手指,轻轻了摸了摸左耳上那个小小的耳钉。

    异色双眸里,闪过一抹亮色。

    走到桌边,他伸手按下内线电话。

    “帮我准备车子,我要出去一趟。”

    “是的,公爵先生。”助理立刻答应。

    回到房间,在衣帽间内换了一套西装出来,看看枕上还在睡着的冷小野,皇甫耀阳笑了笑,转身走出卧室。

    下楼坐上车子,离开庄园。

    这个时候,卧室内的冷小野亦已经打了一个哈欠,动了动身子。

    摸了摸身边,没有摸到皇甫耀阳,她疑惑地睁开眼睛,只看到空荡荡的半边床。

    “皇甫耀阳?”

    没人回应。

    “老公?”

    没人回应。

    “亲爱的?!”

    还是没人回应。

    “咦?”冷小野懒洋洋地爬起身,“人呢?”

    起身下床,冷小野到浴室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人,又拢好衣服走进书房,还是没有看到人。

    冷小野一路下楼,看到老管家,正要询问,对方已经主动开口。

    “公爵先生说有事情出去一趟,让您不要担心。您一定饿了吧,我马上让佣人帮你准备早餐!”

    “好的,谢谢。”

    冷小野正要上楼,一名佣人已经捧着一个快递走进来。

    “小姐,您的快递,是从美国来的。”

    接过快递盒,看看上面的地址,冷小野立刻扬起唇角。

    将快递盒子打开,取出里面巴掌大小的盒子,她立刻就捧在手心里上楼。

    打开盒盖看看里面的东西,她立刻就拿过手机,拨通乔的电话。

    “乔叔叔,是我,东西已经收到了,非常感谢。”

    “k的事情,我非常报歉。”乔满是歉意的说道。

    “算了,等我结婚的时候,您帮我包一个大红包好了。”冷小野笑道。

    “你要结婚了吗?”乔语气中染上惊喜。

    “恩,现在还没有确定日期,确定之后我再通知您。”

    “好的,我一定参加。”

    挂完电话,冷小野捧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脸上就再次露出笑意。

    …

第777章 应该说是魔力(3)    冷小野略有所悟地点点头,“看来……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

    这两个家伙都这么倔强,不下点猛药看来是不行的。

    可是,要怎么办呢?

    “我相信。”老管家一脸希翼地看着她,“您一定有办法的。”

    冷小野抬眸,看看老管家,无奈地笑了笑。

    “您就那么相信我?”

    “是的,小姐。”老管家却是满脸地认真和信任,“在您身上,有一种力量,不,应该说是魔力,可以改变你身边的人。自从公爵先生认识你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许多。不光是他,还有整个公爵府,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相信,您也一定能改变他们母子的关系。”

    冷小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哪有那么厉害啊?”

    “是真的,您知道吗,整个伯爵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您。”老管家注视着她的脸,“您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担心地睡不着觉,听说您失踪的事情,玛丽哭得眼睛都肿了。”

    “真得报歉,让大家担心了。”冷小野皱起眉,“我去看看她吧?”

    “没事,昨天您回来之后,她高兴地烤面包的时候都在跳舞。”老管家笑着向她欠了欠身子,“时候不早了,您也先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也急不得,慢慢来吧。”

    “好。”冷小野看一眼表,“那您也早点睡会吧,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老管家后退一步,很郑重地向她行了一礼,“谢谢,谢谢您。”

    “您这样客气,我会觉得您把我当外人的。”冷小野笑道。

    老管家也笑起来,“那我以后不这么客气。”

    冷小野轻轻点头,然后再次露出担心的神色,“女大公那边……不会有什么事情吗?”

    “我刚才已经找过电话过去,让丽萨她们几个人多加小心,不会有事的!”

    冷小野这才放了心,向他道过晚安之后回到房间,躺到皇甫耀阳身侧,她伸过手臂来拥住他的腰身,人却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皱着小眉毛深思起来。

    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这对母子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呢?!

    ……

    ……

    公爵府。

    二楼卧室。

    女大公靠在门上,哭了许久,整个人都已经疲惫地没有力气。

    她站起身,走向床边,走了几步就身子一软,无力地倒在地板上。

    露台上,传来轻微的声响。

    一对眼睛隔着纱帘看着门内的一切,垂在身侧的手掌缓缓地收紧。

    女大公并没有爬起来,只是蜷在地板上缩起身子。

    片刻之后,就已经沉沉睡去,疲惫再加上酒意,她的意识亦已经到了支撑的底线。

    露台上。

    男人隔着纱帘注视她许久,看她久久没有动,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轻轻地挑开纱帘走进来,轻手轻脚地走进她面前。

    蹲下身来,看向她的脸。

    注视着她眼角上挂着的眼泪,他很轻地叹了口气。

    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男人转身走到床边,将她轻手轻脚地放到枕上。

    伸过手掌,帮她把眼角沾着的那颗泪水擦掉,他半蹲在她的床侧,看着她的脸。

    许久沉默。

    最后才低低开口。

    “coco,对不起!”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