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略有所悟地点点头,“看来……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

    这两个家伙都这么倔强,不下点猛药看来是不行的。

    可是,要怎么办呢?

    “我相信。”老管家一脸希翼地看着她,“您一定有办法的。”

    冷小野抬眸,看看老管家,无奈地笑了笑。

    “您就那么相信我?”

    “是的,小姐。”老管家却是满脸地认真和信任,“在您身上,有一种力量,不,应该说是魔力,可以改变你身边的人。自从公爵先生认识你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许多。不光是他,还有整个公爵府,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相信,您也一定能改变他们母子的关系。”

    冷小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哪有那么厉害啊?”

    “是真的,您知道吗,整个伯爵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您。”老管家注视着她的脸,“您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担心地睡不着觉,听说您失踪的事情,玛丽哭得眼睛都肿了。”

    “真得报歉,让大家担心了。”冷小野皱起眉,“我去看看她吧?”

    “没事,昨天您回来之后,她高兴地烤面包的时候都在跳舞。”老管家笑着向她欠了欠身子,“时候不早了,您也先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也急不得,慢慢来吧。”

    “好。”冷小野看一眼表,“那您也早点睡会吧,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老管家后退一步,很郑重地向她行了一礼,“谢谢,谢谢您。”

    “您这样客气,我会觉得您把我当外人的。”冷小野笑道。

    老管家也笑起来,“那我以后不这么客气。”

    冷小野轻轻点头,然后再次露出担心的神色,“女大公那边……不会有什么事情吗?”

    “我刚才已经找过电话过去,让丽萨她们几个人多加小心,不会有事的!”

    冷小野这才放了心,向他道过晚安之后回到房间,躺到皇甫耀阳身侧,她伸过手臂来拥住他的腰身,人却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皱着小眉毛深思起来。

    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这对母子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呢?!

    ……

    ……

    公爵府。

    二楼卧室。

    女大公靠在门上,哭了许久,整个人都已经疲惫地没有力气。

    她站起身,走向床边,走了几步就身子一软,无力地倒在地板上。

    露台上,传来轻微的声响。

    一对眼睛隔着纱帘看着门内的一切,垂在身侧的手掌缓缓地收紧。

    女大公并没有爬起来,只是蜷在地板上缩起身子。

    片刻之后,就已经沉沉睡去,疲惫再加上酒意,她的意识亦已经到了支撑的底线。

    露台上。

    男人隔着纱帘注视她许久,看她久久没有动,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轻轻地挑开纱帘走进来,轻手轻脚地走进她面前。

    蹲下身来,看向她的脸。

    注视着她眼角上挂着的眼泪,他很轻地叹了口气。

    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男人转身走到床边,将她轻手轻脚地放到枕上。

    伸过手掌,帮她把眼角沾着的那颗泪水擦掉,他半蹲在她的床侧,看着她的脸。

    许久沉默。

    最后才低低开口。

    “coco,对不起!”

    ……

    么

    …

第776章 应该说是魔力(2)    “小野,别再提起她,我真得不想听。”皇甫耀阳伸手拥住她的腰身,将脸埋在她的胸口,“现在……我只想安静地呆一会儿。”

    没有再说什么,冷小野只是抬手抱住他的头,轻轻地用手梳理着他的头发。

    在她的安抚之下,皇甫耀阳也是一点点地放松下来。

    冷小野将他安顿到枕上,帮他轻轻地揉开皱着的眉心,一直到他在她的臂弯里睡着,才小心地将手臂抽出来,替他盖上薄被。

    轻手轻脚地走出门来,只见老管家已经站在门外。

    “公爵先生怎么样?”老管家轻声询问。

    “睡着了。”冷小野向对面的书房扬扬下巴,“进去说吧!”

    二人一先一后地走进书房,老管家就轻声开口。

    “小姐,您告别别误会,女大公她绝对没有那样的意思……其实,那把匕首……是……是公爵的父亲留下来的,我想她只是又想起了那个人,才拿出刀来看看。”

    皇甫耀阳的父亲?

    冷小野微微皱眉,“您知道,他父亲的事情?”

    老管家轻轻摇头,“我知道的也不多,那个时候,小姐她和您一样,不喜欢呆在皇宫,总是到处跑……后来有一次,她回来的时候,很兴奋地告诉我,她在恋爱,我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他……死了。”

    “死了?”冷小野一惊,“怪不得……皇甫耀阳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

    “他们没有正式结婚,女大公当时也是承认着极大的压力,为了给公爵先生一个合理的身份,她答应了一个一直追求她的贵族男子的求婚……”老管家叹了口气,“结果,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那个男人就出了车祸,女大公那时候已经很明显怀了孕,只好自己生下这个孩子。您也应该可以想象,她当时面对着极大的压力。因为公爵先生顺位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从出生起就一直面临着各种危险。直到四岁那年,小公爵生日的时候,一颗子弹差点要了他的命,为了保护他,女大公只好选择离开他,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所有……”

    老管家取出手帕,拭了拭眼睛。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刻意表现出与小公爵的敌对,都是为了小公爵,她原本也是和您一样,喜欢旅游,喜欢玩,对于仕图她没有半点兴趣……她踏身政界,像个斗士一样和男人们争斗,一步步地走到今天的位置,都是为了保护小公爵。我曾经答应过她不把这些说出来,可是今天我……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她……她太可怜了。”

    “我不明白。”冷小野皱着眉,“明明我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因为她害怕。”老管家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和小公爵一样要强,她害怕小公爵不会原谅她,所以她才不敢表达的……她现在一定也很痛苦。”

    女大公的性格和皇甫耀阳几乎是同出一辙。

    二个人都太骄傲太强势,害怕失败,所以有的时候宁愿为难自己和自己较劲,也不愿意去尝试解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