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野,别再提起她,我真得不想听。”皇甫耀阳伸手拥住她的腰身,将脸埋在她的胸口,“现在……我只想安静地呆一会儿。”

    没有再说什么,冷小野只是抬手抱住他的头,轻轻地用手梳理着他的头发。

    在她的安抚之下,皇甫耀阳也是一点点地放松下来。

    冷小野将他安顿到枕上,帮他轻轻地揉开皱着的眉心,一直到他在她的臂弯里睡着,才小心地将手臂抽出来,替他盖上薄被。

    轻手轻脚地走出门来,只见老管家已经站在门外。

    “公爵先生怎么样?”老管家轻声询问。

    “睡着了。”冷小野向对面的书房扬扬下巴,“进去说吧!”

    二人一先一后地走进书房,老管家就轻声开口。

    “小姐,您告别别误会,女大公她绝对没有那样的意思……其实,那把匕首……是……是公爵的父亲留下来的,我想她只是又想起了那个人,才拿出刀来看看。”

    皇甫耀阳的父亲?

    冷小野微微皱眉,“您知道,他父亲的事情?”

    老管家轻轻摇头,“我知道的也不多,那个时候,小姐她和您一样,不喜欢呆在皇宫,总是到处跑……后来有一次,她回来的时候,很兴奋地告诉我,她在恋爱,我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他……死了。”

    “死了?”冷小野一惊,“怪不得……皇甫耀阳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

    “他们没有正式结婚,女大公当时也是承认着极大的压力,为了给公爵先生一个合理的身份,她答应了一个一直追求她的贵族男子的求婚……”老管家叹了口气,“结果,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那个男人就出了车祸,女大公那时候已经很明显怀了孕,只好自己生下这个孩子。您也应该可以想象,她当时面对着极大的压力。因为公爵先生顺位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从出生起就一直面临着各种危险。直到四岁那年,小公爵生日的时候,一颗子弹差点要了他的命,为了保护他,女大公只好选择离开他,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所有……”

    老管家取出手帕,拭了拭眼睛。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刻意表现出与小公爵的敌对,都是为了小公爵,她原本也是和您一样,喜欢旅游,喜欢玩,对于仕图她没有半点兴趣……她踏身政界,像个斗士一样和男人们争斗,一步步地走到今天的位置,都是为了保护小公爵。我曾经答应过她不把这些说出来,可是今天我……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她……她太可怜了。”

    “我不明白。”冷小野皱着眉,“明明我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因为她害怕。”老管家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和小公爵一样要强,她害怕小公爵不会原谅她,所以她才不敢表达的……她现在一定也很痛苦。”

    女大公的性格和皇甫耀阳几乎是同出一辙。

    二个人都太骄傲太强势,害怕失败,所以有的时候宁愿为难自己和自己较劲,也不愿意去尝试解释。

    …

第775章 应该说是魔力(1)    女大公双手扶着桌子,皱着眉看着停在门口的儿子。

    他的眉紧皱成一团,一对眸子里满是失望。

    那个样子,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了十几年前。

    皇甫耀阳四岁时遇刺之后,醒来,听到她对他说了那些话之后的表情。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带刺的手掌握住,刺刺地疼起来。

    眼睛发热,喉咙里堵堵的,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两只手在桌沿上收紧,指甲划过桌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直起身子,她微晃着绕过桌子,一步一步地向皇甫耀阳走过来。

    “king……对不起,我……我不配做你的母亲,希望你……你和小野……幸福!”

    强忍着想要去拥抱儿子的冲动,她紧紧地握着两手,指尖都将掌心刺疼。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眼泪,她迈步从他面前走过,走向门外。

    自从那天晚上,对儿子说过那样的话之后,她就没有奢望过他的原谅。

    她只是希望他平安幸福,现在,他找到了自己的爱人,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在他身边陪着他,以后他一定会幸福。

    走到对面的卧室,女大公轻轻地关上门,后背靠在门上,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无力地蹲下身,她抬手抱住脸,无声地哭起来。

    那个一向在人前强势、倔强的女人,哭得像个泪人。

    皇甫耀阳抿了抿唇,目光在对面闭紧的房间看了看,握紧还在流血的手掌,拉着冷小野走向楼梯的方向。

    “走,我们回家!”

    他的脸色极是阴沉,如深冬时的凝霜。

    坐到车上的时候,冷小野几次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注意到他还在流血的手掌,她忙着从他身上摸出手帕,帮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一路回到郊外的庄园,她忙着转身去找医药箱,回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不见皇甫耀阳。

    老女佣抬手指指楼上,冷小野忙着上楼。

    终于,在卧室里找到他。

    皇甫耀阳站在露台上,正在注视着夜色出神。

    走过来扶住他的胳膊,冷小野将他拉回房间,按坐在床|上,立刻就解开他手上的手帕,帮他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

    看着他手掌上,因为握刀用力,而翻开的皮肉,她只是心疼地皱眉。

    用纱布帮他把伤口包扎好,冷小野起身坐到他身侧,还未开口,已经被他拥过去。

    “小野……不用担心,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

    伸过手臂,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冷小野深吸口气。

    “皇甫耀阳,我觉得……你好像是误会你妈妈了。”

    “不要提她。”皇甫耀阳沉声打断她的话,“小野,从现在开始,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她,好不好?”

    “可是……”冷小野抬手扶住他的脸,人不站起身坐到他腿上,与他目光对视,“其实你很在乎她不是吗?”

    “我没有。”他立刻否认。

    “皇甫耀阳。”冷小野将他的脸扶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撮合你和你妈妈吗?”

    “因为你想让我和你一样,拥有一个和谐的家庭。”

    “没错。”冷小野轻轻点头,“而且,不仅仅是如此,还因为我知道……你妈妈她真得很爱你。她之所以离开你、疏远你……都是因为爱你。”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