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双手扶着桌子,皱着眉看着停在门口的儿子。

    他的眉紧皱成一团,一对眸子里满是失望。

    那个样子,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了十几年前。

    皇甫耀阳四岁时遇刺之后,醒来,听到她对他说了那些话之后的表情。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带刺的手掌握住,刺刺地疼起来。

    眼睛发热,喉咙里堵堵的,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两只手在桌沿上收紧,指甲划过桌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直起身子,她微晃着绕过桌子,一步一步地向皇甫耀阳走过来。

    “king……对不起,我……我不配做你的母亲,希望你……你和小野……幸福!”

    强忍着想要去拥抱儿子的冲动,她紧紧地握着两手,指尖都将掌心刺疼。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眼泪,她迈步从他面前走过,走向门外。

    自从那天晚上,对儿子说过那样的话之后,她就没有奢望过他的原谅。

    她只是希望他平安幸福,现在,他找到了自己的爱人,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在他身边陪着他,以后他一定会幸福。

    走到对面的卧室,女大公轻轻地关上门,后背靠在门上,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无力地蹲下身,她抬手抱住脸,无声地哭起来。

    那个一向在人前强势、倔强的女人,哭得像个泪人。

    皇甫耀阳抿了抿唇,目光在对面闭紧的房间看了看,握紧还在流血的手掌,拉着冷小野走向楼梯的方向。

    “走,我们回家!”

    他的脸色极是阴沉,如深冬时的凝霜。

    坐到车上的时候,冷小野几次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注意到他还在流血的手掌,她忙着从他身上摸出手帕,帮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一路回到郊外的庄园,她忙着转身去找医药箱,回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不见皇甫耀阳。

    老女佣抬手指指楼上,冷小野忙着上楼。

    终于,在卧室里找到他。

    皇甫耀阳站在露台上,正在注视着夜色出神。

    走过来扶住他的胳膊,冷小野将他拉回房间,按坐在床|上,立刻就解开他手上的手帕,帮他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

    看着他手掌上,因为握刀用力,而翻开的皮肉,她只是心疼地皱眉。

    用纱布帮他把伤口包扎好,冷小野起身坐到他身侧,还未开口,已经被他拥过去。

    “小野……不用担心,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

    伸过手臂,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冷小野深吸口气。

    “皇甫耀阳,我觉得……你好像是误会你妈妈了。”

    “不要提她。”皇甫耀阳沉声打断她的话,“小野,从现在开始,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她,好不好?”

    “可是……”冷小野抬手扶住他的脸,人不站起身坐到他腿上,与他目光对视,“其实你很在乎她不是吗?”

    “我没有。”他立刻否认。

    “皇甫耀阳。”冷小野将他的脸扶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撮合你和你妈妈吗?”

    “因为你想让我和你一样,拥有一个和谐的家庭。”

    “没错。”冷小野轻轻点头,“而且,不仅仅是如此,还因为我知道……你妈妈她真得很爱你。她之所以离开你、疏远你……都是因为爱你。”

    …

第774章 锋芒不减当年(3)    不等她的话说完,里面已经传来女大公的怒吼声。

    “滚开,不要烦我!”

    几个人都听出她的哭腔。

    丽萨转过脸,无奈地看向冷小野几人。

    皇甫耀阳皱皱眉,伸手过来拧了拧门把手。

    房门轻响,然后就被打开,他推开房门。

    只见女大公正坐在书桌后,手中还握着一把雪亮的匕首,正将匕首移向自己的左手。

    一眼看过去,皇甫耀阳瞬间变了脸色。

    “你疯了!”

    怒吼一声,他箭步冲进书房,三步就冲到书桌边,一把抓住女大公手中的匕首。

    “你……”女大公错愕地抬起脸,看着突然出现的皇甫耀阳,“king?!”

    这功夫,冷小野和老管家、丽萨等人都是跟着冲进来。

    看着女大公手中握着的匕首,几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您……”冷小野忙着跑过来,扶住女大公的胳膊,“您这是干什么呀?”

    “公爵先生!”

    老管家和丽萨都是急呼出声。

    皇甫耀阳紧紧握着刀刃,人已经怒吼出声。

    “快放开!”

    “您放松手啊!”冷小野也是急急地说道。

    女大公回过神来,看着皇甫耀阳握在刀刃上的手掌,慌乱地松开手指。

    皇甫耀阳立刻就将刀拿过去,交给一个保镖。

    因为用力过稳,刀刃已经割破皇甫耀阳的手指,他的手掌上有明显的血迹。

    看到儿子手上的血,女大公心疼地皱眉。

    “king……”

    “够了!”皇甫耀阳愤怒地打断她的话,“就因为我说要结婚了,你就这样是吗?就因为我没有顺从你的意思,你就要死来威胁我?”

    “我……”女大公皱眉看着他愤怒的脸,“我不是……我……”

    “从小到大你就是这样。”皇甫耀阳再次怒吼出声,“你不是讨厌我吗?你管我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改变我的想法吗?”

    “皇甫耀阳!”冷小野冲过来,扶住他的胳膊,“你少说两句。”

    皇甫耀阳伸臂将她拥到怀里,皱着眉看着一脸错愕的女大公,“听说你失踪,小野不顾一切地跟我回来救你,因为你,她差点死在大海里。为了搓合我们的关系,她一次次地帮你说好话,安排我们一起吃饭。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她的?就是为了阻止我和她结婚,你竟然用这种手段。你现在听清楚,我不管你心中怎么想,我也不管你要怎么做。这个女人……冷小野,我娶定了,哪怕你死了,我也要和她结婚!我要和她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包括你在内!”

    拉住冷小野,皇甫耀阳一把将送过药箱的保镖推开,迈步就要走。

    椅子上的女大公嚯得站起身来。

    “king,你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不理会,只是拥着冷小野走向房门的方向。

    女大公一把推开身后的椅子,“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母亲,你就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在门口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向她。

    “母亲?”他紧皱着眉,异色双瞳里满是愁苦之色,“你还记得……是我的母亲吗?”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