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等她的话说完,里面已经传来女大公的怒吼声。

    “滚开,不要烦我!”

    几个人都听出她的哭腔。

    丽萨转过脸,无奈地看向冷小野几人。

    皇甫耀阳皱皱眉,伸手过来拧了拧门把手。

    房门轻响,然后就被打开,他推开房门。

    只见女大公正坐在书桌后,手中还握着一把雪亮的匕首,正将匕首移向自己的左手。

    一眼看过去,皇甫耀阳瞬间变了脸色。

    “你疯了!”

    怒吼一声,他箭步冲进书房,三步就冲到书桌边,一把抓住女大公手中的匕首。

    “你……”女大公错愕地抬起脸,看着突然出现的皇甫耀阳,“king?!”

    这功夫,冷小野和老管家、丽萨等人都是跟着冲进来。

    看着女大公手中握着的匕首,几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您……”冷小野忙着跑过来,扶住女大公的胳膊,“您这是干什么呀?”

    “公爵先生!”

    老管家和丽萨都是急呼出声。

    皇甫耀阳紧紧握着刀刃,人已经怒吼出声。

    “快放开!”

    “您放松手啊!”冷小野也是急急地说道。

    女大公回过神来,看着皇甫耀阳握在刀刃上的手掌,慌乱地松开手指。

    皇甫耀阳立刻就将刀拿过去,交给一个保镖。

    因为用力过稳,刀刃已经割破皇甫耀阳的手指,他的手掌上有明显的血迹。

    看到儿子手上的血,女大公心疼地皱眉。

    “king……”

    “够了!”皇甫耀阳愤怒地打断她的话,“就因为我说要结婚了,你就这样是吗?就因为我没有顺从你的意思,你就要死来威胁我?”

    “我……”女大公皱眉看着他愤怒的脸,“我不是……我……”

    “从小到大你就是这样。”皇甫耀阳再次怒吼出声,“你不是讨厌我吗?你管我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改变我的想法吗?”

    “皇甫耀阳!”冷小野冲过来,扶住他的胳膊,“你少说两句。”

    皇甫耀阳伸臂将她拥到怀里,皱着眉看着一脸错愕的女大公,“听说你失踪,小野不顾一切地跟我回来救你,因为你,她差点死在大海里。为了搓合我们的关系,她一次次地帮你说好话,安排我们一起吃饭。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她的?就是为了阻止我和她结婚,你竟然用这种手段。你现在听清楚,我不管你心中怎么想,我也不管你要怎么做。这个女人……冷小野,我娶定了,哪怕你死了,我也要和她结婚!我要和她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包括你在内!”

    拉住冷小野,皇甫耀阳一把将送过药箱的保镖推开,迈步就要走。

    椅子上的女大公嚯得站起身来。

    “king,你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不理会,只是拥着冷小野走向房门的方向。

    女大公一把推开身后的椅子,“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母亲,你就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在门口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向她。

    “母亲?”他紧皱着眉,异色双瞳里满是愁苦之色,“你还记得……是我的母亲吗?”

    ……

    么

    …

第773章 锋芒不减当年(2)    皇甫耀阳原本认为,自己的母亲是绝不可能自杀的那种人。

    听着冷小野说得详细,也是心中一紧。

    原本被冷小野抓着奔向楼下的他,不自觉地就加快脚步。

    二人一起冲到楼下的时候,老管家已经命人将车子准备好,看到二人冲下来,立刻就拉开车门。

    拉着冷小野坐到车内,皇甫耀阳立刻就沉声下令。

    “开车!”

    老管家坐到副驾驶,车子立刻启动,向着城中公爵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

    ……

    公爵府内。

    助理丽萨打完电话,知道冷小野马上就会赶过来,心中稍稍心安,担心着女大公,她忙着倒了一杯果汁走上楼来。

    楼上,保镖正站在书房门外,小心地倾听着门内的动静。

    “怎么样?”丽萨小声问。

    保镖向门内指了指,“刚刚走进书房去了。”

    丽萨心中担心,轻轻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反应,她小心地将门推开,只见女大公正从书架上拿下一瓶开了酒,往杯子里倒。

    “公爵先生!”丽萨忙着走过来,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您不能再喝了,您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喝酒太多会影响伤口的,而且您的胃……”

    “闭嘴!”女大公不悦地打断她的话,“出去,我想安静一会儿。”

    “我……我不出声陪着您,行吗?”丽萨小声问。

    女大公转过脸,一对眸子愤怒地瞪着她,“我说……出去!”

    被她的气势所迫,丽萨只好点头,退出书房。

    提着酒瓶和杯子,晃到沙发边,女大公随手将酒杯放到桌上。

    抬起手来,将眼镜摘下来,丢在茶几上,她随便地将自己扔在沙发上,扬手将酒杯送到嘴边,大口地喝着。

    很快,一杯酒已经被她喝干,靠在沙发背上,仰着脸注视着天花板,她湛蓝色的眼睛里,不知何时已经满是泪水。

    “你儿子很争气,现在……他是将军,如果他不放弃,将来可能还是国王……可惜,你看不到了……”抬手抹了一把脸,女大公猛地站起身来,用力一挥手,好像要赶走心里那郁结的情绪,“你这个混蛋,你也不配看到……”

    跌跌撞撞地走到书桌边,她伸手拉开柜子,从里面翻出一个木盒,打开盖子。

    木盒里,放着一把匕首。

    黑色的手柄,锋利的薄刃……虽然已经珍藏多年,却是锋芒不减当年。

    伸手,握住刀柄,女大公伸出手指,轻轻地抚过刃身,手指就微微地颤抖起来。

    啪!

    一颗眼泪落下来,击在刀身上,然后,溅开。

    ……

    ……

    楼下。

    黑色轿车迅速地驶近,车子刚一停稳,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就分别推门下了车,老管家也是紧随其后,三个人就一起向着台阶上跑上来。

    一路上楼。

    丽萨正站在书房门外,急得团团转。

    看到他们二人,她忙着迎过来,“小姐,公爵先生。”

    冷小野停下脚步,“女大公她人呢?”

    “在书房里。”丽萨将几个引到书房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公爵先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