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原本认为,自己的母亲是绝不可能自杀的那种人。

    听着冷小野说得详细,也是心中一紧。

    原本被冷小野抓着奔向楼下的他,不自觉地就加快脚步。

    二人一起冲到楼下的时候,老管家已经命人将车子准备好,看到二人冲下来,立刻就拉开车门。

    拉着冷小野坐到车内,皇甫耀阳立刻就沉声下令。

    “开车!”

    老管家坐到副驾驶,车子立刻启动,向着城中公爵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

    ……

    公爵府内。

    助理丽萨打完电话,知道冷小野马上就会赶过来,心中稍稍心安,担心着女大公,她忙着倒了一杯果汁走上楼来。

    楼上,保镖正站在书房门外,小心地倾听着门内的动静。

    “怎么样?”丽萨小声问。

    保镖向门内指了指,“刚刚走进书房去了。”

    丽萨心中担心,轻轻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反应,她小心地将门推开,只见女大公正从书架上拿下一瓶开了酒,往杯子里倒。

    “公爵先生!”丽萨忙着走过来,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您不能再喝了,您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喝酒太多会影响伤口的,而且您的胃……”

    “闭嘴!”女大公不悦地打断她的话,“出去,我想安静一会儿。”

    “我……我不出声陪着您,行吗?”丽萨小声问。

    女大公转过脸,一对眸子愤怒地瞪着她,“我说……出去!”

    被她的气势所迫,丽萨只好点头,退出书房。

    提着酒瓶和杯子,晃到沙发边,女大公随手将酒杯放到桌上。

    抬起手来,将眼镜摘下来,丢在茶几上,她随便地将自己扔在沙发上,扬手将酒杯送到嘴边,大口地喝着。

    很快,一杯酒已经被她喝干,靠在沙发背上,仰着脸注视着天花板,她湛蓝色的眼睛里,不知何时已经满是泪水。

    “你儿子很争气,现在……他是将军,如果他不放弃,将来可能还是国王……可惜,你看不到了……”抬手抹了一把脸,女大公猛地站起身来,用力一挥手,好像要赶走心里那郁结的情绪,“你这个混蛋,你也不配看到……”

    跌跌撞撞地走到书桌边,她伸手拉开柜子,从里面翻出一个木盒,打开盖子。

    木盒里,放着一把匕首。

    黑色的手柄,锋利的薄刃……虽然已经珍藏多年,却是锋芒不减当年。

    伸手,握住刀柄,女大公伸出手指,轻轻地抚过刃身,手指就微微地颤抖起来。

    啪!

    一颗眼泪落下来,击在刀身上,然后,溅开。

    ……

    ……

    楼下。

    黑色轿车迅速地驶近,车子刚一停稳,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就分别推门下了车,老管家也是紧随其后,三个人就一起向着台阶上跑上来。

    一路上楼。

    丽萨正站在书房门外,急得团团转。

    看到他们二人,她忙着迎过来,“小姐,公爵先生。”

    冷小野停下脚步,“女大公她人呢?”

    “在书房里。”丽萨将几个引到书房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公爵先生……”

    …

第771章 不二的国王人选(3)    “不!”女大公深吸口气,“送我到鹰嘴峰!”

    汽车驶出城区,拐上山路,最后在鹰嘴峰的主峰一侧的山路上停了下来。

    女大公随手从汽车的储物箱里拿出一瓶红瓶和一个酒杯,提在手里走上一旁狭窄的山路。

    助理和保镖忙着跟过来。

    “不要跟着我!”

    喝住几人,女大公大步走路。

    一路踩着高跟鞋走过山路,她手脚并用地爬上那块突出的岩石,甩掉高跟鞋在地面上坐下,随手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随手将酒瓶放到一边,将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酒。

    鹰嘴峰下面就是海水,这块巨石就好像是一只伸出来的鹰嘴一样,下面惊涛拍岸。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会到这里来坐一坐,吹吹海风。

    “你说,我该怎么办?”

    放下手中的杯子,女大公对着空气问,回应她的只有吹过来的海风。

    她皱了皱眉,又倒了一杯酒,依旧是一口喝干。

    不知不觉间,多半瓶红酒已经被她喝下肚去,女大公已经有了数分醉意。

    天空中,斜斜地飘起小雨。

    感觉着雨水打在脸上,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猛地将手中的杯子扔下崖去。

    “混蛋,大混蛋……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没有遇到你,我活得好好的……你死了一了百了,我呢?大混蛋,不负责任的家伙……我恨你……”

    抓起地上的酒瓶,女大公用力将它扔了出去。

    因为用力过稳,她的身体也是跑着剧烈地晃了晃,差点摔倒。

    幸好,她及时稳住身体。

    后面树林里,传来异样的身体。

    女大公猛地转过脸,看向身后的树林,只看到一片灌木微微摇晃。

    抬脸看看天气,她弯身提起自己的鞋,转身准备走下山去。

    身子一晃,其中一只鞋就脱手落下,滚到崖边,她低低地咒骂一声,小心地走过去想要将鞋子捡起来。

    “公爵先生!”

    远处,助理和保镖先后爬上崖来。

    许久没有见她回来,眼看着就要下雨,大家到底是担心,于是爬上崖来找她。

    看到女大公歪歪斜斜地站在悬崖边上,几个人吓了一跳,只以为她要跳海轻生。

    “您千万别冲动!”

    “公爵先生,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

    助理向一个保镖做个眼色,保镖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女大公的胳膊,几个人立刻就冲上前来,将她拉住。

    女大公只是气骂出声,用力挣扎。

    “你们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几个人也不理会,连拉带拽地将她拖下悬崖,扶进汽车,带上公爵府的方向。

    车队渐渐远去,一个男人就从灌木林中走出来。

    他的身形很高大,简单的衣服包裹着健硕的身体,身上套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衫,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头脸,看不清面容。

    走上悬崖,他弯身捡起地上的那只高跟鞋,小心地用左手抹掉鞋上沾到的雨点和泥水。

    他的左手微微有些颤抖,明显是在收敛着某种强烈的情绪。

    男人的左手上,空空如也,并没有戴戒指,很明显,还没有结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