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女大公深吸口气,“送我到鹰嘴峰!”

    汽车驶出城区,拐上山路,最后在鹰嘴峰的主峰一侧的山路上停了下来。

    女大公随手从汽车的储物箱里拿出一瓶红瓶和一个酒杯,提在手里走上一旁狭窄的山路。

    助理和保镖忙着跟过来。

    “不要跟着我!”

    喝住几人,女大公大步走路。

    一路踩着高跟鞋走过山路,她手脚并用地爬上那块突出的岩石,甩掉高跟鞋在地面上坐下,随手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随手将酒瓶放到一边,将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酒。

    鹰嘴峰下面就是海水,这块巨石就好像是一只伸出来的鹰嘴一样,下面惊涛拍岸。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会到这里来坐一坐,吹吹海风。

    “你说,我该怎么办?”

    放下手中的杯子,女大公对着空气问,回应她的只有吹过来的海风。

    她皱了皱眉,又倒了一杯酒,依旧是一口喝干。

    不知不觉间,多半瓶红酒已经被她喝下肚去,女大公已经有了数分醉意。

    天空中,斜斜地飘起小雨。

    感觉着雨水打在脸上,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猛地将手中的杯子扔下崖去。

    “混蛋,大混蛋……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没有遇到你,我活得好好的……你死了一了百了,我呢?大混蛋,不负责任的家伙……我恨你……”

    抓起地上的酒瓶,女大公用力将它扔了出去。

    因为用力过稳,她的身体也是跑着剧烈地晃了晃,差点摔倒。

    幸好,她及时稳住身体。

    后面树林里,传来异样的身体。

    女大公猛地转过脸,看向身后的树林,只看到一片灌木微微摇晃。

    抬脸看看天气,她弯身提起自己的鞋,转身准备走下山去。

    身子一晃,其中一只鞋就脱手落下,滚到崖边,她低低地咒骂一声,小心地走过去想要将鞋子捡起来。

    “公爵先生!”

    远处,助理和保镖先后爬上崖来。

    许久没有见她回来,眼看着就要下雨,大家到底是担心,于是爬上崖来找她。

    看到女大公歪歪斜斜地站在悬崖边上,几个人吓了一跳,只以为她要跳海轻生。

    “您千万别冲动!”

    “公爵先生,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

    助理向一个保镖做个眼色,保镖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女大公的胳膊,几个人立刻就冲上前来,将她拉住。

    女大公只是气骂出声,用力挣扎。

    “你们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几个人也不理会,连拉带拽地将她拖下悬崖,扶进汽车,带上公爵府的方向。

    车队渐渐远去,一个男人就从灌木林中走出来。

    他的身形很高大,简单的衣服包裹着健硕的身体,身上套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衫,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头脸,看不清面容。

    走上悬崖,他弯身捡起地上的那只高跟鞋,小心地用左手抹掉鞋上沾到的雨点和泥水。

    他的左手微微有些颤抖,明显是在收敛着某种强烈的情绪。

    男人的左手上,空空如也,并没有戴戒指,很明显,还没有结婚。

    …

第772章 锋芒不减当年(1)    车队一路驶进公爵府,助理和保镖一起,将女大公扶进卧室,女大公的情绪依旧很激动。

    “滚开……所有人全部滚出去。”

    “你们先出去。”助理忙着向保镖挥手做个手势,示意几人出去,她就小心地将女大公扶到枕上,“您先休息一会儿?”

    “我不想休息。”女大公将她的手臂推开,“拿酒过来。”

    “您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助理小心地劝道。

    女大公皱眉看了她一眼,“好,我自己去,你们全都不听我的话,你们所有人都不听我的……滚开,我自己去……”

    红酒上头,她已经有数分醉意,走起路来也是晃晃悠悠的。

    “好好好,我去给您拿。”助理无奈,只好将她扶回床上坐下,“您等着,我去拿!”

    “快去。”

    “好,我马上去。”助理转身走出门外,将门虚掩上,然后就向保镖做个手势,“仔细盯着她。”

    吩咐一声,她急步下楼,却并没有走到吧台上去拿酒,而是将电话打到皇甫耀阳的公爵府。

    “特蕾莎公爵府。”

    电话里,立刻就响起老管家的声音。

    “管家先生是吗,我是女大公的助理丽萨。”助理略一沉吟,“请问……小姐在吗?”

    老管家听出她声音不对,担心地询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助理迟疑着开口,“公爵先生她……她的情绪有些不对,我……我想请小姐过来劝劝她。”

    助理跟在女大公身边也有几年,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么情绪失常,再加上看到她想要“自杀”,难免担心,心急之下,只好把电话打过来寻找冷小野。

    “你等我一下。”老管家听了这话,忙着放下电话,转身走进楼上。

    楼上,冷小野正在浴室里和佣人一起帮小雪球洗澡。

    听到老管家的声音,她忙着将小雪球交给佣人,人就从浴室里走出来。

    “出了什么事?”

    “女大公那边出了事,她的助理打电话过来,想让您接电话。”

    冷小野听了,心中一急,忙着接过老管家手中的无线听筒,“喂,我是冷小野。”

    “小姐您好,我是丽萨,您……方便到公爵府里来一趟吗?”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冷小野询问道。

    “公爵她……她刚刚在悬崖上喝了许多想,还想要跳海自杀,我们强行把她带回公爵府的。”

    “什么?!”冷小野大惊失色,“好,我马上过来。”

    将听筒递给老管家,冷小野立刻下令,“您马上帮我准备车子,我现在就去公爵府。”

    老管家转身下楼,她就走进浴室洗了洗手,又随手拿出一个的外套披到身上。

    走出门来的时候,皇甫耀阳恰好从对面的书房里走出来,看到她一脸急匆匆的立刻询问,“怎么了?”

    “快跟我去公爵府。”冷小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妈妈要自杀。”

    皇甫耀阳听了,也是眉尖一跳。

    片刻,他立刻摇头。

    “不可能。”

    以他对女大公的了解,那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自杀的。

    “真的,助理刚刚打电话过来,说她想要跳海,是被他们强拉回公爵府的。”冷小野拉着他就往楼下跑,“快点!”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