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已经是两天前的报纸了。”老国王道。

    “对不起……我……我这几天没有看报纸。”女大公忙着解释。

    因为老国王的年纪大了,因此女大公失踪的事情,助理并没有告诉他,他也并不知道女大公被绑架的事情。

    而女大公因为被杰克船长抓走,直到现在才知道皇甫耀阳要放弃继承权的消息。

    仔细将那则新闻看完,女大公合指握紧报纸,“我现在就去找他。”

    “coco!”老国王伸手,拉住她的胳膊,“king的个性我们都清楚,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有他的原因。这件事情,还是我去找他谈。否则,你们二个又要吵架。我叫你过来,只是想要问问你,是否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女大公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我想……可能是因为冷小野,他……他想要结婚了。您也知道,因为继承人的身份,他一直处于各种困扰之中……这个时候,他突然提出这件事情,我想,他大概是不想让冷小野再面临这样的困扰。”

    虽然儿子不在身边,可是女大公从未停止对他的关注。

    自然也了解皇甫耀阳的个性,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时候突然提出放弃,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从那天看到他疯子一样寻找冷小野的样子,她这个当母亲的也不难看出来,他对于冷小野的在意。

    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老国王微微皱眉,“你应该知道,他一直是我心目中不二的国王人选。”

    女大公沉默着,没有出声。

    如果是之前,她一定会固执地认为,这是皇甫耀阳的使用,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都要接受这个王位。

    可是现在,经过了这些事情,她的心理也是有所转变。

    一方面,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特蕾莎家族的荣耀。

    可是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去面临那些风风雨雨。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拥有至高的王权还是平淡的幸福?!

    女大公也是无法权衡。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与他好好谈一谈。”老国王抬起苍老的手掌扶住女儿的肩膀,“coco,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一直要这样孤单下去吗?”

    女大公自嘲地一笑,“难道,您还要我像king一样去谈恋爱吗?”

    老国王心疼地轻拥住她,“现在king已经长大了,你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了,你是他的母亲,你们之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靠在他的肩膀上,女大公沉默着没有出声。

    门外,敲门声响起。

    “国王陛下,您该去开会了。”

    “好的。”

    老国王扬声应着,女大公就从他的怀里直起身。

    “那我先走了。”

    “我的孩子!”老国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不要那么固执。”

    女大公轻轻点头,向他行了一礼,退出门外。

    她重新下楼,坐到后座上,司机就启动车子。

    “先送你回公爵府休息一下吗?”助理从副驾驶座上转过脸来询问道。

    …

第768章 最温暖的回忆(3)    经过一夜的航行,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游艇重新驶入a国首都的港口。

    船一靠岸,女大公就匆匆下了船。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走上码头,看着她的车队渐远,她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女大公和皇甫耀阳一样固执,看来她的劝说并没有起到作用。

    “走吧!”

    皇甫耀阳拥住她的胳膊,将她带上车子。

    回到公爵府里,不仅佣人们在等二人,就连小雪球也是趴在台阶一侧的雕塑上,看到二人回来,它立刻就奔过来,跳到冷小野怀里。

    冷小野摸摸怀中的小雪球,向众人感激地一笑。

    “大家新年快乐!”

    助理从台阶下走下来,“小姐,有客人在等您。”

    客人?还是找她的!

    冷小野疑惑地皱眉,“谁呀?”

    “是我!”

    众人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冷小野抬起脸,只见夜风扬微笑着站在台阶上。

    “风扬?!”冷小野一脸惊讶地抱着小雪球走上前来,“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和公爵先生谈谈关于k的事情。”夜风扬侧眸看向已经走上台阶,站在冷小野身侧的皇甫耀阳,“公爵先生。”

    皇甫耀阳向他轻轻点头,“进书房谈吧!”

    佣人过来接了小雪球,三个人就一起上楼走进书房。

    皇甫耀阳将夜风扬让到沙发上坐下的时候,老管家已经将茶点端上来。

    冷小野亲自为夜风扬捧了一杯茶,夜风扬已经从包里取出一沓资料,送到二人面前。

    “这是……我们查到的关于杰克船长的一些资料。跟据资料显示,贩卖人口的生意主要是由他和阿莲负责,所得的利润也是由二人平分。”

    “这么说……”冷小野翻看着手中的资料,“这件事情与k无关?”

    “从眼下的情况看,似乎是这样。”夜风扬耸耸肩膀,“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虽然他没有得到利润,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参与此事的可能。”

    “关于女大公被俘的事情,你们查到什么没有?”冷小野问。

    “这件事情,应该也是杰克船长的手笔。据他的手下交待,他是想要利用你们和k的冲突,杀死k,得到sk集团的控制权。”夜风扬道。

    冷小野皱起眉。

    这么说来,他并没有对她说谎。

    “当然,这些并不代表他就没有罪过,就算是贩卖人口的事情与他无关,无论是他的军火生意,还是他的杀手集团,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经过慎重的研究和考虑,我们决定与贵国合作。”夜风扬的视线落在皇甫耀阳的脸上,一脸公事公办的口气,“您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

    皇甫耀阳合拢手中的资料,“我会全力帮助你们查找k,我的条件只有一个——我要他死!”

    “这……”夜风扬有些为难,“这不合规矩。”

    皇甫耀阳将手中的资料放到桌上,“那我们没得谈了。”

    夜风扬看看冷小野,冷小野轻耸肩膀,表示这件事情她也无能为力。

    这一次,因为司空月冥,她差点死掉,想要让皇甫耀阳放弃杀死司空月冥的想法,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