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略一沉吟,“公爵先生,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退一步讲,如果我们查实司空月冥的罪证,法律会给他应有的惩罚。”

    皇甫耀阳丝毫不为所动,“我拒绝合作。”

    司空月冥一心想要杀死冷小野为修罗报仇,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一个人活在世上,威胁冷小野的安全。

    “风扬!”冷小野站起身来,“耀阳他有些累了,你们改天再谈吧。”

    “那好吧。”夜风扬也站起身来,“那我就告辞了。”

    “我送你。”冷小野拍拍皇甫耀阳的肩膀,“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亲自将夜风扬送下楼,冷小野歉意地向他一笑,“他的个性就是这样,你不要介意。”

    “没什么,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是因为担心你。”夜风扬在台阶上停下脚步,一对墨眸转过脸,带着关切落在冷小野身上,“你……没有受伤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其实我现在突然有一种感觉,司空月冥这个人……似乎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你也应该知道,我不相信感觉,我只相信证据。”夜风扬的语气中略有些无奈,“而且……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必须抓住他,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是什么?”冷小野好奇追问。

    “对不起,小野。”夜风扬歉意地注视着她,“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我理解,高层机密。”冷小野轻耸肩膀,笑了笑,“我不能改变耀阳的决定,不过……如果我们得到他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好的。”夜风扬伸过手掌,“谢谢。”

    与他握了握手,冷小野笑着将他送下台阶,“再见。”

    夜风扬拉开车门准备上车,冷小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过些日子,我结婚的时候,记得来参加婚礼。”

    转过脸,夜风扬笑着向她点点头,“我一定来,恭喜你!”

    “谢谢。”冷小野向他挥挥手掌,“再见,有事情我会随时和你联系。”

    坐上车,夜风扬向她道了别,离开庄园。

    ……

    ……

    皇宫大门。

    车队停下,助理拉开车门,女大公就从车子内走出来,急步地行上台阶,一路上楼来到国王陛下的书房。

    “父亲,您找我?”

    之前在船上,国王亲自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到皇宫来。

    因此,女大公一下船,就立刻赶了过来。

    “你们出去。”老国王轻轻抬手,将房间里站的保镖和助理赶出门外,人就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女大公面前,“coco,king的决定,你也同意吗?”

    女大公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您指得是什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老国王转身,从桌上拿过一张报纸,送到女大公手里,“你自己看看吧。”

    接过他递过来的报纸,女大公垂眸看过去,只见报纸头条上重重的黑体字写着——王位第一继承人宣布放弃继承权……

    她的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king?!他……他竟然要放弃继承权?!”

    …

第767章 最温暖的回忆(2)    女大公耸耸肩膀,“你的激将法成功了。”

    “那就走吧。”冷小野转身走向廊道。

    二人一起来到台球室,冷小野主动摆好球,将她开球。

    女大公提了球杆走过去,一计漂亮的开球,立刻就有球落袋,她转到另一侧,看了一眼球的局面,然后就抬手出杆。

    啪!

    又一只球落袋。

    “您和皇甫耀阳一样,都是攻击型选手。”

    冷小野抱着球杆站在一边,脸上并没有半点急躁的表情。

    女大公再次击球,这一次,球撞在袋口,弹到一边,她直起身子。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那我就开门见山吧。”冷小野弯下身,瞄准一颗花球,击出球标,花球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干脆地落入袋口,“他很在意你。”

    女大公抱起胳膊,“他是恨我!”

    “您失踪之后,管家先生打电话给我们,接到电话之后,他立刻就决定回国。”冷小野直起身,靠在球桌上,墨眸毫不回避地迎上女大公的眼睛,“如果他恨您,他会去救您吗?”

    女大公垂下眼帘,没有出声。

    被杰克抓走之后,虽然她口口声声地说皇甫耀阳恨自己,不会来救她。

    可是在内心深处,她却一直纠结着,即希望他恨她不要来,又小小地希望着他会去救她。

    听到皇甫耀阳在公主号上的消息之后,她除了担心,还有狂喜。

    她的儿子,来救她了!

    冷小野转过身,继续击球。

    “我的台球是爸爸教我打的,我爸爸得罪过许多人,他也一直担心,我和哥哥会因为他而受牵连……所以,从小的时候,他就带着我们去野外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教我们格斗技巧、逃生技巧……甚至怎么用枪。”

    啪!

    她挑杆将黑八击入球袋。

    “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以前我不太懂,可是这次……我才真正地体会到。我和司空月冥的快舰发动机损坏,不能前进,当时龙卷风距离我们只有几海里……我们跳到海里,向着小岛上游,到最后的时候,我感觉我都已经虚脱地快死了……可是想到我的爸妈,想到皇甫耀阳,想到那些亲人和朋友,我就知道,我不能死,不能放弃……”

    将手中的球杆放回架上,冷小野走到女大公面前。

    “我知道,您爱他,您做得所有一切都是希望他强大,可以生活的更好,可是您有没有想过,他真正想的是什么?”冷小野深深地吸了口气,“耀阳他曾经向我说起来一些四岁之前的事情,我看得出来……那些是他最温暖的回忆。我没有做过母亲,也没有资格对您的行为指手划脚,我只是爱他……希望他能够享受到一个正常人能够享受的一切。所以,就算是我求您,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如果我的话伤害到您的话,对不起。晚安!”

    后退一步,她郑重地向女大公欠了欠身子,转身走出了台球室。

    女大公站在球台边,皱眉,沉默。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