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是冷小野回归的第一顿晚餐,再加上是新年,老管家亦是做了精心的准备,晚餐很是丰盛。

    桌上不仅有酒有蜡烛,还放着一束新鲜的带露蔷薇。

    “这花好新鲜,是从花房里采来的吗?”冷小野明知故问。

    “是的,小姐。”老管家很配合地应着,“花房里种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蔷薇。”

    冷小野转脸看向对面的女大公,“您喜欢吗?”

    不等女大公开口,皇甫耀阳已经拿起桌上的餐具,“吃饭吧。”

    “先别吃呀!”冷小野伸手捧过面前的佐餐酒,“今天可是新年,怎么也要干一杯的,来……大家干一杯,这一杯,我敬二位,祝二位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最重要的是家庭和睦。”

    说着,她就向半空中伸过杯子,“干杯!”

    皇甫耀阳伸过杯子与她轻轻地碰了碰,女大公也伸过杯子与她碰碰,然后,各自收回杯子准备喝酒。

    “别喝呀!”冷小野忙着叫住二人,“你们二个还没碰杯呢!”

    二个人的杯子都停在嘴边,冷小野就侧脸看向皇甫耀阳,向他做个眼色。

    皇甫耀阳看到她的眼色,犹豫着不肯就范。

    冷小野小嘴一嘟,做出生气的样子。

    不想让她不开心,皇甫耀阳看看桌子对面的女大公,伸过自己的杯子,女大公也伸过杯子,与他轻轻碰了碰。

    两只酒杯,发出一声悦耳的轻鸣。

    “新年快乐!”

    冷小野这才重新露出笑容,将杯子送到嘴边。

    “你烧刚退,少喝一点。”皇甫耀阳轻声提醒。

    “知道。”冷小野送到嘴边,只喝了一小口酒,就将杯子放下,“你们二个也说说呀,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话?”

    皇甫耀阳将酒捧起来,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皇甫耀阳,说话呀!”

    冷小野随手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在桌上用脚轻轻碰碰他的腿。

    看着桌子对面的女大公,皇甫耀阳放下酒杯。

    “我要和小野结婚了。”

    他突然冒出这一句,冷小野顿时一惊,嘴里一乱,一下子咬到舌尖。

    张嘴吸着凉气,她侧脸看向皇甫耀阳。

    这话是应该告诉长辈,只是……这……这也太直接了吧?

    以女大公的个性,肯定又要大发脾气,这顿晚餐,看来又要完蛋。

    难得他们两个一起吃顿饭,皇甫耀阳这家伙,干吗非要提这个呀!

    这么想着,冷小野就担心地看向女大公。

    站在一旁的老管家,也是一脸担心地看过来。

    桌子对面,女大公原本伸手去捧杯子,听到这句,她碰到杯脚的手微微地僵了僵。

    抬眸,迎上冷小野担心看过来的眼睛,她吸了口气,然后就从桌上捧起杯子。

    她的动作很慢很慢,似乎那杯子有千钧之重。

    目光从冷小野身上移开,女大公的视线隔着桌子落在皇甫耀阳的脸上。

    他的眸子里,有几分挑衅的神色。

    看着皇甫耀阳的眼睛,她的眼前一下子就现出在医院里,第一眼看着他时的样子。

    那时候,他刚刚出生,一对大眼睛无邪懵懂地看着她。

    那样的异色双瞳,美丽如宝石,看到他的第一眼……一向坚强如她,也是不自觉地潸然泪下。

    捧起杯子,女大公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king……”

    ……

    么

    …

第762章 我为你而骄傲(3)    缩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走下军舰,踏过舰板走上自己的游艇。

    冷小野的目光掠过左右的那些战舰和士兵,人就凑过去,在皇甫耀阳脸上亲了一口。

    “皇甫耀阳,我为你而骄傲!”眼角余光注意到走在身后的女大公,冷小野清楚地捕捉到她脸上骄傲而欣慰的表情,“我想……公爵先生也是一样,对吗?”

    女大公突然听到她的声音,怔了怔。

    “我……”迎上冷小野黑亮的眼睛,女大公抿了抿唇,“是的。”

    她的声音很低,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皇甫耀阳自然也听到了。

    脚步微微顿了顿,皇甫耀阳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波动。

    一行人来到楼上,医生早已经在走廊里等待。

    “帮公爵先生准备房间。”

    吩咐一句,他迈步抱着冷小野走进卧室。

    医生帮冷小野挂好药液,游轮亦已经开始启航,向着a国的方向返航。

    医生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二个人,冷小野就笑着伸过手掌来拍拍他的手掌。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我很快回来,我不关门,有事就叫我!”

    皇甫耀阳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浴袍走进浴室。

    等到他洗完澡,清清爽爽地走进卧室的时候,她的药液滴得所剩无几。

    叫来医生为她拨掉针,皇甫耀阳很认真地帮她按住针眼,“要不要,再睡会儿?”

    冷小野轻轻摇头,“我想洗个澡,现在这样子……臭死了!”

    拿过她手上的药棉看看她手背上的针眼儿,皇甫耀阳转身走进浴室,片刻之后回来,手就伸过来帮她一件件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看着她身上那些磕碰到的淤青和一些小擦伤,他只是心疼地拧眉。

    用毯子裹着她走进浴室,皇甫耀阳如放瓷器一样将她小心地放进浴缸,手掌就伸过来,将她打过点滴的手掌放在浴缸外,用毛巾垫好。

    然后就伸过手掌,帮她仔细地清洗。

    从头发到脸,从颈到肩膀……一直到脚尖。

    细细地揉搓着她的肌肤,他满脸专注,心无杂念。

    注意到她的脚上沾到的泥沙,他很仔细地捧起她的脚,洗掉那些泥沙。

    感觉着他的手指掠过肌肤,冷小野控制不住地轻笑出声,脚趾就怕痒地蜷缩起来。

    “好痒!”

    “别动!”皇甫耀阳抓住她的脚腕,皱眉看着她脚侧磨起的那个水泡,“疼吗?”

    冷小野侧脸,看看脚上的那个小水泡,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没事,不疼。”

    皇甫耀阳叹了口气,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裹上浴巾抱回房间。

    仔细帮她擦净身子,吹干头发,帮她拿过干净的内衣套上,盖好被子,他就再一次离开。

    再回来时,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小药箱。

    拿过她的脚,他小心地帮她把水泡扎破,吸出里面的水,最后还不忘贴上一个创可贴。

    冷小野看着他的样子,笑得幸福又有点无奈。

    只是一个水泡,哪用得着这么兴师动重?

    收拾好没用的杂物,皇甫耀阳却并没有放开她的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