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缩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走下军舰,踏过舰板走上自己的游艇。

    冷小野的目光掠过左右的那些战舰和士兵,人就凑过去,在皇甫耀阳脸上亲了一口。

    “皇甫耀阳,我为你而骄傲!”眼角余光注意到走在身后的女大公,冷小野清楚地捕捉到她脸上骄傲而欣慰的表情,“我想……公爵先生也是一样,对吗?”

    女大公突然听到她的声音,怔了怔。

    “我……”迎上冷小野黑亮的眼睛,女大公抿了抿唇,“是的。”

    她的声音很低,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皇甫耀阳自然也听到了。

    脚步微微顿了顿,皇甫耀阳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波动。

    一行人来到楼上,医生早已经在走廊里等待。

    “帮公爵先生准备房间。”

    吩咐一句,他迈步抱着冷小野走进卧室。

    医生帮冷小野挂好药液,游轮亦已经开始启航,向着a国的方向返航。

    医生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二个人,冷小野就笑着伸过手掌来拍拍他的手掌。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我很快回来,我不关门,有事就叫我!”

    皇甫耀阳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浴袍走进浴室。

    等到他洗完澡,清清爽爽地走进卧室的时候,她的药液滴得所剩无几。

    叫来医生为她拨掉针,皇甫耀阳很认真地帮她按住针眼,“要不要,再睡会儿?”

    冷小野轻轻摇头,“我想洗个澡,现在这样子……臭死了!”

    拿过她手上的药棉看看她手背上的针眼儿,皇甫耀阳转身走进浴室,片刻之后回来,手就伸过来帮她一件件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看着她身上那些磕碰到的淤青和一些小擦伤,他只是心疼地拧眉。

    用毯子裹着她走进浴室,皇甫耀阳如放瓷器一样将她小心地放进浴缸,手掌就伸过来,将她打过点滴的手掌放在浴缸外,用毛巾垫好。

    然后就伸过手掌,帮她仔细地清洗。

    从头发到脸,从颈到肩膀……一直到脚尖。

    细细地揉搓着她的肌肤,他满脸专注,心无杂念。

    注意到她的脚上沾到的泥沙,他很仔细地捧起她的脚,洗掉那些泥沙。

    感觉着他的手指掠过肌肤,冷小野控制不住地轻笑出声,脚趾就怕痒地蜷缩起来。

    “好痒!”

    “别动!”皇甫耀阳抓住她的脚腕,皱眉看着她脚侧磨起的那个水泡,“疼吗?”

    冷小野侧脸,看看脚上的那个小水泡,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没事,不疼。”

    皇甫耀阳叹了口气,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裹上浴巾抱回房间。

    仔细帮她擦净身子,吹干头发,帮她拿过干净的内衣套上,盖好被子,他就再一次离开。

    再回来时,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小药箱。

    拿过她的脚,他小心地帮她把水泡扎破,吸出里面的水,最后还不忘贴上一个创可贴。

    冷小野看着他的样子,笑得幸福又有点无奈。

    只是一个水泡,哪用得着这么兴师动重?

    收拾好没用的杂物,皇甫耀阳却并没有放开她的脚。

    …

第763章 我要结婚了(1)    冷小野疑惑地看过去,只见皇甫耀阳正从小盒子里拿出一只金色的指甲剪,帮她剪这几天没有修剪,已经长长的脚指甲。

    他大大的手,捏着小小的指甲剪,认真地修剪,之后还不忘拿过指甲锉,仔细帮她把指甲磨圆。

    眼前的男人,认真而专注地帮她剪着指甲,一对异色双瞳目不斜视地看着手中她的脚趾,唇抿成一条直线,浴后微乱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无比明艳,无比温柔。

    注视着他的样子,她不自觉地失神。

    等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指甲剪放回盒子,然后就移坐过来,捧起她的一只手掌看了看,手就伸过去拿过另一只指甲剪帮她修剪手指甲。

    这一次,他离她更近,低着头的时候,长睫毛都在阳光下闪光。

    手指被他的手指捏住,他的指尖那么温柔地捧着她的手指,指尖相触,却仿佛是触在她的心上。

    冷小野不自觉地动情。

    默默地看着他的样子,她的另一只手就伸过来,轻轻扶住他的颈。

    “皇甫耀阳……”

    “恩?”

    他闻声抬脸。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凑过来,轻轻吻上他的嘴唇。

    他微微怔了怔,手就松开她的手掌,抬起来拥住她。

    起初,轻轻地拥着,然后手臂就一点点地收紧。

    同时,反客为主的加重那个吻。

    她毫无保留地张着唇,好让他可以吻得更深,同时也是主动地回应他的唇舌。

    一手拥着他的颈,一只手掌就抚过他的脸颊、他的耳朵、他的头发……伸进他的睡袍,抚着他结实而光滑的后背。

    感觉着她的手指掠过肌肤,皇甫耀阳的心跳和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手臂将她拥紧,他的手掌隔着她的睡衣用力地揉捏着她的后背。

    手中的指甲剪早已经不知道掉落在哪里。

    管他呢!

    现在,他已经记不得那东西是干什么的,也已经记不得他刚才帮她剪得左手还是右手。

    他的手掌急切地伸过去,没有摸到纽扣也没有摸出衣带,然后才想起来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套头的睡衣。

    他稍一用力,就已经将她推倒在床上,喘息着将吻从她的颈上移开,急切地吻咬着她的颈。

    手掌一指,就将她宽松的领口扯下来。

    宽松的棉质睡衣一下子就滑松下来,露出整个肩膀和半边胸口,诱人的雪白与粉红。

    脸微微一侧,他已经吻住她的胸口。

    冷小野原本伸手去帮他解浴袍的衣带,刚刚解开那个活扣,就觉一股酥麻瞬间从胸口溢开,她的手指本能地抓住他的衣带,喉咙里已经发出一声低吟。

    那声音,如出征的号角,让他再也难以控制内心激昂的情绪。

    手伸进她睡衣的裙摆,他大手一抓,就将那只小小的棉布内|衣从她身上扯下。

    所有碍事的都扯开丢开推开,拥着她与他的身体贴近,他哑着嗓子在她耳侧唤着她的名字。

    “小野……”

    “恩。”

    她轻恩了一声,感觉着身体被一下子塞满,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他的肩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