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疑惑地看过去,只见皇甫耀阳正从小盒子里拿出一只金色的指甲剪,帮她剪这几天没有修剪,已经长长的脚指甲。

    他大大的手,捏着小小的指甲剪,认真地修剪,之后还不忘拿过指甲锉,仔细帮她把指甲磨圆。

    眼前的男人,认真而专注地帮她剪着指甲,一对异色双瞳目不斜视地看着手中她的脚趾,唇抿成一条直线,浴后微乱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无比明艳,无比温柔。

    注视着他的样子,她不自觉地失神。

    等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指甲剪放回盒子,然后就移坐过来,捧起她的一只手掌看了看,手就伸过去拿过另一只指甲剪帮她修剪手指甲。

    这一次,他离她更近,低着头的时候,长睫毛都在阳光下闪光。

    手指被他的手指捏住,他的指尖那么温柔地捧着她的手指,指尖相触,却仿佛是触在她的心上。

    冷小野不自觉地动情。

    默默地看着他的样子,她的另一只手就伸过来,轻轻扶住他的颈。

    “皇甫耀阳……”

    “恩?”

    他闻声抬脸。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凑过来,轻轻吻上他的嘴唇。

    他微微怔了怔,手就松开她的手掌,抬起来拥住她。

    起初,轻轻地拥着,然后手臂就一点点地收紧。

    同时,反客为主的加重那个吻。

    她毫无保留地张着唇,好让他可以吻得更深,同时也是主动地回应他的唇舌。

    一手拥着他的颈,一只手掌就抚过他的脸颊、他的耳朵、他的头发……伸进他的睡袍,抚着他结实而光滑的后背。

    感觉着她的手指掠过肌肤,皇甫耀阳的心跳和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手臂将她拥紧,他的手掌隔着她的睡衣用力地揉捏着她的后背。

    手中的指甲剪早已经不知道掉落在哪里。

    管他呢!

    现在,他已经记不得那东西是干什么的,也已经记不得他刚才帮她剪得左手还是右手。

    他的手掌急切地伸过去,没有摸到纽扣也没有摸出衣带,然后才想起来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套头的睡衣。

    他稍一用力,就已经将她推倒在床上,喘息着将吻从她的颈上移开,急切地吻咬着她的颈。

    手掌一指,就将她宽松的领口扯下来。

    宽松的棉质睡衣一下子就滑松下来,露出整个肩膀和半边胸口,诱人的雪白与粉红。

    脸微微一侧,他已经吻住她的胸口。

    冷小野原本伸手去帮他解浴袍的衣带,刚刚解开那个活扣,就觉一股酥麻瞬间从胸口溢开,她的手指本能地抓住他的衣带,喉咙里已经发出一声低吟。

    那声音,如出征的号角,让他再也难以控制内心激昂的情绪。

    手伸进她睡衣的裙摆,他大手一抓,就将那只小小的棉布内|衣从她身上扯下。

    所有碍事的都扯开丢开推开,拥着她与他的身体贴近,他哑着嗓子在她耳侧唤着她的名字。

    “小野……”

    “恩。”

    她轻恩了一声,感觉着身体被一下子塞满,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他的肩膀。

    …

第761章 我为你而骄傲(2)    听到这个名字,皇甫耀阳的目光立刻冷下来,“他也在岛上?我马上去安排人过去!”

    “不用了!”冷小野抓住他的手腕,“他现在肯定已经不在岛上了。”

    从他的话中,她可以推断出当时大概的情景。

    冷小野只是有些想不通,司空月冥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是因为她生病了,就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不,他一心要带她去非洲祭奠修罗,没有理由丢下她一个人走的。

    那么……难道说,是司空月冥眼睁睁地看着皇甫耀阳带自己回来?

    “你……你带了多少人去岛上?”冷小野再次询问。

    “只有我一个人。”皇甫耀阳答道。

    冷小野的心中越发不解。

    如果说,皇甫耀阳是带了许多人同行,司空月冥有可能是忌惮他的实力不方便出手,才会躲起来,任他将自己带回来。

    可是皇甫耀阳只有一个人,他还开着直升机,司空月冥难道不是应该想办法抢夺他的飞机才对吗?

    “怎么了?”看着她微皱的眉毛,皇甫耀阳不解地询问。

    冷小野收回心神,轻轻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想不通,司空月冥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对不起。”皇甫耀阳怜爱地轻轻拥住她,“小野,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会找到他,杀了他……绝不会再给他伤害你的机会。绝对,不会!”

    最后这四个字,他语气深沉如发誓。

    感觉着他语气中的情绪,冷小野伸过手臂拥住他,“我们中国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放心吧……以后我肯定都会平平安安的。”

    “一定会。”

    拥她在怀,他低声说道。

    二个人静静地拥抱着彼此,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享受着彼此的亲近与体温。

    直到,老管家将门敲响。

    “伯爵先生,您的游艇已经到了。”

    战舰是a国常驻亚丁湾的海军,不能轻易回国,为了接他们几个国家,皇甫耀阳的游艇亦已经赶到舰侧接应。

    “好。”皇甫耀阳抱起冷小野,老管家小心地拿着她的药瓶,一行人走上甲板的时候。

    所有战舰上的士兵都已经在甲板上列队,罗杰中尉也是一身军装,身体笔直地站在队前。

    看到皇甫耀阳,他立刻就小跑过来,在皇甫耀阳面前停下脚步啪得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将军阁下,很荣幸能够与您并肩做战!”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罗杰中尉就退到一侧,高喝出声。

    “敬礼!”

    啪!

    所有士兵,整齐划一地立正,向皇甫耀阳敬礼。

    四周,其他战舰上的舰笛都已经鸣叫起来,所有的士兵都是在甲板上列队,向着主舰的方向敬礼。

    不仅如此,远处,其他国家的战舰也是随之鸣笛,用这种方法向皇甫耀阳致敬。

    这一次夜袭西斯将军的大本营,联军只有数人死亡,伤亡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却完美的地拿下西斯将军的要塞。

    这一战,皇甫耀阳功不可没。

    那个在风雨中站在舰首上,为全军引航的公爵先生,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赢得所有联军和将士的尊重。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