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个名字,皇甫耀阳的目光立刻冷下来,“他也在岛上?我马上去安排人过去!”

    “不用了!”冷小野抓住他的手腕,“他现在肯定已经不在岛上了。”

    从他的话中,她可以推断出当时大概的情景。

    冷小野只是有些想不通,司空月冥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是因为她生病了,就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不,他一心要带她去非洲祭奠修罗,没有理由丢下她一个人走的。

    那么……难道说,是司空月冥眼睁睁地看着皇甫耀阳带自己回来?

    “你……你带了多少人去岛上?”冷小野再次询问。

    “只有我一个人。”皇甫耀阳答道。

    冷小野的心中越发不解。

    如果说,皇甫耀阳是带了许多人同行,司空月冥有可能是忌惮他的实力不方便出手,才会躲起来,任他将自己带回来。

    可是皇甫耀阳只有一个人,他还开着直升机,司空月冥难道不是应该想办法抢夺他的飞机才对吗?

    “怎么了?”看着她微皱的眉毛,皇甫耀阳不解地询问。

    冷小野收回心神,轻轻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想不通,司空月冥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对不起。”皇甫耀阳怜爱地轻轻拥住她,“小野,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会找到他,杀了他……绝不会再给他伤害你的机会。绝对,不会!”

    最后这四个字,他语气深沉如发誓。

    感觉着他语气中的情绪,冷小野伸过手臂拥住他,“我们中国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放心吧……以后我肯定都会平平安安的。”

    “一定会。”

    拥她在怀,他低声说道。

    二个人静静地拥抱着彼此,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享受着彼此的亲近与体温。

    直到,老管家将门敲响。

    “伯爵先生,您的游艇已经到了。”

    战舰是a国常驻亚丁湾的海军,不能轻易回国,为了接他们几个国家,皇甫耀阳的游艇亦已经赶到舰侧接应。

    “好。”皇甫耀阳抱起冷小野,老管家小心地拿着她的药瓶,一行人走上甲板的时候。

    所有战舰上的士兵都已经在甲板上列队,罗杰中尉也是一身军装,身体笔直地站在队前。

    看到皇甫耀阳,他立刻就小跑过来,在皇甫耀阳面前停下脚步啪得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将军阁下,很荣幸能够与您并肩做战!”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罗杰中尉就退到一侧,高喝出声。

    “敬礼!”

    啪!

    所有士兵,整齐划一地立正,向皇甫耀阳敬礼。

    四周,其他战舰上的舰笛都已经鸣叫起来,所有的士兵都是在甲板上列队,向着主舰的方向敬礼。

    不仅如此,远处,其他国家的战舰也是随之鸣笛,用这种方法向皇甫耀阳致敬。

    这一次夜袭西斯将军的大本营,联军只有数人死亡,伤亡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却完美的地拿下西斯将军的要塞。

    这一战,皇甫耀阳功不可没。

    那个在风雨中站在舰首上,为全军引航的公爵先生,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赢得所有联军和将士的尊重。

    …

第760章 我为你而骄傲(1)    眼前的女孩,苍白的唇角扬着,明明一脸憔悴,却笑得依旧灿烂。

    看着冷小野向自己张开手臂,女大公踌躇了片刻,终于还是伸过手来,轻轻拥住冷小野。

    起初,她的动作还有点僵硬,慢慢地就柔软下来。

    心,也随着一片温柔。

    伸过手掌,她轻轻地抚了抚冷小野微乱的长发,好一会儿,才轻轻放开她。

    “小野,谢谢你!”

    冷小野拉着她手让她坐到自己的床侧,“您能告诉我,king是哪里找到您的吗?”

    司空月冥那家伙,数次否认,冷小野也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女大公帮她放好插着钱的手掌,“我被一个叫杰克船长的家伙抓走,后来被他装在一个大行李箱里带到了公主号……后来,有人救了我,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我与助理联系,才知道你们也在公主号上。”

    杰克船长?

    冷小野微微皱眉,“不是司空月冥?”

    女大公一惊,“他还活着?!”

    “您没有见过他?”冷小野问。

    “没有。”

    冷小野心中暗惊。

    她曾经数次向司空月冥问起女大公在何处,他总是说自己不知道,当时她跟本就没有相信他,难道说……这件事情真得与他无关?

    “那……救您的人是谁?”

    女大公耸耸肩膀,“我也想知道他是谁。他带我下船的时候我处在昏迷之中,等我清醒过来,已经在医院,护士说他将我放在急诊室门外,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们护救我……我派人查了医院的监控,只看到一个背影……除了知道对方是一个男人之外,一无所知。”

    “这样?”冷小野眨眨眼睛,“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个子很高,黑头发……”女大公的语气中透着无奈,“我也只知道这些。”

    “依您看……有没有可能是司空月冥?”冷小野追问道。

    女大公立刻摇头否定,“不是他,那个身影很强壮,司空月冥要比他纤瘦些。”

    就算是司空月冥可以戴假发,但是一个人的身形是做不了假的。

    二人正说着,皇甫耀阳已经重新推开门走进来。

    看到他进来,女大公立刻就站起身,“你们聊,我出去透透气。”

    然后,她就从皇甫耀阳身侧擦肩而过,走出门去。

    “不要在意她说的话!”皇甫耀阳坐到冷小野身侧,伸手轻轻抚抚她的脸,“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回北京,我去向你爸妈请求他们把你嫁给我,只要他们同意,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

    “皇甫耀阳!”冷小野伸过手掌,握住他的手掌,“你妈妈……没有对我说什么不好的话,她刚刚只是想谢谢我,她……她很爱你的。”

    “要不要,喝点水?”

    皇甫耀阳轻声询问,明显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就让他接受,冷小野握住他的手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看到了火光,就将飞机开过去看看,然后就见你躺在沙滩上。”

    “然后呢……”冷小野皱起眉,“你没有看到司空月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