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时她就下定决心,如果这一次她大难不死,她一定要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每一天。

    每一天,都要当成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来过。

    她要关心所有她应该关心的人,还和他结婚,给他生一个孩子。

    “好。”皇甫耀阳抬起大手,覆住她扶着他脸的手掌,“这也是我想说的!”

    驾驶着直升机,寻找她的时候,他的心中除了焦急之外,还想了许多许多。

    之前总以为,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地等她长大……

    可是现在,他不想再等了。

    他要和她结婚,他要在她的名字上冠上他的姓氏,他要看着她穿上最美的婚纱做他的新娘……

    和她分开的这两天,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再也不要,这样地分离与等待。

    与他目光对视,冷小野轻扬唇角。

    伸过手臂,她缓缓地拥住他的颈,拥紧。

    他垂脸向她靠近,一直到两张脸都要贴到一处才停下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嘴唇,她的嘴唇有点干燥。

    知道她的唇上裂了许多小口,生怕将她吻疼,他只是轻轻地碰了碰她的唇,就停了下来。

    “吃点东西吧!”小心地将她扶正,皇甫耀阳伸手拿过桌上的早餐,亲手喂到她嘴边。

    冷小野吃了一口粥,“你妈妈……找到了吗?”

    昨天晚上,她烧得迷迷糊糊的,心里眼里只有皇甫耀阳一个人,跟本就没有注意到也站在床边的其他人,自然也没有看到女大公。

    皇甫耀阳安慰地向她笑笑,“她很好,就在船上,一会儿等你吃饱了,我让她过来见你。”

    听到他这么说,她这才安下心来,专心地吃饭。

    一碗粥吃完的时候,门亦已经被敲响。

    皇甫耀阳转身放下手中的碗。

    “进来!”

    门被推开,女大公迈步走了进来。

    冷小野抬眸,看到是她,立刻就露出笑意,“早。”

    “早!”女大公行到她的床侧,关心地上下打量她一眼,“你还好吗?”

    “我很好,您不用担心。”冷小野也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扫过女大公还留着几许青紫的手腕,她眉洋微皱,“您的手没事吧?”

    “没什么。”女大公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门再一次被敲响,这一次,走进的是老管家。

    向冷小野和女大公点头行了礼,老管家注视着皇甫耀阳的侧脸,轻声开口。

    “联军的几位将领都已经赶到船上,想要与您见一面。”

    “好。”皇甫耀阳站起身来,帮冷小野拉了拉身上的薄被,“我马上回来。”

    冷小野回他一笑,“快去吧,不用急,我会在这里等你。”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转身带着老管家走出门去,冷小野就撑起身子坐正。

    “您坐吧!”

    女大公迈步走过来,行到她身侧,看着女孩子苍白憔悴的脸色,她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就轻声开口。

    “小野……对不起!”

    “这不是您的错……”冷小野忙过手来,握住女大公微凉的手掌,“而且,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是不用客气的。”

    女大公的嘴唇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小野……我……我真得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

    冷小野抬脸向她一笑,“或者,您可以拥抱我一下。”

    ……

    么

    …

第758章 咱们结婚吧?(2)    “是,将军。”军医立刻就为冷小野进行检查,“小姐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应该是脱水和受凉引起的发烧……应该没有大碍……”

    正说着,闭着眼睛的冷小野已经轻轻咳嗽一声,嘴唇干合,吐出一个含糊的字眼。

    皇甫耀阳凑到她耳边,仔细听了听,立刻就听出她说的是“水”。

    “水!”

    老管家立刻就将杯子送过来。

    皇甫耀阳接过杯子,用棉签润了润她的嘴唇,然后就扶着她的上半身,小心地将水一点点地喂到她嘴里。

    这功夫,军医就准备好药水,拿过她的手臂,向她的手上扎针。

    似乎是被他扎疼了,冷小野微微地缩了缩手掌。

    “轻点!”

    皇甫耀阳皱眉低吼。

    “对不起。”

    军医歉意地低语一声,小心地将点滴针扎进她的血管。

    喝下大半杯水,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冷小野,也是缓缓地睁开眼睛。

    “小野?”看着她睁开的眼睛,皇甫耀阳欣喜地轻唤出声,“你……你怎么样?”

    冷小野微眯着眸子,适应了一下光线,看清眼前的人,她怔了怔,然后就一脸欣慰地扬起唇角。

    “皇……皇甫耀阳……咳……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会有事,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你没……没有让我……失……失望!”

    看着她苍白干裂的唇角扬起,他的心却仿佛是被无数只针刺着一样,疼得都要颤抖起来。

    “傻丫头,我当然会来救你……我……我怎么会让你失望呢!”低语着,他伸臂将她拥紧,唇就凑过来,轻轻地吻着她的脸,“睡吧,我知道你一定累了,好好睡……我在这儿,没事了,我会一直在这儿!”

    老管家后退一侧,取出手帕拭了拭眼睛。

    一旁的女大公也是抿紧嘴唇,镜片后的眼睛里有明显的泪色闪动。

    冷小野在他怀里笑了笑,伸过一只手掌来抓住他的衣襟,再一次闭上眼睛。

    很快,她就再一次沉沉睡去。

    抓着他的衣襟,她睡得无比安心。

    听着她呼吸渐渐放松,皇甫耀阳用手掌安抚地轻抚着她的后背,长长地吸了口气。

    老管家轻轻拉拉军医的衣袖,挥了挥手,几个人立刻就退出门去。

    女大公看看二人的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随在几人身后退出门外。

    房间里,只剩下二个人。

    皇甫耀阳伸手拿过棉签,一次次地帮她轻润着嘴唇。

    ……

    ……

    冷小野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天色大亮。

    出了一身大汗之后,她的烧终于退了下来,然后就在饥饿中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皇甫耀阳的脸。

    异色双眸里血丝密布,金褐色的短发乱糟糟地,颊侧有一层淡青色的胡茬……

    明显地透着几分颓废和疲惫,一对眼睛却是神采弈弈的样子,注视着她,就好像是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至宝。

    “饿了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早餐。”

    注视着她的眼睛,他温柔询问。

    冷小野伸过手掌,轻轻摸摸他的脸。

    “皇甫耀阳,咱们结婚吧?!我想和你生一个孩子,现在就生。”

    处于生死一线的那个瞬间,她的心中想到了父母,也想到了皇甫耀阳。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