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将军。”军医立刻就为冷小野进行检查,“小姐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应该是脱水和受凉引起的发烧……应该没有大碍……”

    正说着,闭着眼睛的冷小野已经轻轻咳嗽一声,嘴唇干合,吐出一个含糊的字眼。

    皇甫耀阳凑到她耳边,仔细听了听,立刻就听出她说的是“水”。

    “水!”

    老管家立刻就将杯子送过来。

    皇甫耀阳接过杯子,用棉签润了润她的嘴唇,然后就扶着她的上半身,小心地将水一点点地喂到她嘴里。

    这功夫,军医就准备好药水,拿过她的手臂,向她的手上扎针。

    似乎是被他扎疼了,冷小野微微地缩了缩手掌。

    “轻点!”

    皇甫耀阳皱眉低吼。

    “对不起。”

    军医歉意地低语一声,小心地将点滴针扎进她的血管。

    喝下大半杯水,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冷小野,也是缓缓地睁开眼睛。

    “小野?”看着她睁开的眼睛,皇甫耀阳欣喜地轻唤出声,“你……你怎么样?”

    冷小野微眯着眸子,适应了一下光线,看清眼前的人,她怔了怔,然后就一脸欣慰地扬起唇角。

    “皇……皇甫耀阳……咳……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会有事,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你没……没有让我……失……失望!”

    看着她苍白干裂的唇角扬起,他的心却仿佛是被无数只针刺着一样,疼得都要颤抖起来。

    “傻丫头,我当然会来救你……我……我怎么会让你失望呢!”低语着,他伸臂将她拥紧,唇就凑过来,轻轻地吻着她的脸,“睡吧,我知道你一定累了,好好睡……我在这儿,没事了,我会一直在这儿!”

    老管家后退一侧,取出手帕拭了拭眼睛。

    一旁的女大公也是抿紧嘴唇,镜片后的眼睛里有明显的泪色闪动。

    冷小野在他怀里笑了笑,伸过一只手掌来抓住他的衣襟,再一次闭上眼睛。

    很快,她就再一次沉沉睡去。

    抓着他的衣襟,她睡得无比安心。

    听着她呼吸渐渐放松,皇甫耀阳用手掌安抚地轻抚着她的后背,长长地吸了口气。

    老管家轻轻拉拉军医的衣袖,挥了挥手,几个人立刻就退出门去。

    女大公看看二人的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随在几人身后退出门外。

    房间里,只剩下二个人。

    皇甫耀阳伸手拿过棉签,一次次地帮她轻润着嘴唇。

    ……

    ……

    冷小野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天色大亮。

    出了一身大汗之后,她的烧终于退了下来,然后就在饥饿中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皇甫耀阳的脸。

    异色双眸里血丝密布,金褐色的短发乱糟糟地,颊侧有一层淡青色的胡茬……

    明显地透着几分颓废和疲惫,一对眼睛却是神采弈弈的样子,注视着她,就好像是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至宝。

    “饿了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早餐。”

    注视着她的眼睛,他温柔询问。

    冷小野伸过手掌,轻轻摸摸他的脸。

    “皇甫耀阳,咱们结婚吧?!我想和你生一个孩子,现在就生。”

    处于生死一线的那个瞬间,她的心中想到了父母,也想到了皇甫耀阳。

    …

第756章 你的公爵大人真得来了(3)    司空月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小心地将叶子上的淡水送到她嘴边,迎上她怒目而视的眼睛,他轻吁口气,“你不是想知道女大公在哪儿吗,把这水喝了,我就告诉你。”

    冷小野咬着牙关,不开口。

    “你不喝是吗?”司空月冥将脸向她凑了凑,坏笑,“如果你不喝,我就用嘴喂你,我猜,你肯定很喜欢?”

    咬了咬牙,冷小野用力地瞪了他一眼,凑到嘴边,乖乖地把水全部喝了进去。

    看着她将上面他收集的一点淡水全部喝完,司空月冥这才吁了口气,从她额上拿下已经被她的额头烤热的衬衫,重新走向海水的方面。

    用海水洗了一遍衬衫,他重新走回来,将冰冷的衬衫覆上她的额头,然后再次走开。

    冷小野躺在沙滩上,起初还在试着解开布带,后来就疲惫地躺着原地动弹不得,终于……控制不住地睡着了。

    许久之后,一直到天近黄昏,司空月冥才重新回到沙滩上,将好不容易收集到的一些淡水喂到她嘴里,他疲惫地坐到沙滩上。

    看看冷小野沉睡的脸,仰脸看向天空。

    “黛西,你也看到了,做好人很麻烦的,叔叔还是做一个坏人比较简单。”

    夜空,静寂无声,只是星星,无声闪烁。

    伸手摸摸冷小野的额头,他再次起身,拿起她额上的衬衫走向海水的方向,用海水将衬衫重新冰凉,覆到她的额上。

    他就走过去,开始制造他的简易小船。

    一边工作,一边还不忘时尔过来看看,帮她换一下额上被焐热的衬衫。

    很快,用树枝和木板做成的小船已经基本完成,司空月冥将一些树枝铺在木板上,又盖上旧帆布,将小船推到海水边。

    折身回来,抱起地上的冷小野,刚一起身,一样东西就从她口袋里掉出来。

    他侧脸一看,发现是那块巧克力。

    “你还真是倔强,这样都不吃!”

    司空月冥微微皱眉,抱着她转身走向小船。

    远处的海面上,隐约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司空月冥抬起脸,看向夜空,目光扫过直升机上的a国国徽,他唇角轻扬。

    “冷小野,你的公爵大人真得来了!”看看怀中的冷小野,他略一沉吟,“好吧,难得我心情好,做一次好事,那就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将她重新抱回沙滩上,司空月冥随手从火堆里抽出两根干柴,爬到高处,用力地挥舞着手中的火把。

    夜空中。

    皇甫耀阳将直升机在海面上盘旋了一圈,目光捕捉到远处的火光,他猛地转过脸来。

    只见远处的海面上,有火边显动。

    他心中一动,立刻就操纵着直升机飞过来。

    看着直升机笔直地飞过来,司空月冥大步奔下山坡。

    将火把丢进火堆,看看地上还在安睡的冷小野,他伸手捡起地上的巧克力装进口袋。

    “冷小野,我只是暂时放你一次,下次……我一定会亲手将你带到非洲,回头见。”

    转过身,司空月冥大步跑上沙滩,将小船拖进海水,自己就跳上船去,用手中的简易浆用力一撑,小船就驶入海水之中。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