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现在阿瑾将死,兰子心中悲愤,也是终于将这些在冷子锐面前发泻出来。

    “小姑娘,有时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冷子锐将茶杯放到桌上,“我上楼帮皇甫哥拿点东西。”

    他迈步上楼,口袋里的手机已经响起来。

    “爸,我是小野……国王派人打来电话,要我和coco、耀阳一起回国,我们马上就得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冷子锐担心地询问。

    “现在还不知道,只是说是国王命令我们回去。”

    “那我让你妈妈帮你收拾一下行李,我给你送到机场。”

    “爸,不用麻烦了,反正衣服那边也有,我就是向您说一声。”

    冷子锐走上二楼,听到这句,立刻就停下脚步,“我马上接上你妈妈,过去送你们。”

    “coco说,不让你们来回折腾麻烦了,飞机都联系好了,我们到机场就走,你们过来也赶不及。”

    “那……好吧,记得替我向他们说一声……一路平安。”

    “好,那我先挂了,再给我妈打个电话。”

    “好。”

    收起手机,冷子锐微皱起眉。

    国王这么急的让他们回去,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

    抬起目光,触到尽头没有关门的暖室,冷子锐迈步走过去。

    暖室内,蔷薇大片地盛开着。

    冷子锐走进暖室,四下转了一圈,暖室内,全部都是最先过的种植设备,并没有特别的东西。

    他四下看了一圈就走过来,将暖室的门关好,走过来,推开皇甫傲的卧室。

    卧室内,只有最基本的家具。

    这个长年长在军营的男人,卧室里干净得不带人气。

    房间里,没有半张照片之类的东西,冷子锐不客气地四个翻了翻,并没有翻出特别之物。

    他退出卧室,走进对面的书房。

    书架上满满地都是书,冷子锐四下扫了一眼,目光就在最上面一格的一排厚厚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上停了下来。

    他伸手取下一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翻开。

    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里,全部都是剪报。

    “特蕾莎女大公正式进入国会”

    “特蕾莎女大公获得……”

    ……

    里面全部都是关于女大公的消息的剪报。

    厚厚的几本剪报本,从二十年前一直到现在,近期有许多的新闻是从网上截取下来打印的。

    冷子锐翻着手中沉甸甸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心也是沉甸甸的。

    取出手机,他直接进入相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将剪报重新放回架子上。

    扫了一眼书房,除了两面墙的书架之外,书房内只有简单的桌椅,墙上报着世界地图,上面用红色的笔,划出许多小红旗标记。

    冷子锐凑到墙侧,仔细看向地图。

    小红旗下面,写着年份。

    “2001”、“2005”……

    他仔细地数了数,这样的标记一共有二十四个,显示着今年的那个小红旗,赫然在a国。

    “这是什么意思?!”

    冷子锐在地图上抱起胳膊,看着那几乎将整个世界画满的小红旗。

    想了一会儿,没有猜到结果,他转身走到书桌边,

    简洁的黑色书桌上放着电脑和一些办公用品,坐在椅子上,他伸手拉了拉抽屉。

第894章 善意的慌言(2)    三年前,皇甫傲突然就打了电话,通知大家说要结婚。

    所有人的很惊讶,这么多年,大家不知道劝过他多少次,他从来没有动心过,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玩起闪婚?

    后来,大家赶到酒店,看到的新娘就是阿瑾。

    没有仪式,没有大操大办……皇甫傲只是请几个好朋友一起坐了坐,在门上贴了一个喜字,就把婚结了。

    当时,大家还都挺替他开心,单身这么久终于肯结婚了,实在是好事。

    那时候,许夏还一直热心地建议,阿瑾怀孕生个孩子,说现在科学发达了,高龄产妇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没过多久,阿瑾就双腿瘫痪,坐上了轮椅。

    当时只说是切除了肿瘤,大家都太忙也没有太在意。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情,真是疑点重重。

    “哥!”冷子锐少有的深沉,“你真得爱瑾姐吗?”

    “人都要死了,问这些没有意义。”皇甫傲声音低沉。

    别人不知道阿瑾的底细,他却最清楚。

    阿瑾也是军人,曾经是东方文学网.east330.工团里最漂亮的女兵,那时候,冷子锐初入军营,皇甫傲却已经是营里独当一面的家伙。

    不知道多少女孩对他心怀神往,阿瑾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可惜,当时的皇甫傲完全就是个面瘫冰块,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动过心思。

    大部分追求者知难而退,唯有阿瑾,变着法子的接触皇甫傲。

    把他的衣服床单偷偷拿去洗,给他的宿舍里塞好吃的……被皇甫傲骂得狗血淋头,第二天还是照做不误。

    ……

    一直到,后来她退伍,这样的局面才结束。

    就是这样多少年没有见的两个人,竟然突然就要结婚了,当时冷子锐还曾经向许夏感叹,阿瑾是守得云开看日出。

    现在想来,事情或者……跟本不是这么简单。

    车子驶进机场,在航站楼外停下。

    冷子锐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脸看向皇甫傲,“我上午去医院,看过coco了,她已经出院……我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我觉得……她还是在意你的……”

    片刻,他再次开口。

    “哥,人生说长说长,说短也短,二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再过二十年,我们就都老了。”

    皇甫傲深深地吸了口气,“等我处理完阿瑾的事情,我会再试一次!”

    冷子锐轻轻点点头,“路上小心,如果有什么事情,打我手机。”

    “好。”

    皇甫傲应了一声,推门下车。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入口,冷子锐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掉头将车子再次开向皇甫家所在的方向。

    不行,他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

    ……

    酒店,高级套房。

    快到四点钟的时候,女大公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丽萨。

    “您醒了?”

    “怎么……”女大公坐起身子,“资料查到了?”

    丽萨点点头,将手中的资料送到她手里。

    女大公接过来,看了看。

    “家庭资料呢?”

    “呃……”丽萨略一沉吟,然后就按照冷小野的授意说道,“家庭资料还没有查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