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衬着女大公睡觉的时候,冷小野亦已经向丽萨简单安排过,让她拿出关于阿瑾的那部分资料,以免女大公知道真相受刺激。

    “没有查到?”女大公皱着眉,“你……”

    这么简单的小事,却办得这么拖拉,这实在不像是丽萨的风格。

    门被推开,冷小野和皇甫耀阳走进来。

    “coco,您醒了。”

    丽萨忙着退到一边,让开床侧的位置。

    “我去沏茶。”

    坐到她的身侧,冷小野关切地扶住她的胳膊,“身体还好吧,要不要……吃点东西?!”

    女大公笑着摇头,目光就落在皇甫耀阳身上,“小野陪我就行了,你去忙吧。”

    “没关系,我都忙完了。”皇甫耀阳道。

    女大公扬起唇角,“那……我借用小野一会儿,和她单独谈谈天,总行吧?”

    “那好吧。”皇甫耀阳站起来,“我先过去隔壁,有什么事情叫我。”

    他起身离开,女大公就向冷子野询问她的身体情况。

    “今天一整天都还好,我刚刚还吃了一大份下午茶……”冷小野摸摸自己还平坦非常的小腹,“coco,你说他们现在……有多大?”

    为了不让coco太多想皇甫傲的事情,冷小野也是故意将话题围绕在她的小宝宝上。

    “现在……大概有开心果那么大吧?”女大公笑了笑,然后就敛起笑意,“小野……他有孩子吗?”

    冷小野心中一惊,脸上却故做懵懂。

    “谁呀?”

    女大公笑着握住她的手掌,“你知道我说得是谁!”

    “如果您是说皇甫伯伯的话,没有……他没有孩子!”

    没有孩子?

    女大公沉吟片刻,“为什么,难道他没有结婚吗?”

    “他……”冷小野咬了咬牙,“当然没有了。”

    这么多年,他……他也没有结婚?!

    女大公站起身来,走到窗侧,注视着窗外这座陌生的城市。

    看着她的背影,冷小野暗松口气,“coco,晚上您想吃什么,要是你的身体没什么事情的话,不如……我带你们去吃北京烤鸭吧?”

    女大公转过脸,刚要说什么,丽萨已经急急地推开门走进来。

    “公爵先生,王宫的电话。”

    嘴里说着,她就将手中的电话送到女大公面前。

    女大公接过手机,送到耳边,“我是阿曼达,特蕾莎!”

    “公爵先生,国王有令,请您和king、冷小姐三人尽快赶到王宫……越快越好!”

    电话里,是国王的贴身助理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听出对方语气不寻常,女大公急声追问道。

    助理并没有解释,只是沉声说道,“公爵先生,这是……国王的命令!”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通知king!”女大公收起手机,“丽萨,马上叫king过来。”

    “出了什么事?”冷小野担心地站起身询问道。

    “父亲让我和king带上你马上回国,他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不过……看来比较急。”女大公皱眉看着她,“小野……你可以吗?”

    冷小野取出手机,“我打个电话给爸爸交待一下。”

    ……

    么

第893章 善意的慌言(1)    兰子被皇甫傲抓着胳膊,吓得小脸一白。

    “瑾……瑾姨……”

    “快说!”

    皇甫傲怒吼。

    “她……”兰子话没说出来,人已经哭了,“她扩散了!”

    “什么?!”皇甫傲脸色巨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一的时候检查出来的。”

    十一?

    到现在,都已经超过三个月了!

    皇甫傲皱着眉,怒问,“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长在营里,除却偶尔过节回来趟,再就是每年元旦时,雷打不动地休一个长假。

    上一次回来,还是十一前的事情,只是觉得她稍微瘦了点,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瑾……瑾姨不让我告诉您!”兰子抽抽噎噎地哭着,一边用手背擦眼睛,“她……她说医生都给她……判……判了死刑了,告诉您……也是多一个人担心……没……没用!”

    看着眼前哭得满脸是泪水,双眼通红的兰子,皇甫傲这才明白过来。

    阿瑾昨天晚上对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那是她的遗言!

    “她人呢?!”

    “走了。”

    “我知道她走了,去哪儿了?”皇甫傲吼着问道。

    “十点的火车,下午四点到大连。”兰子吸吸鼻子,“瑾姨说,她想……她想回家,还说跟您道过别了……”

    握紧手中那张说明书,皇甫傲大步冲到门口,拉开门就见冷子锐正将车在门口停下。

    看到他,冷子锐忙着从车上跳下来,“哥,我正找你呢……”

    “子锐,我现在马上得走。”皇甫傲打断他的话头,“你有什么事,长话短发。”

    “我是为coco的事情来的。”冷子锐上下打量他一眼,“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阿瑾回大连了,我得去看看。”

    “那也不急于一时,我……”

    “子锐!”皇甫傲皱眉抬脸,“她要死了。”

    冷子锐一怔,“怎么回事?”

    “癌细胞扩散了,她上午一个人坐了火车回大连,我得过去看看。”皇甫傲深吸口气,“我……我配不上coco,我是混蛋,我该死……”

    “哥,别说了!”冷子锐抬手扶住他的肩膀,“上车吧,我送你去机场!”

    人命关天,不论什么事情,都不能不管人命!

    二个男人跳上车子,冷子锐将车子掉头,皇甫傲就打电话给助理,让他马上帮自己订一张最早飞大连的机票。

    等他挂断电话之后,冷子锐一边开车一边开口。

    “什么时候的事情?”

    癌症、扩散……这些都不可能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皇甫傲靠在汽车的椅背上,皱着眉,“十一的时候就扩散了,她一直瞒着我。”

    在红灯前停下车,冷子锐侧脸看向副驾驶座上的皇甫傲,“我是说,瑾姐她……什么时候得癌症的,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她……”皇甫傲微皱眉,“很久了。”

    很久?!

    冷子锐微微皱眉,“三年前吗?”

    皇甫傲一怔,没有回答。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和她结婚的?”冷子锐继续追问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