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兰子被皇甫傲抓着胳膊,吓得小脸一白。

    “瑾……瑾姨……”

    “快说!”

    皇甫傲怒吼。

    “她……”兰子话没说出来,人已经哭了,“她扩散了!”

    “什么?!”皇甫傲脸色巨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一的时候检查出来的。”

    十一?

    到现在,都已经超过三个月了!

    皇甫傲皱着眉,怒问,“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长在营里,除却偶尔过节回来趟,再就是每年元旦时,雷打不动地休一个长假。

    上一次回来,还是十一前的事情,只是觉得她稍微瘦了点,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瑾……瑾姨不让我告诉您!”兰子抽抽噎噎地哭着,一边用手背擦眼睛,“她……她说医生都给她……判……判了死刑了,告诉您……也是多一个人担心……没……没用!”

    看着眼前哭得满脸是泪水,双眼通红的兰子,皇甫傲这才明白过来。

    阿瑾昨天晚上对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那是她的遗言!

    “她人呢?!”

    “走了。”

    “我知道她走了,去哪儿了?”皇甫傲吼着问道。

    “十点的火车,下午四点到大连。”兰子吸吸鼻子,“瑾姨说,她想……她想回家,还说跟您道过别了……”

    握紧手中那张说明书,皇甫傲大步冲到门口,拉开门就见冷子锐正将车在门口停下。

    看到他,冷子锐忙着从车上跳下来,“哥,我正找你呢……”

    “子锐,我现在马上得走。”皇甫傲打断他的话头,“你有什么事,长话短发。”

    “我是为coco的事情来的。”冷子锐上下打量他一眼,“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阿瑾回大连了,我得去看看。”

    “那也不急于一时,我……”

    “子锐!”皇甫傲皱眉抬脸,“她要死了。”

    冷子锐一怔,“怎么回事?”

    “癌细胞扩散了,她上午一个人坐了火车回大连,我得过去看看。”皇甫傲深吸口气,“我……我配不上coco,我是混蛋,我该死……”

    “哥,别说了!”冷子锐抬手扶住他的肩膀,“上车吧,我送你去机场!”

    人命关天,不论什么事情,都不能不管人命!

    二个男人跳上车子,冷子锐将车子掉头,皇甫傲就打电话给助理,让他马上帮自己订一张最早飞大连的机票。

    等他挂断电话之后,冷子锐一边开车一边开口。

    “什么时候的事情?”

    癌症、扩散……这些都不可能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皇甫傲靠在汽车的椅背上,皱着眉,“十一的时候就扩散了,她一直瞒着我。”

    在红灯前停下车,冷子锐侧脸看向副驾驶座上的皇甫傲,“我是说,瑾姐她……什么时候得癌症的,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她……”皇甫傲微皱眉,“很久了。”

    很久?!

    冷子锐微微皱眉,“三年前吗?”

    皇甫傲一怔,没有回答。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和她结婚的?”冷子锐继续追问道。

    …

第892章 结婚了(3)    “我只是担心coco她承受不了。”

    苦等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却结了婚取了别的女人……这个消息,实在太残忍。

    “或者!”冷小野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想个办法,让她离开北京……暂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纸是包不住火的,小野。”

    皇甫耀阳的语气有些无奈。

    他也心疼coco,可是拖下去也是一样的结果,皇甫傲已经结婚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这一点,小野当然也知道。

    “总之,等她身体养好一些再说,至少不是像现在这么虚弱。”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好吧!”

    然后,他伸手拿过托盘上的牛奶送到她手里。

    冷小野接过杯子,“如果……如果皇甫伯伯没有结婚,你会原谅他吗?”

    “coco也许会,但是……我不会!当然,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

    母亲这些年,已经受了太多苦,她应该得到幸福。

    只是可惜……

    想到母亲,皇甫耀阳又是一阵心疼。

    伸臂扶住他的颈,冷小野轻轻将脸贴上他的脸。

    “以后,我们一定要让coco幸福,让她做最幸福的妈妈,还有奶奶!”

    皇甫耀阳拥住她的腰身,“她会的,吃完你的茶点,我们一起去看她。”

    ……

    ……

    车子驶回大院,在别墅门前停下。

    皇甫傲脚步沉重地下了车,走上台阶,敲了敲门。

    离开匆忙,他并没有拿钥匙。

    门内,无人回应。

    他疑惑地挑挑眉尖,按住门铃,门铃响起,门内依旧没有反应。

    远处,小保姆兰子小跑过来,“将军,等一下!”

    看到她,皇甫傲让到一侧。

    “快点!”

    兰子只有一个人,阿瑾应该还在门内,这么久没有打开门,他难免担心。

    兰子取出钥匙来开门,门一打开,皇甫傲就大步地穿过客厅,来到阿瑾的卧室门外。

    卧室门分开,门内空无一人。

    “阿瑾!”

    皇甫傲行出走廊,大声叫着阿瑾的名字,走进厨房,又走进洗手间……

    “将……将军!”兰子走过来,“您……您不知道瑾姨要走吗?”

    “走?”皇甫傲挑眉,“去哪儿?!”

    “她说……已经和您道过别了。”兰子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你……你不知道吗?”

    道别?!

    皇甫傲愣在原地。

    想起昨天晚上,阿瑾对他说过的话,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迈步,他转身冲进阿瑾的房间,拉开衣柜,衣柜里所有的旧衣服都消失无踪。

    洗手间里,她的洗漱用品也没有了。

    他重新奔出来,拉开抽屉,那里装着她的药品,现在药品也没有了……

    抽屉一角,卡着一张折着的说明书。

    他拿出那张说明书,上面写着“盐酸哌替啶注射液说明书(即杜冷丁)”的字样。

    皇甫傲心头一紧,抓着那张说明书就冲出来,一把抓住兰子的胳膊。

    “她为什么用杜冷丁,怎么回事?快说呀!”

    这种注射液是强镇静止痛剂,他从来不知道,她在用这样的药。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