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只是担心coco她承受不了。”

    苦等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却结了婚取了别的女人……这个消息,实在太残忍。

    “或者!”冷小野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想个办法,让她离开北京……暂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纸是包不住火的,小野。”

    皇甫耀阳的语气有些无奈。

    他也心疼coco,可是拖下去也是一样的结果,皇甫傲已经结婚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这一点,小野当然也知道。

    “总之,等她身体养好一些再说,至少不是像现在这么虚弱。”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好吧!”

    然后,他伸手拿过托盘上的牛奶送到她手里。

    冷小野接过杯子,“如果……如果皇甫伯伯没有结婚,你会原谅他吗?”

    “coco也许会,但是……我不会!当然,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

    母亲这些年,已经受了太多苦,她应该得到幸福。

    只是可惜……

    想到母亲,皇甫耀阳又是一阵心疼。

    伸臂扶住他的颈,冷小野轻轻将脸贴上他的脸。

    “以后,我们一定要让coco幸福,让她做最幸福的妈妈,还有奶奶!”

    皇甫耀阳拥住她的腰身,“她会的,吃完你的茶点,我们一起去看她。”

    ……

    ……

    车子驶回大院,在别墅门前停下。

    皇甫傲脚步沉重地下了车,走上台阶,敲了敲门。

    离开匆忙,他并没有拿钥匙。

    门内,无人回应。

    他疑惑地挑挑眉尖,按住门铃,门铃响起,门内依旧没有反应。

    远处,小保姆兰子小跑过来,“将军,等一下!”

    看到她,皇甫傲让到一侧。

    “快点!”

    兰子只有一个人,阿瑾应该还在门内,这么久没有打开门,他难免担心。

    兰子取出钥匙来开门,门一打开,皇甫傲就大步地穿过客厅,来到阿瑾的卧室门外。

    卧室门分开,门内空无一人。

    “阿瑾!”

    皇甫傲行出走廊,大声叫着阿瑾的名字,走进厨房,又走进洗手间……

    “将……将军!”兰子走过来,“您……您不知道瑾姨要走吗?”

    “走?”皇甫傲挑眉,“去哪儿?!”

    “她说……已经和您道过别了。”兰子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你……你不知道吗?”

    道别?!

    皇甫傲愣在原地。

    想起昨天晚上,阿瑾对他说过的话,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迈步,他转身冲进阿瑾的房间,拉开衣柜,衣柜里所有的旧衣服都消失无踪。

    洗手间里,她的洗漱用品也没有了。

    他重新奔出来,拉开抽屉,那里装着她的药品,现在药品也没有了……

    抽屉一角,卡着一张折着的说明书。

    他拿出那张说明书,上面写着“盐酸哌替啶注射液说明书(即杜冷丁)”的字样。

    皇甫傲心头一紧,抓着那张说明书就冲出来,一把抓住兰子的胳膊。

    “她为什么用杜冷丁,怎么回事?快说呀!”

    这种注射液是强镇静止痛剂,他从来不知道,她在用这样的药。

    ……

    么

    …

第891章 结婚了(2)    “女大公……让丽萨调查皇甫将军,他……他结婚了,这一点……我想您是知道的。”老管家看一眼门的方向,压着嗓子说道,“我们有些担心,女大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想看看,您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冷小野轻轻点头,“资料在哪儿?”

    “我让丽萨收起来了,可是……您也知道的,这件事情不可能瞒太久。”

    “她睡醒了吗?”

    “睡之前,她吩咐过丽萨,四点钟将她叫醒,她有一个电话会议。”老管家答道。

    冷小野抬腕看了看手表,“你先出去吧,我四点钟会过去看她。”

    老管家点点头,退出房门。

    冷小野拿过托盘上的茶点盘,面对美食,却是胃口一般。

    老爸说要去找皇甫伯伯谈谈,现在还没有消息过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脚步轻响,皇甫耀阳走进来,在她身侧蹲下,看看她盘子里一点没动的点心。

    “不合你的胃口?”

    “不是啦,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分你一口!”冷小野捏起一块中式的酥皮点心,送到他嘴边,“既然你来了,就奖励你吃一块好了。”

    皇甫耀阳没有拒绝,张口吃下了她给他的点心,然后就站起身,坐在她身侧,从她手中拿过盘子。

    “我不会接受他做我的父亲,因为他并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这是从知道皇甫傲的身份之后,皇甫耀阳第一次提起皇甫傲。

    他没有说皇甫傲的名字,只是用“他”来代替。

    冷小野当然明白他是指谁,也知道,皇甫耀阳猜到了她的心事。

    “我……”

    “我没有生你的气。”皇甫耀阳将将一块水果送到她嘴边,“你之前说的瑾姨是他的妻子吗?”

    冷小野嚼着水果,终于……点头。

    如果皇甫耀阳想知道,他有千万个方法知道,他现在这样直接了当地问她,她不能隐瞒。

    “诚然,皇甫伯伯……他确实有错,但是,他也是有苦衷的。他当时……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为了coco,他甚至办了退伍,可是他过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订婚了。”冷小野扶住他的胳膊,“皇甫耀阳,我不是想替他辩解,我就是觉得,你应该知道真相。”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我不恨他,小野。但是,我也不会接受他!他于我……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存在。”

    这个答案,在冷小野的意料之中。

    因为没有父亲,皇甫耀阳受了太多的委屈,他有太多不接受皇甫傲的理由。

    “但是……”皇甫耀阳深吸口气,“我不会阻止coco做任何决定,所以……告诉她真相!”

    “可是……”冷小野皱着眉,“瑾姨……”

    “我们不可能一直瞒着她,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我爸爸已经去找皇甫伯伯谈,我们可以再等一等……”

    “等什么?”皇甫耀阳耸耸肩膀,“等他和那个女人离婚吗?无论如何,这都是事实,无法改变。”

    冷小野轻轻点头。

    是啊,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可是瑾姨的存在,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