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的,公爵先生。”助理点点头,“我马上就去办!”

    ……

    ……

    隔壁的卧室内。

    女大公背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我让你查得事情,查到了吗?”

    丽萨摇头。。

    “还……还没有!您刚刚出院,还……还是休息一会儿吧。”丽萨将手中的杯子送到她桌上,“要我帮您接上窗帘吗?”

    “丽萨!”女大公抬脸看向她,“你在我面前撒谎的时候,总是会结巴。”

    “我……我没有撒谎。”丽萨停下脚步,“我只是觉得很报歉……皇甫先生他,他不是普通人,他住的地方,我们的人很难进去。不过……我已经吩咐他们让他们想办法,一旦查到消息,我会立刻通知您。”

    走到窗边,她小心地拉上窗帘。

    又重新走回来,将女大公扶下躺下。

    “小姐很快就会生下继承人,您现在应该好好保重身体,公爵先生和小姐都是很漂亮的人,将来的小继承人一定也是一对很可爱的双胎胞!”丽萨微笑着帮她理了理头发,“我都有些迫不急待地想要看到他们了。”

    说起这些,女大公的心情明快许多,“是啊,我也一样,真得希望这几个月快点过去。”

    丽萨直起身子,“四点钟,我会叫醒您的。”

    女大公耸耸肩膀,闭上眼睛。

    看着她闭上眼睛,丽萨暗暗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退回客厅。

    看一眼走进来的一名助理,她转身走进书房,助理立刻就拿出一份资料送过来。

    资料最上面,是皇甫傲的照片。

    昨天晚上的时候,女大公就已经向她下令,让丽萨调查皇甫傲的事情。

    “怎么样?”

    小助理的表情并不好看。

    “您还是……自己看吧。”

    其实,丽萨刚才看到副手回来的时候,就从对方的表情看出一些端倪。

    因此,她明知道关于皇甫傲调查已经回来,却并没有告诉女大公。

    听到副手这个态度,丽萨皱眉翻开手中的资料。

    关于皇甫傲个人生平的部分,都很出色,看得出……这个男人是一位很出色的男人。

    翻到后面,出现了一个女人的照片。

    女人坐着轮椅,被一个年轻女孩推着前行。

    “她是谁?”丽萨生出不好的预感。

    “是皇甫将军的妻子。”副手答道。

    丽萨皱眉,指向年轻的女孩,“那……这个呢?!是……他的孩子吗?”

    “不是的。这个是保姆,皇甫将军是三年前结的婚,他们没有子女。”

    丽萨并没有因此就松开眉毛,她实在难以想象,当女大公知道皇甫傲已经结婚时,会是什么感想。

    她在女大公身边也有几年,对女大公的性情也多少了解一些。

    丽萨知道,女大公虽然嘴里说恨说不可原谅,但是心中还是存着一丝希望……

    这也情有可缘,任何一个女人在被男人背叛的时候,都希望这不是真的。

    这份皇甫傲已经结婚的资料如果拿给她,将会打破女大公心底深处的,那最后一抹对皇甫傲的希望。

    …

第888章 爱的代价(2)    然后,许夏就询问起具体婚礼的事情。

    “我准备先和小野办理结婚证明,然后……我要好好准备一下。”皇甫耀阳在桌下握紧冷小野的手掌,“我想……给她我能给的最好的。”

    冷小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桌边,三个大人也都笑。

    “所以,你们二位也知道的。”女大公笑着开口,“这件事情,恐怕我也决定不了。”

    “那么……我们就等着你的通知了,耀阳。”许夏笑道。

    皇甫耀阳含笑点头,“好。”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冷子锐就笑着开口。

    “时间也不早了,coco刚刚出院,还是要多多休息,我看……午餐就到这儿吧?”

    “对对对。”许夏抬手拍拍额头,“我这人就是急性子,一聊起天来就把正事忘了,coco,你快点回房间休息吧!”

    于是,大家一起离开包间,在电梯口道别。

    皇甫耀阳与冷小野带着众人一起护送coco上楼,冷子锐就带着许夏下楼离开。

    冷小野二人先将coco送回房间,叮嘱她好好休息,留下丽萨照顾她,皇甫耀阳才将冷小野带回自己房间。

    一位助理将两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送进来,冷小野就在沙发上打个哈欠。

    “刚好,我去睡午觉,你工作吧,不过……记得别太累。”

    皇甫耀阳笑了笑,将她送到卧室,帮她脱掉鞋袜,安顿她躺下,他才走进书房。

    拿过桌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他并没有立刻工作,而是抬眸看向站在面前的助理。

    “还没有他吗?”

    助理知道他是指司空月冥,当即轻轻摇头。

    自从上次冷小野回来之后,皇甫耀阳就一直在寻找司空月冥,可是那个家伙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半点消息出现。

    “sk集团那边,也没有线索?”

    “司空月冥出让了全部的股权,现在sk集团已经易主。”助理道。

    皇甫耀阳皱眉,“那钱呢?”

    “钱数次转帐,最后转入瑞士一家银行的户头,三天前,已经消户。”助理耸耸肩膀,“或者……他已经将钱以别的身份重新存起来,但是……这些我们也查不到。”

    “剩下的船呢!”皇甫耀阳又问。

    除了毁掉的几艘船,sk集下尚有几艘大型游轮。

    助理叹了口气,“都已经查过,他不在船上。”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将悬赏金提到十亿。”

    在调查司空月冥的同时,他亦已经在杀手网站上放出悬赏令,只要任何人杀掉司空月冥,确定dna之后,就可以得到他的悬赏金——五亿美元。

    只是,数日过去,一直没有回应。

    “公爵先生。”助理有些担心地皱眉,“这样的话……会不会适得其反,万一他因此牵怒于您或者小姐,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皇甫耀阳抬起脸,“他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他一定就在哪里,伺机而动。”

    不管他找不找司空月冥,那个男人都会再来。

    这一点,皇甫耀阳确信无疑,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必须死,只有死人才不会有威胁!”

    …

Comments are closed.